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七章 王笛的解法
    “嘎吱……嘎吱……”

    还没有等我从眼前这颇觉视觉冲击的画面中挣脱出来的时候,我的周围又涌动出了一阵咕噜噜的滚动声。

    是什么东西?

    在不久前我还可以借着周围光线太暗,看不见为借口,装作无济于事,但是当实验室里面的灯光在我的头顶上散发着旭日一般的光芒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恐惧一直就在我的心里,在我的身边围绕,从来没有离开。

    我也没有过多的去安慰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的王东升……的头颅,缓缓的向前方走去,这时我的身边再次传来了咕噜噜的滚动声,那些不躲在我的视野外,不知名的东西像浪潮一般的在我的周围缓缓的挪动,发出令我毛骨悚然的声响。

    “谁……是谁在那里捣鬼?”

    王笛紧紧的缩在我的怀里,像极了一头被吓坏的小猫,而我在听到了那些声响后,也是一阵心惊胆战,连衣服都被慢慢流出的汗水给打湿了,我的喉咙有些干涩,喉结缓缓的跳动着,只不过显得有些艰难,我紧紧捏住的拳头上,也缓缓的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

    “究竟是什么,出来啊!”

    我再次发出了一声询问,缓缓的朝着声音最为厚重的仪器架旁走去,因为那里还在不断的散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随着我的慢慢临近,我听到的动静也越发的大,我又大叫了几声,除了让那里的动静越发激烈,徒增我的恐惧之外,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嘎吱……嘎吱……”

    仪器架的下面还在传出阵阵声响,随着这些声响的发出,四周那种咕噜噜的滚动声也越发的刺耳,此刻的我站在这仪器架的面前,有些艰难的注视着这声音的源头,心里有些发虚,底气不足的再次询问了几句,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随着我这次询问落下,仪器架下面的声音突然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给我一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出现的一切仅仅是幻觉的感觉。

    我有些犹豫的站在仪器架外,很是纠结的考虑要不要去查看一下,不过想到因为这里是阴穴的怨气中枢的所在,似乎还有某种类似于阵法的东西压制着王笛的能力,让她不能像在另一个实验室那样,随意地将地基挖掘开来,所以现在的我们只有等待,亦或是主动的出击……

    我想了想,还是将王笛放在了一边,硬着头皮将自己的身体低了下去,随后更是双手撑着地面,侧着脑袋查看着仪器架下面的情况。

    几乎就在我这样做的同时,就听得我的正前方传来了,一阵咕噜噜的滚动声,还有一阵夹杂着血腥味的疾风猛地向我袭来,我还没有来的及发出一声有意义的惊呼,就被这来势汹汹的巨大冲击力给重重的推到了一边。

    我的脑袋重重的撞在了一旁的墙上,很是轻易的就被撞了一个七荤八素,一闪一闪亮晶晶,而这都不是最让我心惊,最让我心惊的是,从仪器架下面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的东西,正是一个有一个面部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在一起的头颅。

    而这些头颅的顶上都有着被钝器给贯穿的狰狞血洞,这样突兀而且恐惧的画面,让已经熟悉了这种场景的我,仍有些压抑不住的触目惊心!

    更让我胆战心惊的是,这些从仪器架下面源源不断的滚出来的头颅,有上百个之多,而且都是在不久前和我一起参与过这个调查的人,就连郑国锋也在其中……

    这些头颅就好像不知道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原因,还在那里闭着眼睛,龇牙咧嘴的感受着自己头颅被旗杆贯穿的苦楚,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于是乎,我很快就从惨烈的视野中,收回了自己的心神,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和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频率,就想和他们拉开一些距离。

    还没等我走上几步,周围的此起彼伏的叹息突然停住了,我的身体一震,陡然间停下了脚步,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顷刻间席卷了我的心神。

    很显然此刻的我,已经被他们给盯上了!

    “呆在这里不要离开……否则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身后的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异口同声的话语,我一愣,转身向他们望去,看见就连郑国锋这些平日里和我尤其熟络的人的脸上都带着一股子冰冷的杀意,给我一种似乎我只要动一动身形,就会被格杀在当场的错觉。

    只不过,这样的话似乎对我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要是换做平时,他们如果还都是四肢健全的厉鬼,说不定我还会考虑考虑暂时顺从他们的胁迫,但是现在你们都只剩一个头颅了,请问你们哪里来的自信?

    我从衣服里抽出别着的斩鬼剑,干脆利落的将为首的王东升的头颅劈了一个脑浆四溅,也不听他们的解释还有惊呼,像劈西瓜一样的手起刀落,直接将所有的头颅都劈的四分五裂。

    当我甩着有些发酸的手腕,将躲在一旁颤抖着的王笛扶起来的时候,整个实验室里面再次恢复了寂静,再也没有了什么恼人的滚动声。

    自从经历了上次的镜像事件,我再也不敢将斩鬼剑随意放置了,都贴身别在衣服上,谁料这个改动在今天反而救了我一命。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坚硬的地面不住的发着呆,究竟要怎样才能接近阴穴的控制枢呢?

    我在地上坐了很久,就想了多久,直到王笛的手轻轻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主人……我有个设想。”王笛突然开口了,我看着王笛,示意她继续说下去,“阴穴的怨气中心自带的防御机制,让我不能直接吞噬掉他,但假如我们主动对其发动进攻,这个阴穴中枢本质上还是和鬼有关,若是和斩鬼剑相撞,它总会有露出破绽到时候,我只要趁机吞噬掉一小部分,可以进入到阴穴的中枢中。”

    我想想也对,不是有一句话叫做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吗,我好歹也是读过书的人,这怎么会不懂?

    于是我示意王笛自由发挥,王笛向我讨要了斩鬼剑后,在我的目瞪口呆中,一口吞了下去,下一瞬间又在我的目瞪口呆中,重重的吐了出来,就听见砰的一声,斩鬼剑狠狠的撞击在了地面上。

    原本很是结实的水泥地在受到这一撞击后,居然波动了起来,一股大力重重的回馈给了斩鬼剑,斩鬼剑上发出了一声轻响,缓缓地跌落在地。

    就在水泥里反击了一下子,即将恢复平静的时候,王笛小口一张,冲着还在波动着的地面,就是一口咬下,就听见呲啦一声脆响,水泥地上居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我只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开始晃动了起来,似乎是在不住的颤抖着,像是一场小型的地震,随着晃动的不断进行,水泥地上的那条被王笛弄出来的裂缝开始不断的扩张,一股一股的鲜血从那条缝隙中,像泉水一样的喷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