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九章 迷(一)
    刺目的光线,还有突如其来的场景转换,让我的大脑还有视网膜,一时间没有跟上这个如风一般的节奏,思维就这样很是微妙的陷入了一种停滞的状态,直到耳边那阵轻柔的女声再次响起:“主人……主人,快醒醒,快醒醒!”

    我一个激灵这才猛地回过了神来,抬头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入目处是王笛那张写满了担忧的面庞,眼睛里更是因为我长时间没有回应,急的积满了大滴大滴的泪水,都快要决堤了。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不由得一暖,虽说王笛这个鬼,做事不靠谱,也没有多大的能力,又喜欢贪小便宜,但是抛却这些,对我真的是一片真心,不论我平时是怎样对她的,只要我一有事,伤心的是她,尽一切办法想要帮助我的也是她……

    我轻轻的拍了拍王笛的脑袋,心里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对王笛好一点。

    王笛被我轻轻的拍了一下,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才发现我醒了过来,一脸的忧伤瞬间烟消云散,又挂上了她特有的贱贱的笑,看着她一张一合,明显是要说些什么的架势,我的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只要她开口说了这句话,就会挥霍掉我好不容易对她积攒下的好感和愧疚感……

    但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总是对的。

    “主人主人,你总算醒来了,刚才担心死我了,我以为你执念上脑,醒不过来了,一想到你卡上还有那么多的钱,而我不知道密码,就觉得心好疼好疼……”

    “我会让你更疼,特么的……给我死一边去!”

    王笛就这样让我一另外一种发泄的方式,表示了我的感激,没过好一会儿,王笛摸着有些酸胀和发肿的脸,再次的坐在我的面前,眼睛里面再次蒙上了一层泪花,这次的感情似乎比上次要真挚上一点了。

    “话说主人,我刚才叫了你好半天,都不见的你从昏迷中醒来,说实话真的吓死我了!”王笛很是认真的看着我,一脸的委屈。

    我看了看她,揉着不断突突跳着的太阳穴,感觉到自己的脑袋经过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切,疼的有些不像话,就好像随时都可能裂开成两半一样,虽说我在王东升的执念里可能呆了一天的时间,但是这种情况就和梦与现实差不多,应该不会持续多久才对,我皱了皱眉头,看着王笛,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之前叫了我很久?”

    王笛像小鸡啄米一样,死命的点着头,态度很是诚恳,很是务实的说道:“我喊了你差不多二十声,然后看见你的表情十分痛苦和狰狞,就……就好像发现了自己即使有一夜七次郎的本事,加起来都不到五分钟那般,吓得我那个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的那个厉害啊。”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王笛,然后提着王笛的衣领就把她拉到了我的身边,很是冷静的用最为原始的方式,展现出了我对王笛说出的这一席话的态度。

    “王笛,你的话确实是从实际出发,我看得出来你没有骗我,只不过二十次加起来有一分钟吗……还有你最后的那个形容是什么鬼,所以……你还是继续死一边去吧!”

    这次的没过好一会儿,要比上一个没过好一会儿要稍微的长上那么一段时间,王笛这才擦着身上的会,摸着看上去就很酸痛和彻底肿胀的脸,再次坐回了我的身边,这次她并没有贸然的开口了,因为有自己这个前车之鉴在,再不小心点说话,她的脸可能都会被打不见。

    我望着原本在这个时间段里面,应该是人来人往的操场,此刻竟然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丝学校的感觉,和学校里应该有的生气,只有不远处那根傲然的直刺苍穹的旗杆,依然在属于他的地方,宣告着这个学校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那根旗杆,我又想起了梦境中那一幕幕让我心寒的场景,如果那件事是真实发生的,那我那段时间又在干什么呢,算下来,那是的我应该也在学校里面,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偏偏只瞒住了我一个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对于这个学校来说,究竟是属于一个什么角色,是救世主……还是一个无足轻重,用来试水的小炮灰?

    不论这个学校究竟发生了什么,我都在这个学校里面生活了快接近四年了,虽说我已经离开了这个学校,已经退学了,但也不妨碍这个学校在我的心中一直是第二个家的地位。

    猛然间,一个又一个明显的事实告诉我,我在这个学校经历的一切事情,都和学校里面的人是不一样的,我和这个学校里的一切都是格格不入,甚至可能只是这个幕后黑手通过鬼迷心窍给我营造出来的假象,任凭我再是多么的坚强,也不可能让自己在短时间里面走出这个事件带给我的阴影。

    不过,现在想这么多,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想想该如何破解这个局,纵使我只是幕后黑手布下的局里面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旗子,可我还是得尽我所能做出一些能使我尽快跳出这个棋盘的举动,即使是无济于事,但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

    于是我再次梳理了一下刚才进入王东升执念时发生的那一档子事,还有最后我从那执念里面脱离出来之前不久的那个诡异的场景,那个带有很强的吸扯力的褶皱让现在的我还有着很强的畏惧感。

    如果说这里只有王东升一个人留下的执念的话,那毫无疑问,这所学校里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是王东升一个人进行复仇计划时做下的,但是旗杆上可不仅仅只有这一份执念……

    再说了,按照这个凶杀案的死亡顺序,王东升并不是第一个死的,相反到目前为止,他还是最后一个,所以说……

    我再次走向旗杆,那份熟悉的痛苦还有绝望再次向我袭来,我冲着王笛点了点头,王笛迟疑了一下再次吞噬了一份执念……

    在熟悉的黑暗与场景变换后,我再次睁开了眼睛,当我看清楚入目处的那个人的面容时,我的全身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因为,这个人是教导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