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一章 镜子里面爬出的干尸
    ps: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是怎样的进入这个镜像空间,亦或是这个鬼的体内,就得用同样的方式才能从这个镜像空间,亦或是这个鬼的体内挣脱出去。

    否则以我丰富的生理卫生经验,即使这个鬼的胃在不断的产生溃疡甚至有胃穿孔的情况出现,但是以我现在处在的这个有些尴尬的位置,早晚都有可能被这个鬼给消化掉,但鉴于这个鬼的胃腐烂的极其严重,我有极大的可能只被腐蚀掉一半,那样恐怖的结果,比干脆利落的杀死我都还要痛苦一万倍,想想都觉得小心肝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在我的脚步没有停下的同时,溃烂的腐肉上密密麻麻的缝隙里也没停下伸出一只接着一只,试图将我拉入缝隙中的手臂,血淋淋的皮肤上不断滴落的血液在它们挥舞的同时,不断地洒落着,向一颗又一颗断了珠子一般,在我的周围肆意的挥洒着,弄得我全身上下都沾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一看到这些手臂,王笛被它们拖进缝隙中的场景又再次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弄得我的心脏发出一阵一阵揪心的疼痛,挥舞着的斩鬼剑也越发用力了起来,很快就在此起彼伏的困境中扫出了一条血路。

    虽说这些阻碍对于能够灵活运用斩鬼剑的我,并没有什么困难和危险所言,但我的精力毕竟有限,若是把眼前充沛的精力都用于这样没有任何意义的挥霍,带给我的终将只有毁灭这一条路。

    而现在留给我最为要命的任务,就是找到隐藏这停尸间的一面镜子,亦或是一个伪装成镜子的鬼魂,然后斩了他,将王笛给救出来!

    我狠狠的攥着手中的斩鬼剑,闷着头,朝着停尸间的深处走去,一路上我只要走到那些裂缝的范围,能躲就躲,实在是不能躲,这才拿起斩鬼剑清出一条道来。

    很快就走到了这条走廊的尽头,再次踩在久违的硬实地面,我紧绷着的神经这才有了些微的放松,回首看向我刚才走过的路,早已变得一片血肉模糊,那个类似于人的胃的空间里面腐烂的碎肉,正在不断的蠕动和收缩,更是不断地流淌着发黑的血液,散发着厚重的腥臭味,让我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很难想象之前的我是从那样一个地方走出来的。

    才在不久前发生的事情,现在看来是多么的遥远,是那么的不想再去经历,就好像之前的那一切就是一场噩梦,让我不敢再去回想。

    我此刻所在的地方,是楼道的拐角,前方又是另外一条幽深的走廊,看上去很是寂静和危机四伏,只不过似乎在走廊的尽头出,隐隐约约有一丝丝微弱的反光,极有可能是那面镜子所在的地方……

    这么一来,倒弄得我的心情有些情不自禁的振奋起来,似乎是看到了解救王笛的希望以及……生还的希望!

    我再次狠狠地捏紧了斩鬼剑,心里默默的发着誓,我一定要把那面镜子打破……

    一定要把王笛给救出来!

    然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就往前方冲去,一路上还算顺利,并没有出现之前那样从地上冷不丁的出现成百上千条手臂想要将你拖入地下,但在这里行走,同样让我感觉到尤为的艰难,因为越往里面走,腐烂的气味也就越发的严重,即便是我都在这个环境里面待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了,都还是承受不了那股几乎快让我窒息的气息,一路上我的胃都在抽搐,那般猛烈的反应,让我都有些怀疑我能否活着走到我想要到达的地方。

    不过这种感觉来的快,也去的快,在我三步并两步的快速奔跑下,我很快到达了这条走廊,也是整个实验室底层的尽头。

    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停尸间的存在,浓郁的福尔马林气息很是轻易的掩盖掉了其外那股让我难以承受的恶臭……而这里也是我最终的目的地。

    我在密密麻麻的排列着的存放尸体柜子间的空隙里穿梭着,睁大眼睛四处搜索着,想要找寻那面隐藏于其中的镜子,当我走遍了大半个房间,被身旁柜子里面泄露出来的冷气冻得只打哆嗦的时候,一面硕大无比的穿衣镜,出现在了前方的拐角处……

    正当我想要冲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镜子的周围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在那里不住的晃悠着……

    还有其他人?!

    我心里一惊,攥着斩鬼剑的手心开始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但当我看清楚那不断晃悠着的人影究竟是什么的时候,我手中原本紧攥着的斩鬼剑差一点就滑了出去……

    在镜子面前的那道人影,是一具全身上下都没有哪怕一寸皮肤的

    干尸!

    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没有头发,没有头皮,甚至没有脸皮的头颅,这让我不由得联想到了在实验室第一层的从镜子里面钻出来的那个头颅!

    而这具干尸并没有肚皮,它所有的脏器都暴露在空气中,尤其是他的胃,上面有一个极其大的破洞,就和我之前从片四面八方都是腐肉的地方逃出来的那个大洞极其相似!

    也就是说……我刚才就是从他的体内逃出来的!

    我看着这具干尸脸上的表情慢慢难看了起来,若真是这样,我现在所经历是真实还是……幻想?

    而就在我发愣的时候,我身后的墙体再次出现了变化,白色的墙砖又开始缓缓的掉落了下来,再次露出了其后,被掩盖着的不断蠕动着的腐肉,上面同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殷红亦或是黑色的血液缓缓的向下滴落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简直快要被这反反复复的变化给逼疯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打破那面镜子再说!

    我深吸一口气,捏住斩鬼剑就朝着那面镜子冲去,就快要走到镜子跟前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似乎哪里有些不对……

    斩鬼剑怎么变软了?

    怎么感觉着我紧紧攥着的不再是斩鬼剑,而是一块软绵绵的肉?

    我下意识的向右手看去,却发现我手中捏住的,真的是一块腐烂的碎肉!

    我吓得大叫了一声,松开了手,任由这块碎肉跌落至地面……

    我就这样失去了我唯一的武器,而我的叫声却成功的引起了那具刚从镜子里面爬出来的干尸的注意。

    而我与它的距离……

    只是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