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八章 出事
    ps:求三江票哦!

    “呲啦……呲啦……”

    水泥地崩裂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此起彼伏的回响着,随着时间的飞速流逝,地上的缝隙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多的像遍布在地球上大大小小的河流,萦绕在我的视野中,不断地崩坏着,不断的延展着,也让我显得越发的不知所措起来。

    我是该沿着这些裂缝跳下去吗?

    可每当我有这样一种想法的时候,眼前不断的从这些缝隙中喷涌而出的血液就打消了我这样的念头,本来在这不久前,还算得上一往无前,想要尽早进入这件实验室的地底的我,此刻却开始了无休止的迟疑。

    地上的鲜血慢慢的多了起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慢慢的盖过了我的脚踝,与此同时还有还有一股又一股的鲜血从地面的缝隙中像泉水一样的流淌开来,在我的脚踝上不断的游走着,像极了一条条在干涸的水塘里面不断挣扎的小鱼。

    原本很是干燥的地面此刻变的极其的滑溜,踩在上面,就好像踩在一具具人的尸体上,让我心里有些瘆的慌。

    一开始的迷茫压制住了我的感官,让我对周围的感知变得极其的微弱,而当这所谓的迷茫变成了极端的恐惧之后,我的五感才慢慢的回归了我的身体,我的鼻腔才察觉到周围流淌着的血液里面散发着的浓郁的血腥气息。

    这些血腥的气息扑鼻而来,让我不由得感受到一阵无法压抑的难受……

    好想恶心呕吐……

    我的喉咙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被这些血液的气息刺激的不断的收缩着,而地面的缝隙却依旧自顾自的释放着看不到源头和尽头的血液,血液流出的地方,由于新出来的血液密度和流淌了一会儿的血液的密度有些微的差距,在流淌的过程中,产生了一个又一个扑腾着的气泡,就好像这些血液正在不断的沸腾着……

    这场面尤其的渗人,尤其的恐怖……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我的内心突然恍惚了起来,仿佛此刻的我不是出在学校里的实验室里,而是出在传说中的修罗地狱……

    地狱,这里一定是地狱……

    鲜血慢慢的停止了翻涌,似乎流尽了,水泥地上的裂缝缓缓的显现出了他们原本狰狞的面目,而这时,在裂缝位置的突然隐隐约约颤动了起来,一双双血淋淋的手从中直直的伸了起来,不断地朝着它们能够够得着的范围,不断的抓挠着,撕扯着……

    “呲啦……呲啦……”

    地面上又再次想起了撕裂的声音,时时刻刻都有新的裂缝产生,还会有殷红的鲜血从中涌出,而在鲜血停止涌出的那一刻,又会有一双手从中冒出来,实验室就在这样潜移默化的经历着未知的突变中,慢慢的起了变化,开始变得越发的柔软起来,我让王笛暂时先回到我的意识海后,开始尽可能的躲避着地上不断冒出的手,想要尽快找到逃脱这个困境的方法。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水泥地上的裂缝开始不断的增多,已经达到了随处可见的地步,而那些仿佛从地狱里面伸出来的手,此刻更是死了命的向我抓来。

    此时的我感觉到每条在地面上裂开的缝隙都是一张恐怖的大嘴,而那不断从中伸出的手,就是他们找寻食物的工具。

    而就在此刻,一双血淋淋的手突然趁我没有来得及躲避的时候,狠狠的抓住了我的脚踝,我瞬间就被限制住了大半的行动力,还没等我攥紧斩鬼剑,就看见这个裂缝还有其他裂缝中,又伸出了更多的手,一只……两只……三只……

    这些突然出现的手狠狠的攥住了我的脚踝,狠狠的使劲将我往裂缝里面拖去……

    “主人……小心!”

    这个时候王笛的声音从我的背后响了起来,我也来不及和她交流,这些从地下伸出来的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脚踝的同时,也分出了一部分控制住了我握住斩鬼剑的那只手,以至于我并不能使用它不说,甚至任由它落下都不能,就只能攥着这柄斩鬼剑,看着自己慢慢的被拖向身下黑黢黢的深渊。

    而且,裂缝中的那个空间,给我一种很是危险,极端恐怖的感受,所以,那里绝不是阴穴中枢存在的地方……我绝不能被这些手给拖下去。

    “王笛救我!”

    在我无力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第一个可以救到我的人,只有王笛!

    王笛也不搭话,张开嘴,将我手中的斩鬼剑一口吞进了腹中,随即张嘴瞄准了抓住我的那些手就是一吐,在王笛的可以催下,斩鬼剑重重的斩在了那些手臂之上,只听见一声声脆响,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残骸,束缚住我的那些手臂一下子从我的身体上撤离开去。

    虽说我的身体尤其疲软,随时都有可能软到在地上,但我还是挣扎着往稍显安全的地方走去,等我回头的时候,看见王笛正停留在原地,准备回到我的意识海。

    我心一惊,急忙冲她喊道:“王笛,抓紧时间。”

    王笛一脸臭屁的看着我:“担心我干嘛,我的实力你还不知道吗,只要他们这些手敢再来,我就敢叫他们有去无回……”

    这货脑子是有问题吧?

    还没等我再说出什么话,我就看见一双手从王笛脚下的缝隙中伸了出来,拽着王笛的脚踝就往下拖,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和我之前遭遇的那样,缝隙里面又冒出了第二双手……第三双手,甚至还有一双手在她被拖下去的那一霎那死死的扼住了她的喉咙,王笛瞬间失去了动力,地面上的所有手,都抓在了王笛的身上……

    我死命的朝着王笛冲去,就在我要攥住斩鬼剑的时候,这些抓在王笛身上的手,已经将王笛拖入了缝隙中……

    王笛一被缝隙吞噬,地面立刻不再颤抖了,从缝隙里面不断渗出来的那些鲜血还有那些从缝隙中伸出来的手,在这一瞬间都收缩了回去,亦或是……消失了!

    一切都仿佛是一场幻境,如果不是王笛消失了的话……

    我狠狠的一拳击打在地上,在残留着些微血迹的地面上印下了我染血的拳印……

    “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