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叫你滚出去啊
    “你们又要做什么,我就不明白,我哪里招惹了你们,啊——”

    被打的那个人,在发出了很短的质疑后,就被愈加猛烈的拳打脚踢打得再也说不出话来,唯一能从口里不由自主迸发出来的,也只有让我这个不明所以的旁观者,都感到于心不忍的惨叫声。

    我一睁眼就见到这一幕场景,心里也是一阵惊慌,当即就想要冲过去阻止这群施暴者,却在几次挣扎后,发现我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这才反应过来这里似乎是在某个人死前惨留下来的执念里面。

    那动手的人非但不因为那个被打翻在地的人发出的惨叫而稍微的控制一下自己拳脚相加时施与的力气,反而还尤其兴奋的在那人的惨叫中,加快了自己的频率还有击打的力气,看他们丝毫没有一点儿不忍的模样,就好像他们此刻做下的不是一件暴行,而是一件大快忍心的壮举。

    被打的那个人,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打他的并不是只有四手,而他也不是只有双拳来应对,他即便是脚都用上了,也不能左右他被暴打的局面。

    而在那几个人用力的击打和用脚猛踹之际,被打的这个人不由自主的侧了侧身体,露出了满是淤青的脸庞,通过他大致的五官,我还是很快辨认出了他的身份。

    这个被打的人,是王东升!

    而这里是王东升的执念!

    “艹,你特么的,还敢插话,哪里招惹了我们,呵呵,你难道就不知道,你进这个学校,和我们在一个班,就招惹了我们,还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还要不要脸啊,一个体内留着小偷血液的小杂种,就不要妄图把你的身份抬到可以和我们问原因的地步,你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是你最大的错。”

    王东升听了他们的话,气的全身都在颤抖,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反抗,捏着拳头就从地上翻了起来,向那几个人冲去:“我要杀了你们——”

    但就在下一刻,王东升就被一脚踹翻在了地上,身体猛地抽搐着,看那样子似乎被伤的不轻。

    “哟,还想反抗,触碰到你的痛处了是吧,你就是一个留着小偷血液的小杂种,要不是你的那个小偷父亲在被抓之前,还来学校来看你,还把警察带进来学校,我们医学院怎么可能有留下犯罪记录这样的奇耻大辱,要不是因为你这一颗老鼠屎,我们班级怎么会次次都评不上优秀班集体,我们班上入党的名额怎么会衰减,我们的班上为什么老是会丢东西,都是因为你……说,你到底滚不滚出我们班!”

    王东升吐出了嘴里的一口冒着泡的唾沫,咬着牙齿,从牙缝里面蹦出一句话:“除非我死了,否则我永远不会离开!”

    看着王东升已经被打的口吐白沫了,那几个人隐隐约约有了收手的迹象,但王东升说出的这句话,再次激起了他们的怒火。

    “我艹,真是贱骨头,还特么的嘴贱,特么的,今天谁不给我下死力气的打,我就和谁急!”

    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再次落在了王东升的身上,不断喘着的粗气,叫骂声,一声比一声更凄惨的叫声,在他们的周围像浪花一般传的越来越远,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愈来愈多的人被这里的动静给吸引了过来,以至于这里被围的水泄不通,就好像有什么重大的活动正在举行一般。

    可预料中的劝架情形并没有发生,相反这几个施暴者反而越来越来劲了,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这件可以算的上校园暴力的事,得到的回应只有叫嚣,起哄,甚至还有叫好……

    我就这样静静的在原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就算叫破喉咙,他们也听不见,因为这里是王东升的执念,我仅仅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重现这一幕,并没有移动身体和改变眼前局面的能力。

    我只能感受到王东升怨念随着时间的推进不断的增长,同时也滋养着绝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人才在保安的介入下慢慢的散去,王东升被保安带到医务室,在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才缓了过来,拖着满是淤青的身躯向辅导员办公室走去。

    还没有进门,就可以听见办公室里面飘荡着的音乐,我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发生了这样的事,辅导员居然还窝在办公室里面听音乐?!

    王东升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隔了许久才传出来一声很是不耐烦的询问:“是谁,有什么事吗?”

    王东升本来就不是很好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惨淡,咬着嘴唇,好半天才张开了嘴:“辅导员,是我,王东升,我想和你谈谈!”

    门里面沉默了很久,似乎是很不情愿,但又不得不处理这件事一般,王东升在门外呆了好长一段时间,辅导员才让王东升进了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里面,烟雾袅绕,只见辅导员叼着一根烟,泡着一壶茶,用hifi放着歌,看着电脑上播放着的电影,一脸的不耐烦。

    “说吧,什么事。”

    “辅导员,我今天又被他们打了,自从我的父亲被抓了以后,他们几乎是每周都会打我一次,而到了今天,我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打,第几次被他们逼迫着退学了,我不知道,我究竟犯了什么错,我从来没有招惹过他们,我知道是我的父亲犯了错,但是并不代表着我会犯和我同样的错误……”

    说到这里,王东升眼里满是泪水:“我这一年都是在他们的打骂中度过的,我高中努力三年考进这个大学,是想要结识更多的朋友,想要有一个美好的前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打骂中度过,辅导员,求求你,帮帮我好吗?”

    辅导员抖了抖烟灰,看了王东升一眼,冷笑了一声:“好啊……退学不就好了吗?”

    王东升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颤抖的说道:“辅导员……你说什么?”

    而这时,王东升对面这个男人,吸了一口烟,将烟屁股往地上一摔:“你聋了吗,我叫你从这个学校里面滚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