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四章 回到曾经那个实验室
    看了网上显示出来和这件事情有关的报告后,我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激荡起来,这倒不是因为我知道了阴穴的怨气中枢可能存在的地方,而是突然有了一种危机感,这种危机感强烈的让我的整个身体都被刺激的有些不自在,就好像有一种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的预知感在不断的左右着我原本很是坚定的心防。

    怎么说呢,我也不是一个第一次进入阴穴的人,更何况我也算得上是波浪酒店这个阴穴控制者的下一任候选者,身上还有一张因为阿丽的原因,那个黑衣人才给我的类似于作弊性质的阴穴须知。

    阴穴须知上说,成为阴穴的控制者很简单,之所以要得到领头鬼的认可,只是因为我们对于阴穴而言毕竟是外来者,阴穴有一种类似于排异反应的防御系统,只有化为了阴穴的一份子才能够免受这个阴穴的的攻击,而当你要妄图夺取这个阴穴的怨气中枢,想要成为阴穴的主人的时候,就会受到阴穴的抹杀,这也就是为什么阴穴的中枢会有一个怨气中枢的别称的主要原因……因为阴穴的领头鬼就会镇守在那附近,抵御外来者对阴穴的入侵。

    这也是为什么成为阴穴的主人必须要的到所有领头鬼的认可的主要原因,而现在摆在我面前我的最大的难题,不是能否找到阴穴的怨气中枢,而是怎样才能成为阴穴的主人……因为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如果想要从这里出去,达到幕后黑手预期的目的,恐怕非成为阴穴的主人不可!

    王笛很是担忧的看着我,有些一筹莫展,在波浪酒店里面,王笛也见识过领头鬼的能力,知道他们的实力究竟有多么的强悍……那不是废话吗,阴穴里面的每一个鬼都是厉鬼,都不是她这么一个鬼粮,还有我这么一个只看过一次道士手册的半吊子道士能够对付的,更何况我们要对付的可是领头鬼……

    光是这样想一想,我就被这个任务的艰巨性给压的喘不过起来了,不过已经走到这个这个地步,再退缩也晚了,还不如硬着头皮走下去,还有完成这个任务的一丝丝可能,放弃就等于将自己的命交给立场不明的幕后黑手任意处置,我可不愿意。

    其实……就是因为如果不沿着这条道走下去,我就没法活下去,不得不走下去罢了,要是可以退缩,鬼才会傻到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不过让我很是疑惑的还有一点,为什么郑国锋那些早已经死去的厉鬼听到我说人话,并没有感到奇怪,而且我在失去了幕后黑手鬼迷心窍的保护后,也没有看见有哪怕一个鬼出现在我的面前,对我发动进攻,就好像我在波浪酒店遇到的那一切一样……

    可恰恰相反,在这个阴穴行走的我,完全就像在自家的院子里面行走一般,是那般的静谧和安详,没有感到哪怕一丝危险的征兆,除去我现在要去做的这件事以外。

    既然明白了我此行我的目的地,我也不再磨蹭和王笛一起快速的朝着实验室跑去,实验室里面也是空荡荡的,没有看到一个人影,除了那些曾经算是人的尸体标本除外。

    这个学校实验室的最底层就是一楼,根本就不像其他学校的实验室那样,还有一个地下室来存放一些易腐的东西,如果是换做其他人,想要去实验室的地下进行查探,没有一些特殊的工具恐怕是不太现实的。

    而我就不一样了,因为我有一个与众不同的鬼仆。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像这几天这样将王笛视若瑰宝,毕竟在这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拥有一个可以一个人形挖掘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经过王笛很是轻易的吞下去和吐出来,实验室原本很是无懈可击的大理石地面,就这样慢慢的变成几块石块杂乱的堆在了一边,借着这个机会,我和王笛顺利的进到了实验室的地基里。

    经过了多种方法的试探,最终很是诡异的发现原本在新闻报告里面曾出现过十几具死尸的地基里,不仅没有所谓的死尸,就连阴气都没有多少,更别提我们要找的怨气中枢了,连影子都看不到。

    怎么可能会这样?

    原本很是紧张的我,在遇到这样的情况后,心情顿时坠落到了低谷,一时间很是压抑。

    “主人……你说会不会你遗漏了什么?”王笛看到我一下子变得很是滴落,象征性的安慰着我。

    我冷笑了一声:“呵呵……我怎么可能会搞错,难不成会有两个实验室?”

    等等……

    似乎……

    王笛刚想说什么,但被我冰冷的目光给瞪了回去,并不是弄错了什么,而是新闻报道弄了一件事。

    学校以前曾有一个实验室,就是婉儿曾经自杀烧毁的那个实验室……

    如果细细的捋一下时间的脉络,学校挖掘的出尸体的那个地基并不是新建的那个实验室的,因为新修建的实验室需要的是打下地基,怎么可能还会去挖除地基,再说了要是在打地基的时候,发现其下尸体,怎么可能还会将实验室建在那里?

    所以说,挖出尸体的那个实验室……

    就是那个已经消失的废弃实验室!

    我上次进入那间实验室是在婉儿的引导下走上鬼路这才进入的,而如今没有了引导,我究竟要怎样才能进入呢?

    眼见的一条通往终点的路,再次在我的眼前被硬生生的折断,一时间我开始焦躁了起来,王笛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点向我问清楚了缘由后,冲我笑了笑,告诉了我那个实验室的进入方法。

    原来那个实验室是由于怨念的聚集才存在的,就相当于处在一个阴阳交接的点上,就和肖小东的那座鬼宅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也就是说……

    如果没有鬼在其中引导我走上鬼路,是不可能进入那间已经消失了的实验室的。

    但是如果能将我的阳气浓度降到和那间已经消失了实验室同样的水平线上,那间实验室就会像肖小东的鬼宅那样出现在我得面前。

    我还没有任何的反应,王笛的嘴唇就和我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我只感觉到我的体内,有一阵阵暖流快速的涌向我的嘴唇,朝着王笛的身体涌去,一种难以言喻的虚弱感慢慢的浮上了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王笛也适可而止的和我分离开来,我还没来得及去好好看一下王笛此刻红透了的脸颊,也没有来的及去感受一下刚刚才结束的那一吻,就瞧见我的不远处,陡然出现了一栋破旧不堪的楼房……

    楼房上挂着一个熟悉,带着破败和久远的气息的木牌,遒劲的字迹冲破了时间的桎梏,告诉我,这就是那个已经消失了的实验室……

    我还是再次回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