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八章 挖尸体
    由于上官紫冷的关系,确切的说,是又要上官紫冷贴的那张符箓的关系,鬼婴那边确实一整夜都不敢来找我们麻烦,而且我也没有和他进行过任何的接触,也不担心会被他认出来。

    更何况就是被他给认出来了我也不怕,毕竟晚上他进来不了,白天他又出来不了,这样我还怕他,就真的有些神经衰弱了。

    上官紫冷压根就不怕这些,就在别墅里安静地看看了一夜的电视,我们也算托了她的福,因为有她在的关系,我和燕大就不再用担心那些农民工的偷袭了,再加上该调查的也调查完了,就放心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七八点的时候,上官紫冷就把我们叫了起来,给我们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冲我们笑了笑,就走出了别墅。

    燕大看着上官紫冷的背影发愣,一副送主人离开家的看门狗的德行,我踹了他一脚,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是精虫上脑了吗,这种事情是该这个时间想的吗,死老头交给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快点给他汇报一下啊。”

    燕大这才回过神来,慌忙从包里拿出手机给燕长弓打了电话,燕长弓很是不可思议的在电话的另一头,近乎于咆哮了起来,一个劲儿的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话,大意就是,你们这两个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将这个事件给调查好了,让他心情很是不好,主要是打扰他对隔壁村的寡妇的开光进程了……

    这只是一个插曲,等他开光完毕后,他虽然表示对我们碰到的事情很惊讶,觉得这种靠外援的方式很是可耻,但颇具有他的人格魅力,所以在感谢党,感谢社会,感谢元始天尊,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后,表示会立马就过来,另外会安排燕若飞去买挖掘那个废墟所需要的工具。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燕长弓带着燕若飞来到了我所住的别墅,还带来三把铁铲。

    他听了我们详细的就讲了那个鬼婴的那档子事情之后,稍微思考了一下,决定按照上官紫冷的方法来,毕竟上官家是一个底蕴很是深厚的隐居家族,尤其是符箓方面更是天下无双。

    燕长弓说,按照上官紫冷教给我的方法来看,她给我的符箓应该是一种上品的散阴符,有效时间只能维持十秒左右,如果在这期间贴在了鬼婴身上,绝对可以让鬼婴魂飞魄散。

    他稍微分析了一下之后,就说出去一边挖一边谈,我们便与他一起去挖那个倒塌的钟楼。

    有铁铲挖这个倒塌的钟楼,自然是非常快速,虽说我们使用这些工具并没有那些农民工熟练,但是胜在年轻力壮,精力充沛,而且因为这一片已经被那些农民工挖了好几次了,并没有什么大石头在,只有一些小碎石。

    挖了一会儿,我们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看到在一旁抽着烟,抱着一个大盒子翘着二郎腿的燕长弓,纷纷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你为什么拿着一个大盒子,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有你怎么只买了三把铲子,是想要偷懒吗?”

    “好吧,那我就来帮帮你们。”

    当我们看到燕长弓从那个盒子里面拿出了一个电钻之后,所有人都呆住了……

    “你是来当逗逼的吗?”

    “真羡慕你们啊……”

    当燕长弓满脸浮肿的倒在一边,不明所以的冒出一句有头无尾的话之后,我和燕大都是翻了个白眼。

    “随随便便就可以在上官家这颗大树下乘凉,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只能一个人浪迹天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现在老了,事业有成了,还要被几个徒弟所欺负,我真是一个苦命人啊……”

    这次,燕若飞也加入了我们翻白眼的大军,都不再理会燕长弓的话了。

    有了燕长弓的加入后,又挖了二十分钟左右,燕大的铁铲忽然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砰的一声清响,让所有人的精神都是一震,急忙放下铁铲用手去挖,不一会儿这东西就暴露在了清晨的阳光下。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这是一个棺材。

    棺材的质量并不算好,就是普普通通的破木板组成的棺材,这里面可能就是那个鬼婴了。

    燕长弓示意我们后退,蹲在棺材旁边,用手中的电钻对着那个棺材轻轻的戳了几下,棺材盖上破了一条洞,他凑过去看了一眼后,就用一块大小合适的石头堵住,呢喃道:“我艹,这个鬼婴玩的简直是一个大手笔啊,他还要想接着这里的阴气和怨气让自己尽可能的长大,幸好我们发现的早,要不然他绝对可以在短时间变成一个恶鬼,那时就麻烦了。”

    我听得心里一紧:“怪我吗?”

    “不怪你,那怪谁啊。”不过燕长弓还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不过那个时候你连毛小孝究竟死没死都不知道,还能指望你留下鬼婴……要是你真的那样做了,恐怕现在就看不见了,得了,暂且不提,棺材先就这样放着吧,等下午两点阳气最重的时候再来。”

    走之前,燕长弓一个水桶,里面乘着黑狗血,他像圆圈一样洒着里面的血液,把这个棺材给彻底包围了起来,他的解释是,这样就可以让鬼婴出不去,外面的农民工也进不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下手

    大家一看,一听,觉得好有道理啊,恭维了他几句后,便一同回我的别墅看电视去了。

    等到一点五十的时候,燕长弓一挥手,就把我们带到了倒塌的钟楼旁,让我们收拾收拾准备看开馆了。

    燕大胆子大,上前就把棺材盖打开了,里面的东西瞬间暴露在了我们的面前。

    就如同上官紫冷所说的那样,女尸的腹部被剖开,就像经过了一次剖腹产一样,鬼婴看样子应该是躲在这个女尸的子宫里面,因为这女尸的腹部隆起,伤口被撑得挺大,就像怀了两百多天就要生产了的架势。

    但我们用铁铲将这个女尸的肚子沿着伤口给剖开的时候,却发现里面明明就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而这个女尸一脸疼痛,但隐隐约约洋溢着微笑,似乎是一个就要看到自己宝宝出生的妈妈。

    这场景弄得我们很是焦躁,心里很不好受,燕长弓也忍不了了,将女尸放在地上,呢喃了一声,拖出来暴晒。

    燕长弓都发话了,我们自然只有认同,更何况我们本来就想要这样做,毕竟看到这具女尸,本来隐隐约约还有些对那个鬼婴的同情,而现在彻底的烟消云散了,特么的,真是个小畜生,太残忍了。

    现在是秋天了,阳光不是很晒人了。

    但是我总觉着站在这个时候的阳光下,感到异常的温暖,兴许和阳气浓度的上升有关吧。

    女尸就这样在阳光下安安静静地躺着,不断地随着阳光的照射,泄露着一丝丝尤其阴冷的气息……

    过了差不多十多二十分种,这具女尸的腹部竟然开始剧烈的颤动,甚至还在上下,来回不断的抖动着,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用力地踢着女尸的肚子,奋力的离开这个母体一般……

    我心里一紧,死死的攥着自己,装有那张散阴符的裤袋,手心都渗出了汗水……

    必须要成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