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五章 再见血玉
    ps: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是王笛!

    是王笛,我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使劲的眨巴着眼睛,待到适应了眼前的环境之后,终于看见了我想要救出的那个人……

    我也不管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危险,会不会一不小心在跌入某个随时都会出现的陷阱,会不会在我接触到王笛的那一刹那,眼前的这看上去很是平和的环境,猛然的天崩地裂,再次出现一个又一个想要把我拖入无尽深渊的手臂……

    我丝毫不在乎,不在乎会不会发生我设想中的那一切,我只知道此时的我最想做的事,就是把王笛狠狠的揽入我的怀中,再也不要和她分开。

    纵使她又贪吃,又懒,实力又差,还经常给我惹一大堆麻烦,让我有时真的恨不得将她打死在我的眼前,但她无论如何,只要是我鬼仆一天,我就当她一天的主人……

    自从我们有了主仆契约那一天起,她就是我身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平日里,我会忘记她的存在,会嫌弃她的这般那般,但当失去她的那一刻,我才会知道她对于我而言的重要意义,她早就是我生命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因为我的人生已经不能没有她了……

    我紧紧的抱着她,说不出一句话,但那不愿松开她的臂膀已经明确的展现了我此刻心里的全部想法。

    王笛即使是一个鬼,也被我这一个用力的拥抱给弄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几番挣扎未果,一脸红晕的踩了我一脚,我一吃痛,这才下意识的松开了她。

    她刚才差点被我闷死在怀中,在感动之余,也是有些气鼓鼓的坐在了一边,半晌才把一脸尴尬的我拉到了她的身边。

    我刚想问她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的时候,王笛突然红了眼,扑进了我的怀里:“主人,我以为我再也看不见你了……我不要离开你……”

    见王笛都这样说了,我硬生生的憋回了我想要说的话,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以一副倾听者的模样温柔的看着她。

    “主人……我其实很怕孤单,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先后的离开了我,我是被我的姐姐拉扯大的,我姐姐对我很好,但是她为了养活我们俩,不得不放弃了学业,到处去打工挣钱,很少陪我,因为家庭的原因,我的性格开始变得很是孤僻,没有人会喜欢和一个孤僻的人做朋友,所以一直到我考上大学,我都是一个人过着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生活……

    我的人生里,只有我姐姐一个人存在,我只想和我的姐姐永远呆在一起……我的姐姐答应我,等她以后有了钱,她会带我去吃我最想吃,却没有钱去吃的东西,会带我去我最想去,却没有钱去的地方游玩的地方,她会带我认识很多很多,我最想要,却没有办法拥有的朋友……

    她还告诉我,我以后会找到一个将我当作他生命的一部分,也许会打我,也许会骂我,但永远不会让我离开他的身边,纵使我坠入无尽的深渊,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将我从其中拯救出来的好男人……

    而在你再次出现在我身边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姐姐终于有一件事情没有骗我……

    我终于找到了那个男人,虽然这个男人又丑又不温柔,而且脑子似乎还有点问题……”

    王笛的话,让我的身体猛地一震,但我还是硬生生的压制住了我内心的百感交集,用有些颤抖的手,很是温柔的抚摸着王笛的秀发,轻轻的说道:“你姐姐没有完成的诺言,我会替她完成,我会带你去吃你想吃的,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介绍很多很多我的朋友给你认识,从今天起,我不会让你再孤独下去……等这件事情过去了,我会给你租一个大大的房子,挂上一个大大的窗帘,让你像个正常的人一样,过正常人的生活,里面有电脑,有吃不完的零食,有各式各样漂亮的衣服……相信我好吗?”

    王笛被我的话,感动的眼里泛起了泪光,一个劲儿的点着头,表示对我发自内心的信任和感激。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背,看到她此刻的状态并无任何异常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很是体贴的,一脚把王笛踹到了一边,没好气的问到:“你在这里当了这么久的卧底,知道怎么出去吗?”

    王笛显然还沉浸在我之前真挚的话语中,猛然被我一脚踹到了一边,一脸猝不及防:“你要不要这么狠心啊,翻脸比翻书还快,你是谁,把我之前又帅又温柔的主人还给我……”

    我一把揪住王笛的耳朵,恶狠狠的说道:“他走了,现在在你眼前的是那个又丑又不温柔,然后脑子还有些问题的人……不要对他抱太大的希望……”

    王笛看了看我,很是无奈,再次恢复往日的那一脸怯生生,又夹杂着些微贱贱笑容的模样,拉着我的袖子一个劲儿甩着:“在你没有前来的时候,我历尽了千辛万苦,终于调查出这个空间的真实身份,也就是我们想要找寻的阴穴的怨气中枢存在的地方!”

    我很是震惊,但同样很是疑惑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被那些手臂拖到这个空间的时候,看到很多很多的厉鬼还有怨气,都被吸扯到眼前那个紫色的阵法中,一进去就在也没有出来过,这样高科技的东西,不是阴穴的怨气中枢还是什么?”

    她这样一提,我才发现到眼前的那团从一开始就被我当做雾气的东西,居然就是我一直想要找寻的阴穴的怨气中枢!

    一想到这东西可以吸收怨气的那个功能,我再次疑惑的看向王笛:“既然这东西可以吸收怨气,那你怎么没有被吸进去?”

    王笛一脸无奈的看着我:“我们那这些在医院里面被黑心医生害死的病人,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死去的,哪里来的那么多怨气,如果我们真的有那么大的怨气,我们还有必要找你帮忙吗,随手就可以捏死他好吧。”

    听完她的话,我的嘴角不由得撇了撇,什么时候实力弱,都成为了一种可以炫耀的资本了?

    就是因为弱到一定境界,反而活了下来,要是再弱点你还不得上天啊……

    还有……这哪里算的上历尽了千辛万苦,明明就是想不出任何办法,在这里玩到无聊好吗?

    王笛哪里知道我在想什么,一脸臭屁的看着我,指着那紫色阵法,很是轻描淡写的说道:“想从这里离开,很简单,只要将阵法中原有的怨气中枢取出来,替换上另一个怨气中枢就可以了……”

    我看着被王笛的手指着的那个所谓的怨气中枢,只觉得心里一时间有些适应不过来……

    我从脖子上还有手腕上,取下了两块沁着密密麻麻的血丝的玉佩,和那个所谓的怨气中枢对照了一下,怎么看,这么觉着有些如出一辙。

    我看着那块悬浮于紫色阵法中同样沁着血丝的玉佩,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难不成这血玉就是所谓的阴穴的怨气中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