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六章 熟人的头颅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密集而局促的声响在这间本来就安静异常的实验室里面,不断地出现,此起彼伏的频率还有异常恐惧的氛围,在我的身边不断地萦绕着,让我本来就紧张的不行的心脏,蹦跶的越发的快速和短促,一时间我感到很难受,压抑的慌,死死地吞咽着唾沫,一个劲儿润着喉咙,生怕一会儿嗓子不舒服,一咳嗽就将自己的心脏给吐出来了。

    “主人……主人,快看。”

    这个时候,从一进入这个实验室里面就躲在我身后,没怎么出声的王笛,突然拉扯着我的衣服,死死的往我的怀里躲。

    王笛叫我的时候,语速非常快,里面的恐惧意味十分的浓郁,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很是令她恐惧的场景,因为此刻她的表现显然是受到了很是严重的惊吓。

    我急忙转过身低下头看了吓得眼睛的闭上了的王笛一眼,急忙询问道:“怎么了,王笛别担心,有我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王笛急忙将手指向她的身后,也不敢睁开眼睛,嘴里不住的嘟囔着:“你看……你看那个窗帘……上面有……”

    王笛的话并没有说完,而且还说的很是断断续续,但光从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已经被我们身后发生的事情给吓傻了……

    我心里的感受很是复杂,第一能把王笛吓成这样,想必我的背后真的出现了什么异常恐惧的情况,其次这家伙明明是一个鬼啊,死都死过一次了,怎么还会这样胆小,莫非王笛这货是鬼粮的同时,还是一个胆小鬼?

    不过想归想,我在想的同时,也顺着王笛手所指的方向看去,一下子呆住了……

    这……

    这怎么可能?

    一时间,我有点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虽说我知道这个实验室里面是有鬼的存在,但会发生这样诡异的事情,还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预料。

    因为原本紧紧的耷拉在窗户旁的白色窗帘上居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大股大股殷红的血液,鲜红的就好像一副正在不断渲染开来水墨画一般,在窗帘上不断的沉淀着一个又一个硕大的圆晕,而这些鲜血还在不断地堆积着,就好像这些血液是从被遮掩住的窗户上渗透出来的一样……

    “滴答……滴答……滴答……”

    密集的血液向潺潺流动着的小溪不断的滴落在实验室的水泥地面上,汇集成一个有一个深浅不一的血泊,即便是如此前赴后继的血液仍然向下滴落着,继续落在大大小小的血泊上,发出噼噼啪啪的脆响,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朝着四面八方发散着,在我周围的空气中,将浓浓的血腥气息迅速的扩散开来。

    不仅如此,原本牢牢的盖在玻璃窗上面,防止玻璃窗扑腾起灰尘的白色窗帘,突然紧紧的贴近了窗户,随即又缓缓的在其上形成了一个有一个诡异的凸起,而是不光是我正对着的这一扇窗户,所有的窗户上覆盖着的白色窗帘上都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凸起,就好像这些玻璃窗在慢慢的凸起一般,诡异的让人心颤不已……

    不一会儿,就听得呲啦一声,覆盖在玻璃窗上的白色窗帘突然齐齐的跌落在了地上,露出了其后一直若隐若现的玻璃窗……

    而就在窗帘突兀的掉落的那一瞬间,我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了,要不是还抱着王笛,我腿一软可能就要跌坐在地上了。

    因为此刻的我看见……

    原本应该是光滑的镜面的地方,却多出了一个有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而且这个人头上已经没有一丝一毫可以辨认的特征,没有了头皮,没有了头发,甚至也没有了脸皮,就这样血淋淋的出现在我的眼前,看上去尤其的恐怖,也尤其的恶心。

    我刚想要做些什么,周围的黑暗中再次有了动静。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沉寂了好一会儿的实验室脸又再次出现了密集而且局促的响声,咚咚咚的声响,像一个又一个嘈杂而且没有任何规律的鼓点,在我的身边发散开来,那厚重的程度就好像有许许多多的人在不怀好意的向我走来……

    在这样的坏境和氛围下,我很难生起改变自己现在位置的念头,更别说逃跑了,因为从周围的声响来看,我已经被包围了!

    而此时蜡烛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烛光更是摇曳的更加厉害,微弱的烛光给我的感觉就是随时都有可能陷入熄灭,而以我现在的处境来看,如果烛光一旦熄灭,将会发生什么,我心里实在是没有底。

    “呼呼……”

    就在我对摇摇欲坠的烛光很是担心的时候,我的身边突然传出了一阵急促的吹气声!

    房间在这刹那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我艹,什么情况!”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弄得头皮发麻,为了自身的安全,我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前去检查一下,甚至试试将蜡烛点燃。

    我缓缓的朝我放蜡烛的桌子的方向走去,还没等我走近,那咚咚咚的声响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诡异的滚动声,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倒在我的周围,感受到周围突如其来的改变,我心情更加的紧张,也越发的小心翼翼起来。

    还没等我走出几步,就被一个圆滚滚的东西给绊倒在地了,那种圆溜溜的触感让我一下子明白,绊着我的东西是一个头颅。

    鉴于之前就被窗帘后突兀出现的头颅给吓麻木了,所以这次倒不是很紧张,当我试着用手,想要把这个头颅给移开的时候,实验室里面的灯突然亮了……

    那盏我刚进实验室就想把它打开的灯,在这个时候突然亮了……

    当我好不容易的从这片黑暗中适应过来了时候,我手上紧紧握着,还没来得及扔掉的那颗头颅突然间挣扎的动了动,我很是艰难的看向我的手,随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我被这眼前的一切吓得瘫倒在了地上,近在咫尺的恐惧,让我的脑海一时间变成了一片空白,这个头颅上的那张脸我一点都不陌生,甚至在这几天我还通过各种途径看到过很多次,尤其是这颗头颅上残留着的被钝器贯穿过的狰狞血洞,即便是现在看来都很是触目惊心。

    即使他的表情在此刻的我看来很是痛苦,甚至扭曲在了一起,但是丝毫不会影响我对他身份的判别……

    因为他就是王东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