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四章 全身而退
    没错,他真的对这些鬼魂开口说话了。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燕大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极为沙哑又有些尖锐甚至可以说有些含糊不清,就像自己的牙齿和舌头都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

    “你们这样做,究竟想要做什么?”

    “呵呵呵……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你实在舍不得还钱,那就把那个小孩子给我们,就可以抵消这笔债务了。”

    开口的是上半身被砸得稀巴烂的农民工,他的脸还算比较完整,看上去还是人模狗样的,只是不知道,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身材还是什么,没有穿和那些农民工一样的夜光服,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穿,就这样将自己的上半身暴露在了我们的视野中。

    只不过一个上半身都被砸的稀巴烂的人,究竟是什么给了他这个勇气,估计这个农民工死前就是那种拉低农民工整体素质的杀马特青年。

    他的皮肤不知道是在死前被什么东西刮擦过,竟然皮肤都没有了,就好像是被磨掉了一般,其下的血管都暴露在了我们的眼前,都卷在一起,血淋淋的身体,让我光是看着都觉着有些作呕了,而他就这样很是坦荡荡的站在所有人的面前,提着一柄铁锹,不断的晃悠着,大有我们不同意,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燕大只是冷哼了一声,从包里拿出了之前那柄他从不离身,甚至被摸出了刀刃的木剑,冷冷的说道:“请问,如果我说不呢?”

    “那就不怪我们自己动手了!”

    这个为首的农民工的话语刚落,所有的农民工都将自己手中的工具高高的举起,但很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虽说他们的气势做的很足,但是包括为首的那个农民工都没有像燕大迈出第一步。

    反而是燕大提着木剑朝前面走了一步,我愣了愣神,才想起这些农民工身前就被那些管理者给压榨的连一丝血性都没有了,一般的闹事都是以恐吓和人海战术为优势,就算他们死了,实力远远的凌驾于我们之上,暂时也摆脱不了所谓的思维定式。

    燕大不可能不懂得这些,一面像那些农民工走去的同时,一面继续说道:“来呀,动手啊,不要怂,有本事全弄死我们啊,只不过在我们死前,你们也会死两个,或者还会死更多,要钱,去找那些该给你们钱的人要,要人,就特么的用你们命来换,要打就打,老子可不像你们这样就是一群特么的怂包软蛋。”

    听到了燕大都这么说了,我也从衣服的口袋里面摸出了我的斩鬼剑,站在了燕大的身边,虽说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但气势总得做足,而鬼婴更是坐在我的肩膀上,露出了很是凶狠的表情,发出了一声声咆哮。

    几个农民工的鬼魂看到了他们的恐吓还有所谓的人海战术,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气势顿时衰减了下去,互相看着彼此有些支离破碎的脸,一时间都有些难以掩盖的胆怯……

    燕大似乎在这之前就和农民工的鬼魂打过交道,所以知道这样的处理方法不管是对于农民工还是农民工的鬼魂都有着很大的震慑性。

    毕竟农民工都被欺压惯了,即使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即使聚集了一大帮子去讨薪,最后面对一直欺压着他们的包工头或者老板,骨子里的那种惧怕,最后也只能让他们的行动不了了之,甚至运气不好的还会被包工头或者老板叫一堆地痞流氓打的头破血流,这也是很少从报告里听到包工头或者老板被打的重要原因。

    很显然这些农民工就这样被燕大唬住了,竟然很是神奇却又是理所当然的选择了退缩。

    甚至那个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的农民工鬼魂,最后还给燕大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带着那几个鬼魂竟然就这么离开。

    他们就这样走了……

    我被眼前的这一切弄得有些发愣,急忙给燕大编辑了短信,表示了我对他的敬仰之后,也询问起他刚才为什么忽然就能用鬼的声音和鬼进行交流了。

    燕大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显得有些艰难的给我发来了短信,上面的话语在让我有些惊讶的同时,也让我对燕大的勇气感到敬佩:

    “道士们研究了鬼说话的声音和频率,最后的出的结论,在嗓子里堵上一些粉尘和砂石,就和鬼说话比较像,然后就能和鬼进行交流了,对了,你先不要和我说话了,先带我回我的房子,我要将那东西给吐出来,再这样下去,我迟早得憋死在这里。

    果然是极端冷静的人才能在那种情况下,想出合理地对应的方法,如果换作是我,我即使知道这种方法,也不可能做到这么的完美。

    燕大果然是已经将一切因素都已经考虑到,而且他的阅历完全是我无法比拟的,我当初就有些怀疑,燕大就是那种能在所有困境中,想出任何对应方法的人,在面对失败或者突发状况,甚至还能想出好几个办法来挽救,现在一看,我果然没有猜错……他和我这种被逼走上道士这条路的人不同,他才是一个有强者之心的人!

    我扶起燕大,我们朝着他的别墅走去,他别墅的灯还开着,应该就是为了能减少一些夜间的恐惧感,燕大也没有钥匙,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关门,所以门是大开着的。

    我正准备朝他的别墅走进去,鬼婴突然一脚踹在了我的身上,一脸无奈的看着我:“忘记你为什么要打我吗?”

    我的眉头一皱,随即有舒展了开来,扶着燕大拐了一个弯,也不解释什么,就朝我的别墅走去。

    燕大看了我一眼,很是疑惑,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根本就说不出来了,跟我一起回到别墅后,我让鬼婴进去把门打开后,然后问询的看了他一眼。

    鬼婴会意的摇了摇头:“没有鬼。”

    我这才松口气,燕大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们一眼,走到厕所里面,吐了好半天,这才像肾透支了一样,从里面走了出来。

    出来后,他便疑惑地说道:“阿斌,刚才不回我的别墅,还有,他一进门就说没有鬼是什么意思?”

    “你那别墅里面进了鬼。”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