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五章 进入执念
    我只感觉到从身体里蔓延开来一阵如海浪一般的恶心感,一大股绝望还有痛苦的感受猛然的涌入了我的脑海,一时间,我的整个人只感觉到这个世界在我的感官中翻滚了起来……

    “哇……”

    恶心,难受,痉挛,这三个看似重复却并不矛盾的感觉在我身上完美的演绎着,纵使我再有一个坚强的胃,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真实感受,张嘴就吐了一个稀里哗啦。

    我一边吐,一边捂着自己的肚子,踉跄的往后退着,直到一个冰冷的身躯将我死死的扶住,这才没有再摔一个四脚朝天,亦或是吐自己一身。

    许久,我才咽下喉咙间最后一点酸水,勉强扶着王笛站了起来,心有余悸的看着不远处的旗杆,再也不敢靠那么近了。

    “主人,刚才发生了什么,莫非你除了有神经病还有精神病之外,还有羊癫疯这隐藏的病史,怪说不得,张婶子会把你安排到这个学校来学医,依我看,以你这样的条件,也没有其他医学院敢要你了……”

    王笛看着地上那呈放射性的呕吐物,同样有些心有余悸,只不过我是针对那个旗杆,而她是针对我……

    我被王笛这个时候打的岔给气的都快上天了,本来胃就有点不舒服,再被她这样一弄,痛的越发的厉害,只能死死的捂着肚子,连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

    王笛看到我这样,以为我又要吐,立刻站的远远的,一脸嫌弃的看着我,就好像我是一个辐射源。

    我被她这奇葩的举动给气乐了,但也没有计较那么多,毕竟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而她随时都可以收拾,孰轻孰重我还是知道的,我再次皱着眉头,朝着旗杆走了一步,那种铺天盖地的痛苦绝望的情绪再次突兀的占领了我所有的感官,给我一种在旗杆上死去的所有人的负面情绪都在向我侵蚀而来的感觉。

    在旗杆上被串死的人,可是有七八个之多,而人在临死之前会留在人间的可都不是什么正能量,都是些什么对未完成事情的遗憾,对死亡的恐惧,还有一种潜意识的仇恨……

    这些负面情绪对人的执念都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如果接收多了,会同化人的部分执念,对人的执念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这也是那些收尸匠还有守墓人的精神状态和常人不同的重要原因。

    而我和普通人不同,我意识海里面存有成千上万的残念,甚至还有几个残魂,这些负面情绪对我的影响,他们倒是能为我分担不少,所以我除去了最初的不适应的因素后,身体就很快适应了下来。

    不过,没有过多久,我还是打消了继续从旗杆处散发出来的负面情绪中找到线索的念头。

    虽说,那个这些负面情绪的发散也是执念另一种形式的体现,但是任凭我怎样的放开心神,甚至想引导这些负面情绪进入我的意识海,让意识海从这些情绪中分离出我想要的到的东西。

    不过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顺利,因为虽说这些负面情绪很是温顺的跟随了我的牵引,进入了我的意识海,这一步顺利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在进行最后的剥离程序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这些情绪一进入意识海中就如同泥成大海,并没有在意识海内惊起一丝波澜,甚至没有引起意识海的排异反应,就好像这些负面情绪就是从我自己体内的产生的一样……

    就这样折腾了一小会儿,我竟然生出了一种绝望和痛苦的感觉,一开始我以为和之前那次一样身体又出现了什么不适的反应,又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原来这些负面情绪已经被我的意识海同化了……

    这是我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只得被迫中断以这种方法调查的方式,因为傻子都知道,再这样下去,我真特么的就要被这些负面情绪给弄疯掉了。

    我后退了好几步,退出了那些负面情绪所影响的范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皱着眉头看着不远处的旗杆陷入了深思,可越想越有些看不透。

    这些负面情绪明明对我不排斥,可就是无法像自己的东西那样可以随意调动,简言之,也就是说,这些可以说是执念的另一种体现的负面情绪,就好像在我的身边无所不在的空气一样,它们也不排斥我,也可以进入我的身体,也参与者我身体内的各种循环,各种生理活动,也时时刻刻的被我的各个细胞给同化吞噬……还有分离,但如果我运用我脑海里面的知识储备的话,即使它们时时刻刻都在我体内运动,我也不知道它们的具体组成还有里面蕴含着的东西。

    所以问题不是出现在这些负面情绪上,而是出在我的身体对这些执念的亲和性,出现这样不合常理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我的身体因为鬼心替代了心脏,还没有在道术上涉猎到意识海这个层次的时候,就较同阶段的道士来说,过早的开发了意识海,以至于对这些执念提早的做了过多的接触,以至于这些执念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就如同空气一般的普通,生不出最初那般的反应和排异性了。

    所以,我明明找到了那些死者的残留执念,却因为太过于亲和,反而无法查看,特么的,真是哔了哮天犬了,这种奇葩的事情都会被我遇到。

    也就是说,我还得依靠外物,而此时最合适的选择,也只有在身边的王笛。

    因为做了那么多无用功后,我才发现我遗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王笛虽然只是一个鬼粮,却有其他比她更强大的鬼没有的能力就是吞噬,而她一次性只能吞噬一样,所以说……

    她可以将我需要的东西从那些负面情绪中剥离出来!

    我将我的想法给王笛说了后,王笛一副“现在才知道我的巨大作用”的表情,打量了我好半天,张开嘴对着旗杆用力的一吸,一条银白色的光带从旗杆上被硬生生的剥离了下来,像一条闪烁着的流光,直直的滑进了王笛的嘴里。

    王笛一口吸完后,冲着我抛了抛媚眼,我恶心的翻了翻白眼,有些勉强的点了点头。

    王笛会意的眨了眨眼睛,身形一晃,回到了我的意识海,王笛一进入我的意识海,原本被她吞入口中的执念,瞬间在我的意识海内轰然爆裂开。

    一阵阴风袭来,我突然间感到一阵骤然而生的疲惫感,迷迷糊糊的就昏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变得很是嘈杂,将我从难得的熟睡中惊醒了过来,我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我的眼皮很是沉重,最后勉强撑开了一道缝。

    从模糊的视线中非常,我看到在我不远的前方,有几个人围在一起,似乎是……

    在殴打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