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九章 穿墙
    ps: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身边那个女人冲我比了比中指,一脸的嘲讽可谓意味十足。

    我看着被贴在汽车外的并没有因为那个鬼魂的攻击而有丝毫变化,依旧散发着深不可测的微光的黑色符箓,心里也暗暗称赞,也没有去在意那个女人的话,能活命就是最大的福气了,若是这些小结都忍受不了,都还要去计较的话,干脆早点下去送死算了,免得受这些气,不过真那样做了,那就真是傻子了。

    刚才的那一幕,让我真正意义上的明白了他们的实力,于是乎我彻底的打消了想要逃跑的念头,但诡异的情形更是接二连三的出现了……

    当一栋楼顷刻间出现在我的眼前,还朝着我们这个车很是凶猛的倒下来……

    当我们的眼前突然就变做了一块满是腐烂的尸体的荒野,汽车的轮胎倾轧着那些零零碎碎的手臂和残肢,不住的向一边打滑,然后那个所谓的一边,突然又出现了一个深邃到视线都收不回来的巨大坑洞……

    当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像野生奥特曼的鬼,伸出了他们巨大的手臂,张着硕大无比的嘴,向我们扑来的时候……

    我的心里产生着无数种惊恐万分到想要就地将哮天犬哔个够的念头,这就是所谓的鬼打墙,也太特么惊悚了吧,小心肝完全受不了啊……

    不过这些突然出现的鬼怪还有超自然的现象,来的快也去得快,坐在这个车子里面的我,说实话,并不是很担心,毕竟他们那个什么龟缩符还是挺有用的,不管他们人靠不靠谱,至少到现在我并没有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也就是说他们说的那些感觉上就和胡扯一样的话,都是真的咯……

    但是,一个人拿出一副涂鸦,就当做指引图,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不过自己主动上的车,含泪也要坐完……

    我感觉我在车上的旅途就像在做一趟惊心动魄的翻滚列车,当你魂都快被吓掉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你周围的人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甚至还在谈笑风生,我敢肯定你,绝对会有想要活生生的掐死他们的冲动。

    这说来就来的鬼打墙,就像一个幽长又寂寥,看不到尽头的隧道,一路上我都沉浸在无尽的恐怖中,连嗓子都吼哑了,这感觉就好像把这二十年我看过的恐怖片都亲身经历了一遍……

    一路上也不知道撞翻了多少个鬼,撞踏了多少栋楼,碾压了多少具尸体,当这无尽的恐怖终于退却的时候,我们三人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车窗外就快要黯淡无光的符箓,额头上都上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不约而同的说了一句好险。

    那个女人又拿出纸笔,随意的画了起来,依旧是一条笔直的路和一堵厚大半米的墙。

    “撞过去!”

    她的语气依旧是那般的淡定和理所当然。

    我再次被她的话给吓得一激灵,看着眼前因为鬼打墙的消失,又再次出现在我们不远处的那堵墙,吓得大声喊叫了出来:“你是真瞎吗……前面的可是有一堵墙啊……而且这墙可是实实在在的墙,而不是那些所谓的鬼弄出来的伎俩可以相提并论的,你们可得想清楚啊!”

    那个女人依旧在那里不闻窗外事的画着手中那惨不忍睹的画,并没有搭理我,倒是此时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开口了:“经过刚才那一幕,你难道不会试着用脑子想一想,眼前的那东西……真的会是一堵墙吗?”

    不是墙?

    我就呵呵了……

    怎么可能不是墙?

    我在这个学校里面好歹呆了三年多,也不是没有因为觉着绕路太麻烦,就从这里翻了过去,以我的印象,这里没有眼前这些变化,还是一所正常的学校的时候,这里分明就是一堵墙,是一堵货真价实的墙。

    我好歹是看着这堵墙长大的,怎么可能你说一句这不是墙,就不是墙了?

    凭什么?

    凭你妹妹画的那些破烂玩意儿,还是以为你是在我欲封天的世界,我若要有,天不可无,我若要无,天不可有啊……

    这难道不是活脱脱的胡扯吗?

    可这个男人依旧听那个女人的,丝毫不理会我差点将破喉咙叫来了的嘶吼,冲我明媚的一笑,很是猛烈的一脚踩死了油门,汽车一抖,轰隆一声就往前呼啸而去……

    在他踩死油门的那一刻,我都能够感觉得到,这辆车子在颤抖,简直和临死前的灵魂本能的痉挛没什么两样。

    车子都能感觉到他这一油门的后果,你怎么会感觉不到?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怎么就特么感觉不到呢?

    这特么的不是自取灭忙吗?

    疯了……真的是疯了,你们特么的不会真的是神经病吧!

    看到车子距离那堵墙越来越近,我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连无意义的叫喊都发不出来了,只能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任凭冷汗在我的脸上肆意的泼洒着……

    不管了,横竖都是死,索性就听天由命吧!

    谁叫我会遇到就我的人会是神经病这种奇葩的事?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好不容易从那地狱般的鬼打墙中捡了一条出来,然后居然会碰到这么脑残的情况……现在已经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那么简单了,而是演变成非要把南墙给撞垮不可的自杀式袭击了。

    巨大的危机感,即便是我闭上了眼睛,但是很是担惊受怕的用手将眼皮重重的摁在了一起。

    然而就在此时,已经上升至巅峰的危机感,让我下意识的放开了死死捂住眼睛的手,不经意间,眼皮间虚起了一条缝,才发现此刻车子已经撞向了墙面……

    就在我已经可以预见这辆车子会在顷刻间粉身碎骨,车内所有人都会极其痛苦的因为这极其剧烈的碰撞而碎成一摊烂泥的血腥场景……

    不过在这一幕还没有脑补完的时刻,那堵半米厚的墙面在这万飞危机,即将产生剧烈的碰撞和冲击的时刻,突然变成了一团极其轻灵而且稀疏的黑雾,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诡异的就好像这里原本就没这一堵墙的存在。

    看到这一幕,我感到非常惊讶……

    这……怎么会这样?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