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章 鬼手
    ps: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墙体的突然消失,并没有到来的碰撞,让我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在情绪都还没有平复下来的时候,赶忙转头朝着那个女人看了去,很想从她的话语中,得到我的答案……

    就比如为什么这堵,我已经看了三年快四年的墙怎么这么突然的说消失就消失了?

    而这个女人见到我此刻脸上挂着的表情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可也仅仅只有一丝,不过看上去再也没有一丝嘲讽亦或是居高临下的意味了……看上去很是自信,还有镇定自若。

    就在她似乎准备给我解释解释的时候,这个女人的手突然翻开了另一页新纸,然后然后继续的画了起来。

    她这是在做什么,仅仅是将我的胃口吊足之后,又回归之前的冷漠,存心逗我玩?

    我心里有些窝火,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她也没有说非要给我解释,只是我的猜测罢了。

    不过眼前的这个女人,画画的样子非常特别。

    要怎么来形容呢?

    是突如其来的信笔涂鸦,还是心不在焉的画着解闷?

    还是仅仅是因为不想和我说话,刻意做出的掩饰?

    因为她此刻画画的状态,很明显就是没有用心。

    不过她画出来的画,又的的确确有作用,但看着她画画,总觉得哪里有点不正常,到底是哪里呢?

    我心里百思不得其解,看着她一直不搭理我,一急,下意识的喊了她一声。

    这才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不……

    应该这样说,那右手感觉就不像是她的手。

    因为她被我这么一喊,目光顿时看向了我,但是手却在纸上不停的画着。

    丝毫没有手到任何的影响……

    “你的手……”

    “怎么了,我的手哪里惹到你了吗?

    女人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手,以及手里的的笔不断地画出的那一幅幅,看上去很是不明所以的图画。

    紧接着,这女人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解释道:“我的手可以画出即将发生最为危险的一幕,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我们能够躲过那一劫的原因。”

    女人还告诉我,这些画并不是女人画的,而是女人的手画出来来的,确切的说,是被封印在手里面的东西画出来。

    那么扯淡……

    封印什么的都来了……

    一时间,我的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风骚的跑过。

    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一时间我真的不敢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于是我瞪大眼睛看着坐在我旁边的这个女人,然后一脸抽搐的问道:“难不成你是鬼剑士?”

    这女人被我的话弄得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很是无语的看着我:“你脑子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啊,鬼剑士都来了,玄幻小说看多了吧……你这人太逗了吧!”

    我无奈的摸了摸脑袋,一时间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你说的也不算错,我的右手在我出生的那一天,因为我的身体属性和上官家一个极其擅长卜算的老鬼八字尤为的契合,所以就由我父亲做主将它封印到了我的右手中,所以也算是沾它的光,我就有了一定程度的卜算那能力。”

    说完这话,这女人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的笑到:“说了这么久,我还没有告诉你我们的名字,我叫上官紫冷,我哥哥叫上官风,你随意称呼就好。”

    听到这女人这样说,我点了一下头,告诉她我叫阿斌后,就没有再多说了,因为我看见不远处的废墟中,黄伟华正在不住的朝我们挥手——

    我都看见了,上官兄妹自然也不例外,将车稳稳的停在黄伟华面前,一把将他拉上了车。

    我没有来得及和黄伟华寒暄,看了上官风一眼,很是严肃的说道:“你们最好确定下,在这个地方最好小心一点,若他是……我们可能都要栽在这里。”

    上官风听我这么一说,将目光转向上官紫冷,眼神里一股子征询的意味。

    上官紫冷点了点头,再次抓起了许久没用动静的笔,见到手中的笔并没有什么动静,冲我们点了点头,示意上官风开车。

    我疑惑的看了看黄伟华,再看了看上官兄妹,颇有点不放心,毕竟阴穴这东西,可并不是那么的让人省心,直到上官紫冷拍着胸脯一口咬定绝对没有问题后,我这才勉强放下心来。

    毕竟,我也不希望黄伟华死掉,若是真能和我一起活着出去,那就再好不过了。

    毕竟在那些死者的执念里,也我并没有发现黄伟华的踪迹,再结合上官紫冷的说法,我总算彻底放下心来。

    上官风自然是对上官紫冷言听计从,哪里管我在想什么,油门一踩就往校门外开去。

    一路上黄伟华就一直在和我们表示着感谢,也向我们详细的描述了他醒来后,学校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这些细节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已经不再重要了,随意敷衍了几句后,黄伟华也觉得自讨没趣就没有再说话了,车里顿时又陷入了一阵很是突兀的沉默中,整个车厢里,就只有在上官紫冷的右手不断的画着画,时不时的发出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汽车继续飞速行驶在路上,依旧那般直接的横冲直撞,行驶了一会儿,上官风突然转过了头来,冲着我说道:“阿斌,我们这次道士的考核任务是除掉这个学校里面的领头鬼,似乎是这样说的吧,不过妹妹一直没有画出那个所谓的领头鬼的位置,反正我们的任务之一是要将你安全的送出这个学校,所以我还是决定先将你送出这个学校,在考虑除掉那个领头鬼的事,不然你一出事,我们的道士考核又要推迟一年,那才划不来……”

    上官风说的话让我还是有些感动地,不过听起来怎么总觉得有些奇怪……

    他们所说的那个领头鬼我是见过的,何止是见过,我连他的胃都进过几次,对它的了解可谓详细的发指,不过我并不打算告诉他们,要是被他们道德绑架,迫使我给他们做向导,那才是吃多了没事情干。

    不过,提到领头鬼的时候,我还是仔细的打量了黄伟华两眼,以我对那个恶心的鬼的了解程度,怎么看怎么觉着他们并没有半毛钱的相似程度。

    这样一来,反而让我对黄伟华彻底放下心来,不然在和他逃跑的路上,在被他一口吞进胃里,我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不过,他们是这么知道领头鬼这个概念的,这个名词可是只有对阴穴有深入了解的人,才会有所涉及的。

    我并没有觉得他们明白这个学校就是阴穴,若是他们对于阴穴有所了解,就知道领头鬼一般就存在于阴穴的怨气中枢附近,早就去把那个领头鬼干翻不知道多久了,还会这样像两个二傻子一般,拿着一根破笔和一张破纸在那里,在一个同样也聪明不到哪里去的一个鬼的指引下,画半天,也没有画出那个鬼所在的位置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委婉的询问起了上官风:“上官风,你知道什么是阴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