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章 迷(二)
    此时的教导主任看上去要比这段时间看上去要稍显富态一点,那个红光满面,肥头大耳,脑满肥肠,尤其是那纨绔子弟的作风,活脱脱的就和二师兄下凡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

    只不过他现在穿着的是白大褂,而不是教导主任标配的西装皮鞋,看上去他现在是在医院,还没有到学校去工作。

    此时的他正拿着一个电话在那里不断的说着话,从话筒的另一端,我可以感到和最近的我感受到的来自全世界最为深沉的恶意截然不同的态度,那来自全世界最为深沉的善意,听得我那是鸡皮疙瘩直冒,而教导主任则听得飘飘然,简直都要上天了,一个劲儿的点头称是,保证会圆满的完成这次手术。

    电话挂完后,教导主任擦了擦因为兴奋而不断的从额间冒出来的倒映着幸福的红光的肥油,走进换衣间进行术前的最后准备,一进换衣间,里面那些和他同样的要进行这次手术的医师还有助理们,都真心实意的奉上了发自内心的赞美,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次手术的对象是一个中央领导的亲戚,由于这次手术的复杂程度很高,整个医院就只有教导主任能够完成,而那个中央领导许诺……

    只要教导主任能够将这手术圆满的完成,他就会直接破格让他当上医院副院长,本来教导主任资历和能力都已经能够胜任副院长这一职位了,而就是缺少一个契机,更何况教导主任平日里对同事们非常体贴和友好,医院的领导对他的表现也是相当的认可,所以整个医院都对教导主任即将到来的升迁表示祝贺。

    这次手术虽然复杂,但是和教导主任手上遍布的老茧还有十几年的临床经验比起来似乎很是微不足道,所有人都不认为教导主任会失败……

    直到半天过后,手术台上那个病人再也没能下来,而心情跌落至谷底的教导主任看着眼前那张死亡通知书感到整个世界都是黑暗……

    经历了十多年来第一次的失败,教导主任不仅断绝了升迁的可能,也再不敢拿起那柄陪伴了他十几年的手术刀……

    院长找他谈了一次话,得知了他的情况后,在遗憾之余,还是尽其所能,给他在医学院找了一个教导主任的职位。

    长达一年的沉寂,教导主任才慢慢的适应了新的生活,当他再次对未来充满着希望,努力工作,积极的处理事务,赢得了全校所有人的口碑,重新找到生活的意义,都快忘记了那次失败,再次面临着升迁的时候,生活再次给他开了一个玩笑。

    那个曾经委托他,让他给他亲戚做手术,并许诺给他升迁的中央领导,却通知了所有大型医院的领导还有所有医学院的领导,让他们不能重用他,迫于压力,学校领导只能在肯定教导主任的能力的同时,告诉了他这个残酷的现实。

    教导主任的世界在那一天彻彻底底的崩碎了,崩碎的还有他所谓的梦想……

    那段时间,所有人都看见教导主任拼了命的工作,很少出办公室的门,为数不多和外界的交流仅限于帮忙传递文件。

    所有人都以为他想用工作在证明自己的时候,直到有一天,扫地的阿姨在办公室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对未来充满绝望的他,自杀了!

    执念的尽头同样是一道带着无尽吸扯力的褶皱,将满是怨气我的教导主任的鬼魂吸了进去。

    场景转换,我再次睁开了眼睛,王笛看着我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死死的捂着的脑袋,眼睛里满是担忧。

    我看着旗杆上已经已经消散了不少的负面情绪,咬了咬牙,冲这王笛点了点头,王笛迟疑了一下,还是顺从了我的想法,又带着一股执念进入了我的意识海。

    千篇一律,在那似梦非梦的一瞬间,我再次进入了一个很是陌生的场景,也不是学校。

    “妈,爸爸究竟是怎么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冲着一个不住哭泣的女人询问着,一脸的焦急,而那个被称为妈的女人看着眼前这个孩子的面容,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老公,哭得更是伤心了,许久之后才泣不成声的说道:“你爸前一段时间,咳嗽的时候老是要咯血,最开始以为是重感冒,就没太在意,就只是随便买了点感冒药撑着,前几天在工地上做工的时候,一下子晕倒了,送到医院里去检查,才发现是肺癌晚期,该借的钱,该借的人,我都借遍了,甚至连房子都抵押出去了,钱都还是不够,我究竟该怎么办啊!”

    眼前这个背对着我的男人看着自己年迈的母亲无助的哭泣的样子,脸庞上也洒下了大滴大滴的泪痕。

    “妈,我会想到办法的?”

    “你能有什么办法,你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本应该有你自己美好的前途,可是因为我和你爸的拖累,我可能连你明年的学费都凑不齐了,哎……究竟应该怎么办啊!”

    做妈的一想到这里,哭的更伤心了,可是哭又有什么作用呢?

    这个家庭和大部分的农村家庭一样,做父亲的都是顶梁柱,一旦顶梁柱一踏,这个家离垮下来也就不远了……

    “妈,我回学校了,我会想到办法的!”

    这个男人说完这话,也不迟疑转身向外走去,熟悉的脸庞让顿时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这人居然是郑国锋!

    郑国锋死了?

    我很是惊讶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想要拦下他却使不上一丝力,才发现自己还处在他的执念里,只能一直这样的看下去。

    时间推移……

    “郑国锋,身为学生会主席的你,应该知道将学校的经费挪作他用,且不归还,是怎样严重的后果?”

    “知道,我这样做,只因为……”

    “够了,明天在全校做检查,收拾东西走人,在三天内将钱带回,就不追究你的刑事责任,如果交不出钱,就让警察处理,现在给我滚!”

    第二天……

    郑国锋站在主席台上将检讨念完后,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看着一旁的校领导,摸出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砰的一声,倒在了血泊里面再也没有起来,手中紧紧握着的手机上,还显示着刚刚发出去的短信:“妈,钱已经打到你卡上了,安心给爸爸治病,不要想我,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