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七章 残酷
    “辅导员,你——”

    王东升这才将颤抖的手从自己的耳朵边轻轻的放下,任由它无力的垂在自己的身体两侧,看上去更像是被辅导员的话,给震惊的无力回应。

    辅导员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话给王东升带来了多大的伤害,他翘起了二郎腿,从桌子上的烟盒里又抽出了一根烟,慢悠悠的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冲着满脸被泪水所浸润的王东升,重重的吐了一口,带着极大的嫌弃的烟圈,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没好气的说道:“什么样的人就特么的有什么样的待遇,你被打是活该啊,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是一个什么东西,你身上那股犯罪分子的气息,就是我理你这么远都能闻到,真特么的让我恶心……对了,你不是想要问我,你该怎么办吗……我是真心实意的劝你早点退学,也不要想着转班了,没有哪个辅导员会愿意你去他们班,你硬要死赖在我们班,那么对于你所遭受的一切,我只能表示抱歉了,这可是你自己选的。”

    “辅导员,你怎么能这样说……”王东升被眼前这个男人的话,刺激的有点头重脚轻,“我不是小偷……我也不是犯罪,我的父亲是我的父亲,我是我,我也不希望他去偷东西,也不希望他被警察抓走,有今天的这样的结果……但我并不是他,我也改变不了过去发生的事,我之所以选择留下来,就是想要改变我现在的处境,辅导员……求求你帮帮我好吗……”

    “够了!”辅导员一下子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狠狠的将面前的桌子往前一推,电脑桌在这股大力的作用下重重的撞在了王东升的腹部,险些将王东升撞倒在地上,而辅导员就这样看着王东升捂着肚子站在自己的不远去,面色狰狞的吵他咆哮道,“你以为就你想要改变你自己吗……你以为老子做完博士后期研究,跑到这里来当一个辅导员是吃多了没事情做吗,你知道这所学校的资历对于我的发展有多么大的意义吗,眼看着我混完这一两年,就可以去竞选院士了,就特么的因为你那个小偷父亲的那一档子事,让我几年的努力就这样泡汤了,你还特么的在我的面前告诉我,你想要改变……你特么的怎么不去死啊!”

    王东升来到这办公室,本以为会得到辅导员的理解和安慰,可当他看着眼前愤怒的快要将他撕碎的辅导员,满脸淤青的脸,变得尤其的苍白,上面夹杂着痛苦,无奈,失望……自然还有一丝丝不甘:“辅导员……我知道我给你,给班级,给学校带来了很多不好的影响,但那真的不是我想改变就能改变的啊……对,我的父亲就是一个小偷,这我承认,可他那样做,也有他的苦衷,也是他的无奈之举……辅导员,我求求你们,给我提个机会,不要用有色眼镜看人好吗……我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

    “给你机会?”辅导员收敛了一下脸上狰狞的表情,不住的冷笑,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那谁给我机会,谁给我带的班级机会,谁给这所学校去除这个污点的机会……呵呵呵……不要用有色眼镜看人,在这个社会上,不光是我们,无论是谁在看了你的相关资料后,都会知道你过去发生的事,都会用有色眼镜看你,再说了,你是学医的,哪家医院会要一个肮脏的小偷?不对,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开办的企业,都不会让你这样的小偷去哪里上班,你连去搬砖的机会都不会有,你只能去捡垃圾,每天都去和你的同类打交道!”

    “辅导员……你怎么能这样说……你知道我的父亲为什么会去偷吗?”王东升看着一脸冷意的辅导员,突然间变得激动了起来,“我的母亲在一次做农活的时候,从山坡上滚了下来,脊柱受了伤,从那天起就没有从床上站起来,而我的家里就只有我的父亲有能力赚钱,可他没有什么文化,只能给包工头打工,辛辛苦苦打了一年的工,却被包工头将工资扣了下来……你能体会到我的父亲去包工头家里要钱,被包工头赶了出来,去报警,警察不管,反而在回来的路上,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打成了重伤,你能体会到我父亲的感受吗?”

    王东升说到这里,往前走了一大步,近乎于贴在了辅导员的脸上,几乎是声嘶力竭的说道:“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再说我的父亲了……我的父亲做错了什么,仅仅是从那个包工头家里拿走了本就应该属于他的钱,他做错了什么……就是因为我家里没钱没权没有后台没有关系,就应该被欺压,就应该被欺负,被打骂,就连他们的家人都要蒙受屈辱……你们就知道用你们所谓的正义感来折磨我,为什么就不去指责那些人呢,你们的事情,就是事儿,我的事情就特么的没人管,你们还是人吗……照我看,你们就和那些包工头没有什么两样,都特么的是人渣,都特么的该死,老子受够了,我要杀了你们!”

    王东升情绪越说越激动,言毕双手死死的掐住辅导员的脖子,似乎是要把辅导员的脖子掐断,只不过他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实力还有自己的身体状况,辅导员只是轻轻一脚踹出去,就让王东升倒飞出去了一米远。

    不过辅导员一脚踢出去后,就没有了其余动作,只是用一旁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的脖子,冷冷的说道:“在我的办公室里面大吼大叫就算了,还特么的敢打老师,从你的话还有举动中,我特么的算是明白你是什么货色了,就和你那小偷父亲是一个德行,都是社会的渣滓废物,现在好了,你也不用在学校里面忍受其余人的毒打了,我一会儿就去向学校建议将你开除,到时候你不想走,也由不得你了……”

    说到这里,辅导员可以停顿了一下,得意的指了指身后的监控器,笑的很是开心:“小杂碎……这个监控器录下的视频,并没有声音……等着被开除吧!”

    辅导员的话一落,整个办公室里面的温度似乎都降了好几度,而躺在地上的王东升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一丝血色……

    有的只是心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