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二章 工作……还是破坏
    农民工的鬼魂还真特么有些恐怖,恐怖的简直让人有点不敢置信。

    我带着鬼婴就往外走,鬼婴很是不理解的看着我,在那里不断的嘀咕着:“没事你跑啥啊,那大块头,自己在忙自己的工作,你又没有招惹他,怕啥?”

    我翻了一个白眼很是无语的望着他:“你那只眼睛发现他还在那里工作,他明明就是在那里搞破坏好吗,再说了,要是他心情一不好,给我们一人一锤,我们谁受得了,脑袋都的开花好吗?”

    鬼婴点点头,回头再次看了那个不断的捶打着地面的农民工,脸色这才慢慢的郑重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阵很是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向我传来,我开始以为是燕大也出来调查了,因为不能发出声音的缘故,我也没有发生,就站在原地等着这脚步声的主人出现,一小会儿过后,我才发现是一个身高很矮,约可能只有七八十厘米的小孩正在朝我们走来。

    难不成是毛小孝的鬼婴?

    我看了身旁的鬼婴一眼,而那鬼婴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我继续看下去。

    等那身影走进了,我才发现这人并不是鬼婴,也不是个子很矮,而是因为他只剩下了半截身体,或者可以说……连半截都不到了。

    他从胸口一下似乎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给拦腰而断了,所以走路的时候就像小时候看的那个公益片中失去双腿的篮球小女孩一样,用双手拖着整个身体往前走着,只不过这个农民工比那个小女孩要更是直接一点,伤口直接接触着地面,在地上留下了一大滩笔直的驶向远方的血迹,但自己却好像什么事情没有,依旧用手支撑着自己前行。

    他走过的地方都是满满的鲜血和内脏碎末,在走到我们身边的时候,因为我们也没有搭理他,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顽强但依旧很是恶心的现状,似乎是感受到了我们的存在,他甚至还停下来看了我们一眼之后,这才继续往前走去。

    这场面真是令人毛骨悚然,被倒塌的楼房压死的人果然是不一般。

    说真的,鬼的社会还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每个鬼都在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做出最大的努力,可在鬼还是人的时候,每个人对现实的生活充满着绝望,混吃等死成为了大部分人的生活潮流,甚至有些人还觉得自己活着没有意思,选择了自杀……

    但让他们成为了鬼以后,还是不得不为自己能够苟延残喘而做着更为艰难的努力,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人,在死后会后悔吗?

    而看到眼前这些农民工,虽说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在对付鬼婴的同时,顺带对付他们,但说句心里话,我一直就对这些农民工很是尊敬。

    城市为什么那么发达,社会为什么越来越好,大部分人为什么不再忍受风吹日晒之苦,在家里享受着自己的天伦之乐,吃得好穿得好,感叹着知识改变命运,甚至以一个高高在上的姿态,对自己孩子说,你以后不努力,就只能和那些每天在风吹日晒下,拿着社会低保的渣滓为伍。

    可他们却忘了,是谁修的路,是谁给他们修的房子,是谁给他们装修的房屋,是谁给他们可以发号施令的机会?

    然而就是这些甘于去做那些现代人都不愿意去做的工作的农民工们,每天起早贪黑的工作,工作的时间岂止才比那些雇他们的老板多了两三倍,老板因为他们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而他们拿着和自己付出血汗的高强度工作不符合的工资不说,还被骂做那社会低保的渣滓,甚至因为施工方的原因,被压死在了坍塌的钟楼下,家里人甚至还拿不到应有的补偿……

    虽说,道士就应该不考虑所谓的善恶,只要谁出的钱高就帮谁,就和现在的律师性质一样,但是,谁对谁错,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无形的秤……都知道的啊!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突然有些感伤起来,我们这样来帮助开放商究竟是对还是错,他们是无辜的啊!

    就在我在不断的想着自己的心事的时候,原本安静的小区里此刻到处都充斥着噪音,噪音大的简直和建筑工地没有什么两样。

    不用脑子想,我都可以猜到,肯定是这群农民工的鬼魂出来活动了……

    他们指不定在这个度假山庄的各个地方,拿着自己最为顺手的工具不断地对着周围敲敲打打,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他们生前一直都在做这一类的工作,所以现在就算是死后,也有一种要继续做下去的潜意识。

    然而在我观察了第一个见到的农民工,不断用大锤的敲击地面,敲了半天都没有把那个钢筋给敲进地面后,我才恍然明白,他们并不是在帮忙。

    从刚才第一个农民工鬼魂那就能看出来,他们已经是在捣乱了,就像那些工作了一整年没有拿到自己应得的工资的农民工一样,开始不管不顾的想闹一点事情来得到社会的关注,这是他们的本能。

    再说了,这些农民工一个个都下场凄惨,怨念自然很是强烈,再加上又对这些重型的武器使用的得心应手,要真是和他们面对面的硬抗,真对抗起来,说实话我心中根本就没底。

    “去废墟那看看吧。”

    鬼婴见我半天没有反应,就开口给我提了点建议,这些农民工是死在废墟那儿的,那边的怨气肯定最重,既然要调查,那肯定在那儿调查最好。

    我一听觉得有理,毕竟在那里还可以和燕大进行汇合,交流一下我们彼此的调查结果,于是便和鬼婴朝着废墟那边走去。

    果不其然,废墟那竟然站着十几个还在辛勤劳作……搞破坏的农民工,噼噼啪啪的敲击声很是刺耳,也很是密集,在漆黑的环境里,显得尤其的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