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六章 崩塌
    ps: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一种诡异的感觉慢慢的浮上了我的心头,简直诡异的让我的小心肝都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

    我要找的阴穴的怨气中枢,就是这一块和我此刻手上的两块看上去,除了里面沁着的血丝要多上一些之外,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不同的血玉,全身上下总觉得有些不自然……

    一想到我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寻到的怨气中枢,居然就是我随身携带的血玉的买家秀,整个人都觉得有些不好了。

    感情我每天都晃悠着两个所谓的怨气中枢无忧无虑的生活着,能活到现在,真是一种福气啊。

    不过我身上这两块血玉似乎没有眼前这块血玉那么得天独厚的条件,没有时时刻刻的被原装的阵法给滋润着,以至于失去了它们应有的雄风。

    “主人……我说的很简单,但是要找到一块能替代这个怨气中枢的东西可不容易……”

    王笛见我愣住了,以为我觉着她说的破解方法太简单了,立刻开口给我增加了一些难度。

    我看着她转过头看着我的脸上写满的无奈,很是尴尬的将手中的两块血玉举了起来,试探的晃悠着:“这两块可以吗?”

    王笛很是不屑的看着我像小学生交作业那般积极的表现,粗略的扫了一眼我手中的血玉,摇了摇头:“可以替代怨气中枢的东西,哪里是这么好找的,想你手中这两块血玉……我艹,你哪里来的两块!”

    我看着她那夸张的表情,就是一脚给她踹去:“我们现在时间紧着呢,既然替换这个中枢,像你说的这么简单,那就给我快点换啊,时间就是金钱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

    对有的人来说,时间无意义的流逝就是金钱一点一点的离他们而去,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时间每一分一秒的流逝,就相当于我囤钱的三峡大坝在不听使唤的开闸放钱……

    我特么用了一千多万才换来的那么一丁点功德,在还没有进到这里的时候,就用的差不多了,再多拖一会儿,恐怕连渣都剩不了多少了……

    王笛被我一踹,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张嘴就将那块在阵法中的血玉给吞了下去,这血玉一下肚,整个空间一下子变得极其不稳定,开始不断地晃动了起来,只不过震感不是很强烈,勉强还能站得住脚跟。

    “现在该怎么办,看样子要垮了啊……”

    我有些担忧的看着眼前的随时有可能会垮塌的空间,心里很是没有底。

    王笛只是高冷的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吭声,哇的一声,张嘴向我的方向就是惊艳的一吐,一块还带着王笛体温的血玉,稳稳的停在了我的手上。

    “随便拿一块血玉给我,我替换一下差不多就没问题了。”

    “唔,给——”

    “我艹,你傻的是吧,又把这块血玉拿给我干嘛!”

    “你不是叫我随便给你一块吗?”

    “好吧,我错误的估计了你的智商……”

    一小段插曲过去之后,为了保险起见,我尴尬将我手中的两块血玉都递给了王笛,王笛看了看这两块血玉,将其中一块血玉递还给我,皱着眉头说道:“这块血玉的主人似乎不是你……而且似乎还有一定的怨气残留。”

    哦?

    我有些疑惑看着手中这一块血玉,直到发现了上面刻的三个大字“王铁牛”,这才晕线的将这块玉放入了口袋里面,鬼知道王铁牛拿这块玉做过什么……

    王笛还想说些什么,我急忙打断了她,催促她快点将手中的进程给推完,时间不等人,金钱也不等人,一想到我的不断消耗的功德,我的小心肝就一阵揪心的疼。

    王笛见我一脸焦急,也不废话,一口吞下手中那块血玉,瞄准了阵法中原本放置血玉的凹槽,轻飘飘的一吐,血玉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其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

    王笛得意洋洋的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本小姐一出手,不管有没有,感觉到变化了吗……我没有骗你吧,就是这么的简单!”

    我看着王笛就像拯救了整个世界一样的表情,我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

    如果说之前那一次的震感只是让我觉得晃的有点不正常,还没有达到危及我们生命的地步,而现在这一次,完全给我好好的上了一课,教会了我天崩地裂的真正定义……

    伴随着剧烈的晃动,王笛还好,时不时还可以飘起来,而我完全连站都站不稳,直接跌坐在地上,看着整片空间如同撕裂一般的晃动着,随时都有可能直接崩裂成碎片,原本很是愉悦的心情瞬间跌入了谷底

    “王笛这究竟是怎么一会儿事!”

    “这只是阴穴的一个简单的交接过程罢了,不用担心……”

    “交接?”

    “就是原有血玉里面的规则被新的血玉里面的规则替换了罢了,最多这空间就会崩裂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不在乎这空间会不会崩溃,我只想知道,我怎样才能离开!”

    “等一会儿就知道了,反正你现在都是执念,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的,只是会有些痛罢了……”

    “啊——王笛我曰你!”

    当下一刻我眼睁睁的看着这片已经破碎的不能再破的空间,在我的眼前轰然炸开的时候,不由得在撕心裂肺的痛楚中发出一声哀鸣与诅咒……

    而还没有得到王笛的回应,我就被黑暗所淹没了……

    当我下一刻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再次回到了我的身体中,本以为我会再次回到那个恶心的胃中,却发现此刻的我仰面躺在实验室外的水泥地上。

    我摸着快要裂开的脑袋,看向一旁同样摸着脑袋龇牙咧嘴的王笛,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王笛也没有说话,干脆利落的回到了我的意识海中,不打算再出来,只留下了一句话:“学校要塌了,你好自为之吧。”

    然后就没有了声响。

    与此同时,我的耳边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在之前还好好的立在一旁的建筑物都在这一刻,如同定向爆破一般化为了一堆又一堆的粉尘,弥漫了我整个视线……

    一时间,石块纷飞,整个校园顿时变为了灾难片的现场……

    我在躲避着碎石的同时,一边尽力的想要朝学校外跑去,跑着跑着,一股腐烂的味道在我的周围猛烈的升腾了起来,在飞速后退着的视野里,学校里的所有路,不论是水泥地,还是塑胶跑道,还是草地,都变成了坑坑洼洼的荒原,森森白骨,随处可见的已经腐烂多时的尸体,整片空气里都是死亡的气息。

    越是临近出口,建筑物的垮塌就越是严重,尽管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还是被破碎的大楼围在了其中,彻底失去了逃生的机会。

    而我还没来的及绝望,废墟里面传出了一阵响亮的汽车轰鸣声,其后便是一声巨响,一辆破破烂烂的汽车,从我面前的废墟中硬生生的撞出了一条流线型的通道……

    汽车缓缓的开到了我的身边,副驾驶的车门吱嘎一声打开了。

    一个男人从驾驶室探出了头:“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我吃了一惊:“莫非……你是王师傅?!”

    “那叫王帅傅,你这个文盲。”

    “我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