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章 死亡名单
    郑国锋的话果然起到了效果,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那在门口,一直对门外的世界充满着向往的大爷,脸上顿时又恢复了些神采,我坐在一旁依旧神色未变,目光不断流转着,试图将郑国锋和黄伟华所调查出来的线索整理出一条明确的主线。

    郑国锋作为在场的学生中,职位最高的学生会主席,又是作死的发起调查的第一人,在这时候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其余几人的主心骨。

    经过了刚才几席俘获人心的话后,他不负众望的获取了所有人的信任,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精神领袖,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咬了咬嘴唇,沉寂了一小会儿,似乎是在整理之后的语言,当他再次开口的时候,他的言语间,又恢复了他往日的自信。

    “根据我们的调查,对照阿斌要黄伟华去实验室拿到的花名册,我很遗憾,但却也不得不和你们交代一下,如果我们猜测的不错的话,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准确的死亡顺序了,我是第二十三个死亡的人,黄伟华是第二十二个死亡的人,张俊是第十五个死亡的人,刘鹏是第十九个死亡的人,王达是第二十个……”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确切的死亡顺序?”

    “因为在不久前,那几个死者的死亡顺序就对应着他们在花名册上的学号,和二十年前那件凶杀案的死亡顺序如出一辙,所以说——”

    “等等……那教导主任的死又怎么解释呢,难不成他也有学号?”

    郑国锋的话被一个擅长推理的灵异社社员粗暴的打断后,他也不气不恼,将那人喷在他脸上的口水擦干净后,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不紧不慢的解释道:“是,教导主任,没有学号,但是在二十年前,第一个死亡的人,也是学校里面的教导主任……”

    “嘶……”

    郑国锋的话一出让在场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一时间,所有人的脸色再次阴云密布,门口的那位守门大爷好不容易坚定下来的节操,又掉了一地,又开始摇摆不定起来,不过最后却很罕见的坐定在椅子上,坐的稳稳的,宛若一尊活佛。

    很显然……

    郑国锋的话让所有人心里原本还残留着的那一丢丢的奢望,一下子烟消云散,这也是话都说到这地步了,为什么还没有一个人想要离开的原因,因为连死亡的顺序都给你清清楚楚的列出来了,与其自己一个人逃出去躲躲藏藏,还不如好好的留在这里,活下去的概率反而还要高上不少。

    至少在这里,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因为并不是你一个人要去死,大家死才是真的死,呵呵……

    等等……

    郑国锋之前的死亡顺序,似乎有点不对,应该是读漏了什么吧,我原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色在这一刻,终于有了很反常的变化,急忙向前走了一步,拉了拉郑国锋的袖子,暂时打断了他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打算,也没有去看他的表情,急急忙忙的问道:

    “郑国锋,你刚才念那个所谓的死亡顺序的时候,是不是读漏了点什么……你还没有告诉我是第几个啊!”

    我的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到了我的身上,郑国锋很是尴尬的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声抱歉,伸手将花名册拿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翻看了起来,在我看来,最多一分钟就可以完成的小事,郑国锋硬是硬生生的翻了十多分钟,从第一页翻到了最后一页,这才面露古怪的看着我,似乎是斟酌了一小会儿,才对他说道:“阿斌,不是我遗漏了你的名字,而是学校里面的花名册上并没有你的名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前不久拟定的死亡名单里并没有你的名字。”

    那意思是我不用死咯,我原本很是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松弛了下来,那岂不是……

    还没等我高兴的大叫几声,这件奇怪的事情背后所牵扯出来的谜团却恰好的抢在我想要这样做之前袭上了我的心头。

    “等等……没有我的名字,怎么可能没有我的名字,我在这个学校里读了快四年的书,花名册上怎么可能没有我的名字?”

    难不成……

    我就是传说中的黑户?

    “郑国锋说的没有错,不只是这个花名册,这个学校里面所有和学生身份有关的东西里面,似乎都没有和你有关的任何信息。”

    黄伟华叹了一口气,走到我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声音放的很低,但是他这样善解人意的表现,并没有让我感到一丝一毫的暖意,相反我听后一下子就懵逼了。

    那死亡名单的顺序和是不是和我的生死有关,就算上面没有我,我能理解,光凭我的长相,我也不可能就这个样憋屈的死在这里,但最让我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学校的名单里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没有我,我可和那些走后门的关系户不一样,我可是凭借我的聪明才智,通过高考考进来,光明正大的用录取通知书报的名,我就想不通了,花名册上怎么可能没有我的名字。

    想到这儿,我的表情慢慢变得阴晴不定起来,种种疑惑的感官促使我不断回想我来到这个学校的点点滴滴,甚至练高考考了些什么知识点,我都特么的给记了起来。

    可这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不断的回想着我在校园里面的点点滴滴,绞尽脑汁的程度都已经达到了快把我的脑浆给搅成一锅粥了的程度了,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反而让汗水爬满了我的额头。

    黄伟华再次轻轻的拍了拍我,递给我一张纸巾,示意我不要过于急躁。

    我感激的看了黄伟华一眼,刚想要说些什么,身体猛地一震,纸巾从手指间的缝隙里,缓缓的滑落在地。

    我终于想到问题的所在了……

    前几年因为忙着和阿翥参加赛事,有些课根本来不及请假就翘,就来了一场说参加就去参加的比赛,回来的时候,黄伟华总会很羡慕的问我,那些老师点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点到我,是不是我和他们有什么亲戚关系,那时的我,也是这样自恋的认为这是我和老师关系很好的原因……

    而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花名册里面没有的名字的原因!

    这样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就比如每次上实验课的时候,从来没有老师抽到过我,到最后,躲到一边的我,是被同学们推上去的……

    如果这样来看,花名册上没有我,似乎还真有一定的可能性。

    我这个突如其来的小插曲,让事件的进展有了一小丝的耽搁,原本尤为低调的我,此刻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倒不是因为我长得很帅,而是我的特殊性……似乎给这起灵异事件带来了些微的不确定性。

    学校的花名册上没有我的名字,就证明我并不在郑国锋所整理死亡顺序中上,或许我就是这起凶杀案的唯一突破口!

    在之前的讨论中,我一直在利用他们,任凭他们走弯路,以便从中获取我想要得到的信息。

    而这次……

    他们却猜对了!

    被幕后黑手选中来破这个局的我,再次被他们推上了风口浪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