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二章 胃
    ps: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这具干尸不仅脸部和头部都没有被皮肤给包裹着,就连全身上下也没有一丝皮肤残留,所以说暴露在我眼前的是近乎于干涸的血肉……而且还是不断的渗出深褐色的血液的腐肉!

    这干尸整体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硬生生的被强大的外力从皮肤中挤压出来的……

    它行走的速度很是缓慢,但由于离我太近了,以至于我根本来不及离开。

    这也倒不是说,我的反应速度过于的迟缓,而是在我发现手中的斩鬼剑在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变成了一块软绵绵的腐肉的那一刻,就为现在的场面埋下了祸根。

    我甚至预料到了会有不好的情况发生,只不过料到会有这么严重罢了。

    当时的我在条件反射下,眼睁睁的看着手中的碎肉被我顺手扔在了地上,但这块碎肉从我手中脱手的那一刻,我连肠子都悔青了……

    因为这块碎肉一离开我的手掌心,就再次显现出了斩鬼剑的模样……

    我艹,被鬼迷心窍了!

    斩鬼剑掉落了速度异常的快速,在我的反射弧还没有从脑袋中得到去将斩鬼剑拾起来的刺激的时候,斩鬼剑重重的撞击在了地面,清脆的声响在死一般寂静的停尸间飘荡的很远,很远……

    这一声本来不是很响亮的声音,似乎是起到了一个类似于催化剂的作用,让整个停尸间的地面突兀的传出了一阵如山洪暴发一般的巨响,连绵不断的音浪,刺激着我的耳膜,让我身心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以至于我的腿在这一个时候都有点控制不住的发起抖来。

    “咔擦……咔擦……咔擦……”

    地面再次突兀的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这些新出现的裂纹,如雨后春笋一般,快速的在整个房间里面蔓延开来,大量的鲜血从其中抑制不住的倾泻出来。

    不过这次和之前有所不同的是,这些像喷泉一样抑制不住的流出的血液只要一接触到地面或者墙面,就很快的化为固态,就好像在顷刻间,结成了一块又一块深黑色的血痂,以至于我周围的环境在这一瞬间变得昏暗起来,仿佛瞬间将我置身于一个充斥的死亡气息的棺材中。

    昏暗,黑暗,死亡,将我从幽静的停尸间一下子带进了死亡的边缘,恐怖的氛围和环境,让我犹如窒息一样的难受。

    我皱着眉头看着前方的那个从镜子里面爬出来的那个无皮干尸,才发现它很是嗜血的盯着我,紫黑色的血液在它的身躯上铸造成了一层仿佛铠甲一样厚重的血痂,重重的喘着腥臭味的粗气,缓缓的向我走开……

    我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看着这具无头干尸,丝毫任何想要躲避亦或是逃跑的念头,那份镇静给人一种已经想好了对应的方法的感觉,似乎我已经有了脱身的方法……

    要不是地面出现的裂缝里冒出了两只尤其干瘦却充斥着无尽的力量的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脚踝,让我失去了逃脱的行动力,我都被我在此刻的困境超凡脱俗的淡定给迷惑了……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在这个本来就万分危急的关头中了鬼迷心窍,把我唯一可以在眼前的困境中得以自保的斩鬼剑给扔了出去。

    虽说我和我同等级的道士想比,有足够丰富的实战经验,但除去这个我唯一可以自我安慰的借口外,说白了,我就是一个除了会画几张符箓,连道术都不会一个,只会靠着道器像原始人一样蛮干的小白。

    现如今身上没有一张符箓,斩鬼剑也被我扔出了手,就连类似于超级作弊器的鬼心也被用完了,在加上我的手脚已经被那些从缝隙中伸出来的手给束缚住了,所以说……

    此刻的我,已经近乎于穷途末路了!

    每一只从缝隙中伸出的手都是血淋淋的,从那些裂开的地面,此起彼伏的冒出着,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片,从人的体内,由内而外的将皮肤割裂开来,看上去非常恐怖。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究竟应该如何是好?

    我在心里猛然问了那么一句,而我整颗心现在都在一片恐怖的黑暗中,大脑一片空白。

    整个人几乎陷入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再说了,即便是我此刻头脑异常的清醒,我也无法不用手,不用脚,只用脑子逃脱眼前的困境。

    在万般尝试无果的情况下,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皮肤包裹的干尸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想逃,但是脚却被地面上伸出来的那些手死死的抓住,无力挣脱。

    求生的欲望迫使我拼命的抬起自己的脚,猛然用力,也许是爆发出了所谓的潜能,死死的攥着我脚踝的那双手,居然就这样被我挣脱了。

    看到了逃生的可能,我再拼命挣开这一只双手后,又拼命的想要去挣脱其余死死的抓住我脚踝上的手……

    但是当我拼尽了全身上下的力气再次挣脱了一双手的时候,新的手再次从地面缝隙中伸了出来,然后死死的抓在了我挣开的脚踝上……

    地面上的裂缝很多,每个裂缝里都会伸出手,少的七八只,多的几十只……

    当我转头朝着身后看去的时候,地面上几乎已经被双手铺满,压根就找不到任何落脚的地方。

    而这一瞬间,我的腿便被拉进了地面的裂缝中。

    突然感觉裂缝中有一股温热的传遍了我的身体,再就是……当我真正想要挣扎,想要把那只脚给拉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我压根就不能动,像是有几百只手同时发力抓在了我的腿,让我无力挣脱!

    不一会儿,我被地上的手拉进了裂缝中……

    难道……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

    当我的半个身体被裂缝中伸出的几十只手一起往下拉的时候,我已经没有能力再去反抗了。

    裂缝中的世界,就像是一个泥沼一样,越是拼命反抗,越是陷得越深……

    更可恶的时候,当我的整个身体都被拉进地缝中时候,只有一颗头留在地面上的时候,从镜子里爬出来的那个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皮肤覆盖的干尸,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

    居高临下的他,缓缓的蹲在了我的面前,吐出一口满是腐臭的腥风,将血淋淋的手按在了我的头上……

    这之后,我就被地面裂开的缝隙给吞噬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亲临。

    此时,我看到原本的灯光,面积在渐渐的减少。

    最终我还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现在的我不知道,我究竟是死了,还是怎么了……

    此刻的我只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在我的身上不断的流动,而就在这些液体粘上了我的身体的那一瞬间,一股难以忍受的剧痛迅速的在我的全身蔓延开来。

    在疼痛中,我再次感受到周围猛烈的挤压和压迫,那独特的收缩频率,让我本来就已经濒临崩溃的心情再次被绝望吞噬……

    因为,似乎我再次回到了那个鬼的胃中……

    而这次与上次不同,也更为要命的是……

    那股在我身上流淌着的液体似乎是……

    胃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