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三章 放手一搏
    ps: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我是一个医科生,在平日里也对所谓的胃部进行过大量的解剖,也曾经被人打的吐出过酸水,自然在某种意义上对胃液也有过一定程度的研究。

    先不说大学生,就连高中生,甚至初中生的化学课本上都写着:胃液的主要成分是盐酸。

    而且还是浓度比较高的盐酸,众所周知一定浓度以上的盐酸是一种强酸,有极强的腐蚀性,相信大家看过诸如神鬼传奇之类的电影,就知道那些在墓穴,将那些黑衣人腐蚀的连骨头渣都不剩的东西就是高浓度的盐酸。

    而在人的胃里每天定时分泌的那些盐酸的浓度和这些可以将人腐蚀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盐酸其实是不相上下的,之所以这些盐酸并没有伤害到人体,除了有食物的作用之外,还与人体特有的内稳定机制有极大的关联。

    而现在的我就处在这个异常的血腥和肮脏的胃中,似乎还是充当着食物这一角色,在这个几近糜烂的胃部的不断蠕动和收缩下,一股股粘稠而且不断挥发着一阵夹杂着极其浓郁的酸味的雾气的液体,不断的从我的四面八方向我源源不断的涌动过来。

    这些液体只要一接触到我的身体,就在带来一种无法言语,比撕心裂肺还要揪心一万倍的剧烈疼痛的同时,不断地腐蚀着我的皮肤,撕裂着我的骨头,在其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空洞,并且在发出一阵阵呲啦呲啦的腐蚀声同一瞬间,将这些几乎是一瞬间出现的空洞,迅速的扩大着……

    我毫不怀疑,要不是我拼了命的尽力躲闪着这些缓慢滴下的液体,我的天灵盖或许都被这些东西给消去了一大半了。

    我强忍着比撕心裂肺还要夸张几万倍的疼痛,迅速的运转着我的大脑,如果在不想出解决的办法,我绝对逃不开一死,而且还会死的尤其凄惨,凄惨到就像我没有来到过这个世界一样……

    这绝不是我想要的死法,要死特么的都要死的轰轰烈烈,至少也要死的人尽皆知,要是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去,我就算是做鬼可能也不会甘心……

    那究竟要怎么做才好?

    身处于眼前这个尤其复杂,尤其恐怖,甚至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地方,那种第一次体验未知的恐惧,让我本来就不能持续稳定发挥正常水平的大脑,变得越来越迟钝……

    此刻的我慢慢的悬浮于这个鬼已经糜烂的不像样子,按照常理来说应该就算分泌出了胃液都应该会从四面八方的缝隙中泄露出去,而不是像安装了导航一样,一个劲儿的朝我身上涌来的胃部。

    还有我之所以悬浮于这个空间的原因,也不是因为我快要上天了,而是因为周围从那些缝隙中,像潮水一般,不断涌出来的手臂,死死的控制住了我的手,我的脚,还有我的腰肢,想和我一起摇摆……但迫于空间的狭小还有手的数量太多了,直接把我往这个胃部的腐肉里推去,虽说那些腐烂的气息让我感到很是难受,但也好在让我巧妙避开了胃液当头淋下的可能,让我还有机会多苟延残喘一会儿……

    所以说,如今的我有手不能用,右脚也不能用,难道还能光指望这个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丝毫不能正常发挥正常水平的脑袋将这个所谓的胃给想出一个洞出来?

    别逗了,这个笑话连我自己都编不下去了,还指望着用它来瞒天过海?

    就在一个又一个消极的想法不断的在我脑海里闪动着的时候,不断翻滚着的胃液,再次顺理成章的将我身上的血肉给腐蚀了一部分,好在由于之前莫名其妙的位置调整,让我再次侥幸的躲过了大量的胃液,让我保存着较为完整的身躯,让我痛苦的嘶嚎之余,也有些微的庆幸,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是不能保持完整的身躯,之后就算能侥幸的逃脱出这个胃,也没有更多能够挥霍的实力来完成拯救王笛的计划了。

    可现在……

    我究竟该怎么办?

    我看着慢慢在我身下不断的积累着,已经形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小湖泊的胃液,缓慢但尤为的有效率的朝我的身体竭力的吞噬而来,即使我占因为那些手臂的原因,占据着所谓的地利,但看着那不断接近的胃液,心里也越发的焦躁起来。

    算算时间,我在这个胃部已经呆了有好几分钟了,以我目前问不能文不能文,武不能武,近乎于绝境的状况,能撑这么久,已经可以说耗尽了我所有的运气了,如果再不想出一些解决方法,我可能真的出不去了。

    真的出不去了……

    这个念头已经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出现了好几次,而且这个不断重复着的念头,更是一次又一次的加深着我的绝望,究竟应该怎么做才好?

    难不成……

    我真的要死在这里?

    我皱着眉头,感受着逐渐向我逼近过来的死亡,有些一筹莫展。

    不,我不想这样……

    不能这样……

    只是我究竟能做些什么?

    身下的胃液越发的向我靠拢,更是带来了一阵又一阵浓郁且让我发吐的酸味……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试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分钟,或许短短的一瞬间,一阵刺目的光线重重的打在了我的眼皮上,我下意识的朝这束光线传过来的方向望去,才发现在离我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一小面镜子随着胃液的不断升起,慢慢的浮了上来……

    又是一面镜子!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一愣一愣的,甚至有一些不知所措,毕竟之前的经历,让我有些不堪回首。

    不过身处如此绝境,又不能用手,又不能用脚,即便这个镜子是真正意义上的出口,我又能怎样?

    难不成光靠脑袋,就能钻进这面镜子中?

    我叹了口气,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颇有种气急反笑的状态,笑着笑着,我的笑容突然僵住了……

    等等……

    用脑子?!

    我现在唯一还能有效率的利用起来的部位就只有大脑,而存在大脑中,和鬼的本质最为相同的也就只有执念。

    在离这个阴穴怨气中枢最近的地方,因为特殊的规则限制,我的这具躯壳在可以匹配的道器,是绝对不可能战胜鬼魂的,唯一能够与它相抗衡的,就只有我的执念。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我击碎了好几面镜子,都还在镜像亦或是那个鬼的体内的重要原因!

    而此刻摆在我眼前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个选择,那就是将执念驱离出我的身躯,进入那面镜子中。

    虽然不知道这样做,究竟会冒多大的风险,而这个的方法,仅仅是我的一个假设,至于是否可行,我也不知道,可我知道,现在的我并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只有选择放手一搏!

    一想到这里,我也不再犹豫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沟通起了意识海……

    而与此同时,一句古话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与现在的情形尤为的贴切,那就是……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