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三章 破局之法
    “吱嘎……吱嘎……”

    我的脑海里还在不断的回想着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身后响起了轻微的关门声,我一愣,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去,本以为会出现些什么,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

    正当我想要转身从二狗子的屋子里走出去,因为再在这里呆上个几分钟,我可能就会因为毒气入体,而窒息身亡。

    可这个时候,却惊讶的发现,本来被我大打开的门,不知何时已经被关上了,而且被关死了!

    我表情着实有点精彩,也没有试着去打开门,根据我的经验,肯定不会让我这么轻易的打开……

    只不过门突然就这样关死了,难不成还要放狗出来咬我?

    “哎哟喂……是谁啊,这个时候来打扰帮你大爷的清梦?!”

    我的耳边突入起来的传来了一阵阴风,一声幽怨却又有气无力的叹息,回荡在了我的耳畔,吓得我直打哆嗦,手心里都被弄出了大把大把的汗珠,其上更是血色全无,我也不敢回头,不知是害怕,还是不敢面对,很想往前面冲去,却很无奈的发现前面门是锁死的,这困境之中,我记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想要原地转圈,在那一瞬间,脑袋没有转过弯,一下子往后倒了下去……

    身后顿时传出一声惊呼,再次吓得我腿都夹紧了,一下子稳住了大部分的重心,然后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可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后退的身子一下子就停了下来,因为我……似乎是踩到了二狗子的脚!

    “啊——!”

    我吓的大叫起来,风头更是盖住了二狗子的音浪,叫了半天,觉着实在是拖不下去了,我硬着头皮,回头看去,就看见了站在我身后的二狗子。

    二狗子本来就比较黑,即使是被烧焦了后,也不是太违和,他穿着一身满是焦黑的汗衫,一大股烧焦了的气息还有二狗子特殊的气息,呼啸着向我冲来,让我即使和二狗子四目相对,也说不出哪怕一句虚情假意的话,只是将踩着他脚的那条腿移开,向一旁走了一大步,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我尽可能的在保持着镇静,看着眼前这个还有几丝人的神韵的二狗子,而二狗子摸着脚,同样在看着他。

    我们二人不知对视了多久,直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我的视线中……

    是……张婶子!

    张婶子看了看我,只是冲着我,点了点头,但也没有说话,走到了二狗子的身边,将手轻轻放在了二狗子的身上,一股带着有些暖意的气息从张婶子的手上,快速的向二狗子的身体流去,二狗子的脸上罕见的没有对张婶子充满敬畏,竟然很是享受的闭上了眼睛,脸上的痛苦以及身上的焦黑都在缓缓的消散着,直到化为了虚无。

    二狗子就这样在我的眼皮子下,恢复了正常人的模样,一如这之前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象。

    我终于知道我在这之前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真实身份,为什么都掐住了张婶子的脖子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因为张婶子的不知为何拥有一身可以修补其他鬼魂执念的阳气……

    “张婶子……你……”

    我尝试着去叫张婶子,想要问出点什么,但最终也没能问出口。

    张婶子回过脸来,依旧是那么的白白胖胖,看上去和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依然保持那副慈祥的容颜,但这张面容,让这时的我心里丝毫没有一点欣喜……

    张婶子是鬼,这已经是定局了,若在联合张婶子现在的身体特征,不难看出,张婶子现在……

    似乎是尸鬼!

    一个厉鬼都可以将我折磨的要死要活,尸鬼分分钟就可以捏死我,实力差距摆在这里,即使这个鬼是看着我从小长到大的婶子。

    张婶子看着我微笑着说道:“阿斌,我知道你现在是道士,知道眼前的一切代表着什么,但是你不用害怕,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之后就听张婶子又说道:“你不是发短信说,你这段时间不会回来吗,所以我就没有再耗费阳气让他们维持人样……既然你知道了我们的秘密,我们就不能再以这样的方式再陪伴你了……毕竟人鬼殊途,不能长时间的共处,否则会损耗你的阳气根本,哎……就不能在陪在你的身边了。”

    张婶子说到这里,摇了摇头,就不再说话了,他的话一落,我就感觉周围的空气瞬间降低了好几度,再看屋内竟然站满了人!

    那些面孔他都十分熟悉,皆是这栋楼中的住户,都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乡亲们,只不过在我知道他们的身份后,张婶子也没有费心给他们修补执念,就让他们以鬼的形态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看见他们一个个向我走来,和我做最后的告别:

    “阿斌,你以后要好好保重!”

    “阿斌,我们舍不得你!”

    “阿斌,不要担心我们,张婶子会好好的照顾我们的,倒是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好你自己……”

    ……

    ……

    ……

    我的眼眶被乡亲们朴实却尤其真挚的话语,刺激的流出了大滴大滴的泪水,哽咽着开口了:“我舍不得你们……”

    不知为何,真真正正的知道他们的身份,我的心里生出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不想和他们分开。

    张婶子被我的话逗得噗嗤一笑:“那就永远的记住我们!”

    话毕,手一挥,我的眼前一黑,一种像是从空中坠下的坠落感,充斥在我的身边,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就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但身边却没有张婶子他们的身影,只有一栋破败不堪,充斥着霉味的危楼。

    果然是鬼迷心窍啊!

    当我从楼道中出来的时候,全身的衣服都已被冷汗浸透了,全身那透骨般的凉意仍旧没有消散,这一切实在是太过可怕了,他竟然和在这栋被火烧的腐朽不堪,风一吹就可能会倒的危楼中生活了好几年,陪伴我的亲人还是一群早已死去的鬼魂。

    此刻我的心里,尤其的复杂,不知道是惶恐还是悲伤,甚至将我来这里的目的都忘记了还全然不知。

    “傻孩子,还是让人不省心,鬼的本质是执念,要调查鬼自然要从执念入手,那个学校是你的机遇,好好把握!”

    张婶子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一句话,让我再次楞在了原地。

    从执念入手?

    张婶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皱着眉头想了想,鬼的执念的确里面包含了人死前印象最深刻的事,确实对我破这个局有很重要的作用,可鬼的执念哪里有那么好获取的,除非将鬼杀掉或带入自己的意识海之外,就只有在鬼死的地方寻找了……

    我哪知道那些鬼是在哪里死的?

    我撇了撇嘴角,刚想感叹一下张婶子消息的无用性,嘴角的肌肉一下子僵住了……

    因为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很多个被串死在旗杆上的身影……

    那根曾染满血腥的银白色旗杆,不断的在我眼前晃动……

    而这时的我,终于知道该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