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章 鬼……镜子?
    ps: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咔擦……咔擦……”

    天花板上的白色砖块,不断的发出着断裂的脆响,随着时间的飞速流逝,白色的砖石窸窸窣窣的从上面被剥离了下来,化为一块又一块不规则的白色碎石,像一块又一块从天而降的陨石一般,密集的坠落着,在我的目瞪口呆中颇具有一种天崩地裂的视觉冲击。

    “难道说……天花板要塌了?”

    我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被这已经到了天人共愤的霉运给震惊了,要不要这么坑……

    不过我很是认真的研究了一下如今的处境,很是理性的选择了原路返回,毕竟我做出这个结论的速度要比天花板崩裂的速度要快上很多。

    至少,当我发现了来时的路再次诡异却又顺理成章的消失了时候,再次回到原地仰头默默的看着不断崩碎的天花板发着呆的时候,天花板还没有碎到一半,看这架势还可以在它彻底垮下来的时候,多在这里转悠几圈。

    但经过我的观察,我发现不只是天花板在碎裂,就连四周的墙壁,还有踩在脚下的走廊也开始慢慢了裂开了一条条细微的裂纹,就如同不久前的实验室里裂开的水泥地,两相对比下,又勾起了我心中的恐惧,虽说目前并没有什么危及我生命的事情发生,但仍不妨碍我感觉着瘆的慌。

    随着我缓缓的朝着停尸房的深处走去,一路上走过的墙壁上,都开始慢慢的腐烂着,不过和外围的墙壁有所不同的是,这里的墙壁上不知为何染上了淡淡的泪痕,看上去被人为的拖长了的痕迹,在腐烂的墙体的映衬下,显得尤其的狰狞恐怖,总体看上去,不太像所谓的泪痕,而是像腐烂的躯体上一道道新添的伤痕。

    我强忍着心中的那股厌恶感,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些遍布于这些墙上的泪痕,取了一点在手心上,闭上了眼睛,认认真真的感受着,意识海内和王笛建立了联系的部分开始变得尤其的活跃,不用再过多的去猜想,我都能感受王笛当时的绝望。

    这些泪痕有极大的可能是王笛在被那些从裂缝中伸出来的手,拖行到这里来的时候所流下来的……

    虽然说,我平日里经常对王笛又打又骂,总是想看到王笛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心里才会觉得舒服,但当她被其他的东西伤害,而我却没有尽到我的责任保护好她的时候,总觉得心里极其的难过和懊恼。

    正当我对自己的无能感到痛心疾首的时候,周围再次出现了新的状况……

    王笛的泪痕在这个时候,突然扩散开来,开始慢慢的向墙壁内渗透下去,像极了一道道不断腐败扩散的伤口,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还在不断地加深,让墙上的砖块的脱落速度变得愈发的快,直至轰隆一声巨响,全部碎裂的干干净净。

    本以为砖块的背后,会是一些黑黢黢的水泥块,可当眼前的一切发生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开始有点怀疑这个世界的世界观是不是已经崩碎了……

    砖块下怎么可能是这些东西……

    因为摆在我眼前的这些东西,居然是一大团还在蠕动的腐烂碎肉!

    也就是说……

    我的喉咙又开始哽的慌了,有些发虚的观察着天花板还有地面,同样恐惧但却又在情理之中的察觉到在厚厚的砖块掩盖下,本应该是水泥铸造的横梁还有水泥路面的地方,都被成片不断蠕动的腐肉给替代了。

    “咔擦……咔擦……”

    我的四面八方不断的传出尤为密集的砖块碎裂声,充斥在我的耳边,在我的心里接连不断的种下了恐惧的影子,直到……

    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在我的身旁呼啸而过,不论是天花板也好,墙面也好,地面也罢,其上的白色砖块和墙面纷纷化为了一堆白色的粉末弥漫住了我的视野。

    当这些粉末慢慢的沉淀在地下,将本应该属于我的视野还给了我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的四面八方都是腐烂的碎肉。

    在之前应该处在地面裂缝的地方,此刻都化为了一道又一道极其的幽深的伤口,更让我惊恐的是,这些伤口还在不断地撕裂和扩大着,其间更是不断地涌出大量黏稠的血液。

    原本还属于墙面的地方,也开始渗出了又黑又黏稠的血液,场面异常的恐怖和恶心。

    只要我睁开眼睛,就看感觉到我的四面八方都在滴血,都在散发着一种血腥和腐烂的气息,原本我以为这些源源不断涌出来的血,是阴穴营造出来的一种血腥的氛围,而不是从这些腐烂的碎肉中渗透出来的。

    我更没有猜到,腐烂的不是尸体,而是这栋早就消失了的实验室!

    四面八方无时无刻都在蠕动着,收缩着的腐肉,那奇特的频率对我一个对人体器官尤其了解的医科生来说,完全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

    眼前的情形让我情不自禁的将这些腐烂的碎肉组成的形状,还有特有的呼吸运动频率与人体器官进行发散性的联系,最后不得不承认这鬼东西像极了人的胃。

    而那腐烂不堪的视觉感受,给我一种置身于一个死人胃部的感觉,一时间让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当然更多的还是一种恶心到想要一吐方休的厌恶感。

    一切都在腐烂……一切都散发着令我难以忍受的恶臭……

    直到这个时候,脚下踩着的腐肉的裂纹中,再次伸出了一只只夹杂着死亡气息的手臂,直直的向我抓来……

    一想到王笛就是被这些手给拖走的,我心里就油然而生一种压抑不知住的愤恨,也没有想着逃跑,再加上这次我也有了一定的防备,轻易的将那些妄图抓住我脚踝的手给斩断后,继续往停尸间的深处跑去。

    在这样如同地狱的环境下,我结合这几次极其相似的遭遇,突然间有了一个很是大胆的猜测。

    或许……

    我处在的这个地方也许并不是所谓的镜像,而是处在一个鬼的体内……

    而那个鬼,就是那面从一开始就误导了我的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