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一章 这里是阴穴!
    我再次从执念中清醒了过来,就看见王笛又吞噬了一道执念,然后向我冲来,我很是干脆的对她服从命令的坚定态度表示了感谢,然后一脚将她踢飞了老远,指着她破口大骂道:“你以为我是超人还是什么,能经受起这么多次的执念震荡,再这样下去,我不死都要上天,拜托了大姐,你做事还是要动动脑子……你在我身边呆的时间也不短了,什么都有所长进,就是智商还在原地,我都有点怀疑,你是不是王子卫的鬼仆,就和他一个德行,脑子里想的都是些奇葩的东西……”

    王笛被我数落了一通,怯生生的开口了:“主人……我的脑子里面想的都是你……”

    我翻了翻白眼,认命的坐在了地上,又陷入了沉思,王东升和教导主任的执念在这里,我倒不是很意外,毕竟他们的尸体都是在这个旗杆上被发现的,可郑国锋的执念诡异的出现在这里,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因为郑国锋现在还好好的呆在阶梯教室,在鬼迷心窍的帮助下,正和他的小伙伴撕逼撕的正高兴呢,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就死了,然后执念还出现在这旗杆上。

    莫非……

    一想到这种可能,我整个人蹭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心情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激荡起来了,这个结果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必须得经过多次验证,我看向王笛,正准备叫她继续开始行动的时候,我的脑袋猛地传出了一阵剧痛,不用想都是因为前两次的执念入体,引发的执念震荡产生的副作用。

    我很是不甘的看了看王笛,又看了看那旗杆,心里越发的焦躁起来,幕后黑手虽然没有给我限定时间,但是我本能的知道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了,每耽搁一天,就离危险更近了一分,若是不能尽快的破除这个局,最后不光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甚至可能也难逃一死,指不定会和他们一样挂在那根旗杆上,想想就觉得恐惧和恶心。

    这时候,王笛突然开口了:“主人……我倒是有一个建议,你在这件事件里面和他们不同,一还有道士这一个身份,那个幕后黑手并没有限制你不能使用和道术有关的东西,你完全可以……”

    王笛的话顿时给我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虽说我并没有从燕长弓那里学到任何有用的东西,但是在阿丽和燕大的启发下,我还是勉强会画几张道符,其中有一种稳定执念的清心符,真好在这个行列中。

    我让王笛将我放在寝室里面的朱砂笔还有黄纸拿了出来,就席地而坐,画了十多张清心符,就和王笛继续进行了我们的行动。

    将清心符贴在了我的身上后,原本疼的就快要分成两半的脑袋,瞬间变得正常了起来,甚至思考起来,脉络都变得清晰了不少,为了尽快得出结果,我叫王笛再看见我即将清醒的时候,不用等我醒过来,就继续的传送执念进入我的意识海。

    王笛点了点头,再次向我的意识海飘去……

    就这样我看见了那个在学校水吧里面的那个服务生,在一次和朋友去酒吧聚会的时候,无意识的喝了一个陌生人递过来的饮料,就昏昏沉沉的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二天才发现自己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光着身子睡在了一起,更要命的是,那杯饮料中还掺杂了毒品不说,身边这个男人还有梅毒……

    就这样一夜之间,这个本来在学校里面享受着众星捧月一般待遇的女人,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贞操,还染上了毒瘾和性病,这是每一个正常的女人都无法忍受的,于是在一天夜里喝了过量的安眠药的她,就再也没有醒来……

    两个学生会的正副主席是一对双胞胎,则是因为平日里参加的活动太多,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在学习上,期末考试中挂了几门,他们的父母都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商业精英,本来自己的儿女只考到这种学校,就已经丢他们的脸了,结果期末考试居然还挂了科,寒假的那短短的一个月里,就受到了好几次的打骂,再加上亲戚朋友来串门,询问他们成绩时,父母那嫌弃还有刻薄的话语,让平日里身为佼佼者的他们,再也不堪忍受,最后在家里没有人的时候,打开了煤气,在一氧化碳的作用下,脸颊满是红晕的离开了这个人世……

    一个有一个死在旗杆上的人,还有那些原本还好好活着的人的死前悲惨的遭遇,在我的脑海里像电影一样一部有一部的切换着,我看着很是心疼,却又无能为力,毕竟我只是一个旁观者。

    而胖子猴子杰少三人,的确是死于给我买蛋糕时的那场车祸,只不过时间是三年前,和我的记忆整整相差了三年,这三年的落差,让我的心脏出现了一个厚厚的空洞,空的我尤其的心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旗杆上密密麻麻的执念就只剩下一个了……

    这两个人也是我在这个学校里面最为重要的两个女人之一的——王璐。

    执念里的王璐和我认识的那个王璐没有任何的区别,但她是死在和他男朋友分手的那天。

    她很爱她的男朋友,而她的男朋友的家庭状态不是很好,所有本应该是男朋友支付的花费,在他们这里,统统都是王璐给的,王璐给他租房子,给他买衣服,给他想要的,甚至每个月还给她一笔零花钱……

    而直到分手那天,王璐才知道她的男朋友在一开始接近她的时候,就是为了她的钱和一个与室友间一包烟看能不能泡到她的赌注,而她男朋友不是舍不得花钱,而是舍不得在她的身上花钱,甚至把王璐给他的钱都拿去养了别的女人……

    在她即将自杀的那天,她最后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而我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经历了死亡电话那一档子事……

    当我流着泪从意识海里面挣脱出来的时候,王笛虽然不知道我看到了些什么,罕见的没有说些惊为天人的理论,温柔的将我揽进怀中,轻声的安慰着我。

    很快我就稳定了情绪,从王笛的怀里挣脱了出来,看着王笛,脸上没有了一丝笑容。

    “这个学校不是什么鬼校,而是一个怨念的聚集地……也就是阴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