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九章 崩碎
    ps: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由于裂缝收缩的过于快速,导致很多的鲜血并没有流回缝隙中,而是静静的存在于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等待着干涸的宿命。

    这些鲜血就好像经过了几天几夜的暴晒和隔离一样,撒发出极其刺鼻的气息,让我整个人都有些排异反应,加上之前受到的惊吓还有剧烈的挣扎,再被股气息一刺激,我一时间没忍住,哇的一声吐了一个稀里哗啦。

    许久,我才撑着地面,慢慢的站了起来,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捂住了自己的鼻子这才好受了不少,但是一想到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我的心情又被困在了低谷。

    刚刚的那一幕,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我最后逃脱了,王笛却被那些手给带走了……

    还是被地面上裂开的缝隙给带走的……

    一想到那黑黢黢的裂缝,我心里就很是惧怕,就好像目睹着一个来自远古的凶兽张开了血盆大口,将王笛一口吞进了腹中,而我尽管是尽了我的全力,也没有将王笛解救下来,失落和遗憾顿时在我的脑海里面不断的翻滚。

    当然更多的还是后悔……

    早知道今天你会死,以前你把我惹生气的时候,我就应该将你打死,要是这样的话,你今天也不会因为救我而牺牲了,还害得我会愧疚那么一会儿。

    不过,以我的直觉来看,王笛死了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她在被那些从裂缝中伸出来的手抓走的那一刻,似乎并没有尽全力的挣扎。

    因为鬼已经死过一次了,再死一次就得魂飞魄散了,所以他们对危险的感知程度远远比我们人类要强上很多,如果遇到必死的危机,王笛甚至可以自爆执念,对那些手造成极大的伤害,都要魂飞魄散了,不找一个垫背的,这样值得吗?

    再说了王笛可是我的鬼仆,就算自爆了执念,只要有一小部分残留,都可以借助我的功德慢慢的孕养,就如同现在还在我的意识海里面孕养着执念,生死不知的鬼婴,而且因为我和王笛还有主仆契约的存在,依照她在我意识海的孕养效果,也不会需要太久就能恢复原本的实力,毕竟她就是一个鬼粮,能有多少实力可供恢复?

    这么说来,王笛被那些从裂缝中伸出来的手给拉走了后,甚至不能再度返回到我的意识海中,只有一种可能,她现如今已经和我处在不同维度的空间,以至于断绝了我们之间的联系。

    这些从缝隙中钻出来的手的手段,并不可能将我们的时空隔绝开,不然这样谁都去当鬼了,还做人干嘛。

    所以说,发生这样的状况只有一种可能,我现在正处在和不久前一样的镜像空间里面!

    也亏得我之前,一觉起来就被莫名其妙的拖到了一个镜子里面和教导主任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亲切交流,不然现在就被蒙在鼓里窒息身亡了。

    一想到处在这种境地里面,我一下子有了解决的方法,视线不断的在实验室里面游移着,最后在一面被白色的窗帘遮盖的严严实的窗户前停了下来。

    其余的窗帘都被鲜血所浸润了,只有这面窗帘还一尘不染的盖在那扇窗户上,以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态度显示出它与众不同的情操,怎么看怎么有问题。

    我快步走过去,一把掀开了这面窗帘,被其后的一面镜子给震惊住了,我不由得惊呼道:“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人!”

    我的这番话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这才反应过来,王笛并没有在我的身边,心里不免有些不是滋味,看来我已经习惯了她贱贱的话语……之后顺理成章的拳打脚踢。

    “你要脸吗?”镜子里面的镜像突然牵动了嘴角,发出了一声冷笑。

    “你是谁?”我下意识的冲着这个镜子一拳击去,就听得咔擦咔擦的声响,镜子轰然碎裂。

    “我艹,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这样让我怎么回答你的话……”

    只听得一阵若有若无的话语冒出,镜子彻底碎成了粉末。

    我只感觉到我的视线一黑,随后便晃晃悠悠的站在灯火通明的实验室中,环顾了一下这个实验室才发现这个地方与刚才的实验室有很是明显的不同,因为我此时处在的这个实验室的角落里面有一扇很是厚重的大门,似乎是一个能通往地下的通道!

    而依照我的尝试还有去医院实习得来的经验来看,这扇门通往的地方似乎是这间实验室的停尸间!

    暂且不管那些新闻报道的真实性,但从道术角度来讨论,停尸间所在的地方怨气和阴气都是相当的浓郁的,而且在里面存放,甚至主动往这里面跑的这些尸体,在死前都充斥着极大的怨念,也就是说……

    这停尸房百分之百是这个阴穴的怨气中枢所存在的地方!

    想到这里,我也顾不上这么多了,打开门就往里面走去。

    一打开门,一股极端恶臭的气息就朝我冲了过来,不过在这股恶臭的气息过多的侵占我的感官之际,我死死的捂着自己的鼻子,迟疑了一下,埋着头继续往前走。

    不过一路上,我对这股恶臭的来源还是有些好奇,医院的实验室还有停尸间照例说每天都有专人打扫的,很干净才对,而弥漫在我周围的恶臭,就和那些古墓里面发出的尸臭有的一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环顾了一下周围,也没找出个所以然来,只得继续沿着楼道向下走去,直到走到了停尸间的大厅。

    停尸间的大厅很是整洁,还有些微的空气流动,那股让我不得不捂着鼻子的恶臭,到了这里,才消散一空,没有了这股恶臭的跟随,我之后的行动才有了些微的保障,我一直往前走着,却很是诡异的发现这里并没有发现那怕一具尸体,甚至连装尸体的柜子亦或是盖尸体的白布都没有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被这突发的状况给弄得有些头皮发麻,生怕再会出现什么诡异的事情,比如说我走着走着就被几双手给拖到地下之类……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我的头上传来了一阵咔擦咔擦的轻微破碎声,循声望去才发现……

    天花板上出现了一道一道细微的裂纹……

    似乎是要断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