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二章 火灾遗址
    这一个设想一下子弄得我有些头皮发麻,随着一身的体温慢慢开始降低,隐隐让我有些发寒的时候,我已经走出了巷子,张婶子的小楼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内。

    虽说我想要的答案就近在咫尺,但是我的思绪却开始有些发散,目光也看到我曾经来来回回走了无数次的楼道……

    在我的印象中张婶子就是一个吃的白白胖胖,都好几十岁的人了,脸上居然都没有一点皱纹,全是紧实的肉,一点也不像其他老太太那样满脸皱纹,干瘪的骨瘦如柴的一个奇葩,平日里对所有人都很凶,就连二狗子这个从小和他混到大的人,每天都少不了一顿臭骂,更别说其他人了,而她从我很小到现在,从来没有对我摆出一副我是包租婆,我就要曰天的脸色,每次和她碰见的时候,她总会笑着和我打招呼,并且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甚至在我钱不够花的时候,她还会瞒着我父亲,偷偷的给我一点过节费……

    除却我的个人魅力,我和其他人之间有天差地别的待遇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和他们不大一样,因为我有一个做了张婶子十几年村长父亲……

    可就算是这样,这样一个对我尤其关注,尤其一个热心肠的人会是鬼?

    要我说,就是打死我都不相信。

    再说了,张婶子那天带领着一整栋楼的人来给我过生日的时候,她的阳气浓度明明就和正常人没有任何的区别,鬼体内的阳气浓度绝不可能有这么高,再说了,王笛和鬼婴都说,张婶子他们没有什么异常,还会有假?

    不过也确有奇怪的地方,我记得我以前在网上买了些东西,填的张婶子那栋楼的地址,货件最后派送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说找不到我这个地方,最后还是我出去拿的,一连几次网购都是那样,我索性就将地址填到了学校。

    再比如,张婶子虽说是这个楼里面的包租婆,完全就靠着出租房间为生,对我而言就是象征性的收收,多的都给我了,而再仔细想想,住在她楼里面的那些乡亲们,甚至没见他们出过楼,更别说去找工作之类的,哪里有钱来交租金,那问题就来了,张婶子又是靠什么来维持生计的呢?

    这样看来张婶子他们极有可能是鬼。

    但这样,也就牵扯出了一个疑点,也是最大的疑点,那就是黄伟华所提到过的那起几年前发生于几年前的火灾,如果这说法和之前的那些猜想都是成立的,那张婶子是鬼这件事,就彻底坐实了。

    只不过,我在网上却没有查到和那火灾有关的案件,究竟是真没有发生,还是像学校里面的那起凶杀案一样,被幕后的黑手刻意的隐瞒,总之都让我感觉到有些迷雾重重,绕的我脑袋都有点转不过来。

    想到这儿,我不再去想,想再多也无济于事,还不如直接的走进去,找张婶子问一个清楚才是最有效的方式,而我相信,即使张婶子他们是那什么,从小把我当做自己亲人的他们,也不会害我。

    不过,明知道张婶子是鬼的可能性极低,但我的心脏还是跳的很是厉害,也不知道是担忧还是惶恐,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频率,提起胆子走进了我在这个时间段,穿过了无数次的楼道,沿着被张婶子打扫的很是干净的楼梯,缓缓的向位于二楼走廊尽头张婶子所居住的房间走去,沿着这条因为没有开灯而显得格外幽深的走廊走了一会儿,就听得吱嘎一声,身旁那扇满是铁锈的门竟然缓缓的打开了……

    随着门扇的缓缓开启,继而一股刺鼻的臭味,从门扇间逸了出来,直直的占据了我的所有感官。

    “咳咳——!”

    这酸爽……

    猛然受到这味道的刺激,我一时间调整不好呼吸的频率,一时间没有忍住,猛烈的咳嗽了起来,透过走廊上挂着的那面镜子,我能看见我的脸上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红晕,明显这味道不是我的小身板能够消瘦的起的。

    就当我想要把这扇门关了,继续往张婶子的房间走去的时候,一股不好的预感在这时笼罩了我,因为这种味道断不是一个正常人家该有的,只有那种多年以来,从来不洗袜子的人囤积了多年臭袜子才会出现的味道。

    我站在门外,依照这房间大致的所在的位置,还有那独特的味道,想了想,很快就推断出这房间的主人,不是二狗子那货还会是谁?

    二狗子的屋子里面有很重口味的气息,我一开始就知道,光凭这个臭味,还不会让我停下脚步,因为在扑鼻而来的气息里面,夹杂着的那股被烧焦的味道,很是直白的在我的脑子里浮现出了火灾两个字。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我原本还存在着侥幸的心一下子沉重了起来,难不成……

    我咬了咬嘴唇,没有想那么多,将门彻底推开,捂着鼻子就走了进去,既然这扇门在我眼前打开,我不亲眼见见里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以我的性子绝不会善罢甘休。

    一进门,那种味道更浓了,随着我的腿进入这间屋子的那一刻起,每走一步,脚下都传来一阵阵吱嘎吱嘎的声响,每抬一下脚都会产生一种很是粘稠的吸扯力,就好像我进入的不是一个普通的房间,而是一片满是泥泞的沼泽,我顺着脚踝看去才发现整间屋子的地面都糊满了不知道是什么化学成分组成的黑色物质。

    我强忍着想要出去的念头,四处寻找着二狗子的踪迹,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不说,蛛丝倒随处可见。

    墙上,天花板上,到处都是灰尘,到处都是密密麻麻,可以逼死强迫症,尤其恶心的蜘蛛网。

    本来气味就很重了,这二狗子还把窗帘紧紧的拉着,整间屋子都显得非常阴森,显得尤其闷人,真不知道二狗子以前是怎样在这里住了几年的。

    走了几大步,这才拜托了那满是烧焦的气息的黑色不明物质,踏在了角落上的一片勉强有些干燥,铺满了厚厚的灰尘的地板上,每站一小会儿,我都可以清楚的听到空气中,不断翻腾起来的灰尘发出来的噗嗤声。

    而一旁桌椅,电器等物都被很是杂乱的堆到一边,没有一丁点儿的顺序可言,这里歪着那里倒着,就好像有人进来进行了一系列的破坏,就好像是一个小偷,把值钱的东西都一股脑的打包带走了,而剩下的都是些破烂的看不到原本模样,满是被烧焦了痕迹。

    看得出来黄伟华并没有骗我,这栋楼似乎真的被火灾吞噬过。

    这间房间里面呈现出来的一副被熊熊的烈火肆虐过的场景,让我感到心里有些酸酸的,不是对这结果反反复复的偏差感而失望,而是这些和我朝夕相处了十多年的乡亲们的悲惨的遭遇感到痛惜。

    或许在入睡前张婶子还在和二大爷准备要进行他们的二胎计划,或许其他的居民还在期待着明天身为包租婆的张婶子会给他们做什么好吃的……

    甚至在这个房间里面的二狗子,还在自己这个臭气熏天的小屋里面,期待着明天张婶子会以少活几岁为代价,进入他的屋子,替他打扫一次卫生……

    可这一切都被一场无情的灾难抹杀了,火灾或许只肆虐了很短一段时间,却葬送了这栋楼里面几十条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着无限希望的生命,让他们再也不能在这个虽然不是很优越的环境里,再像以往一样继续过他们平凡却异常容易满足的简单生活。

    火灾……

    总归是发生了,即使我打心里不希望这眼前的一切成为现实,即使我得不到我回到这里来,想要从张婶子那里得到的结果,因为比起那个结果,我还是更希望他们都好好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