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九章 时间……优势?
    “不……绝不可能是这样,伟华,告诉我,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好吗?”

    坐在最靠近门边上的那个人,是一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四年还会多一天的健身狂人,他那魁梧的身材,让他和别人发生争执的时候,永远占据着最为有理的位置,简言之,他就是一个平日里当惯了赵曰天和龙傲天角色的人,这次来这里,估计是想来证明自己是一个有血性,有胆量的人。

    可他此刻那一脸绝望的神情,早已失去了往日一言不合就要捅穿天的神采,显然黄伟华刚才的那一席话,潜移默化中已经让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在场所有人的心绪其实在黄伟华没有出口否认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杂乱起来,每个人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疑惑,却都不敢开口,都害怕随着自己的疑问一出口,就再次冒出一个难以预料的突变,所有人都希望有人可以出言反驳他,反驳这个可怕的结果,就和以前质疑标准答案的正确性一样,至于结果,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过,在所有人直直的目光的注视下,门口的那位大爷,本来已经心如死灰的心境,又不死而复生了,索性一口气把自己想问,也是其余人的心声吐了个一干二净后,这才软到在了椅子上生死不知:“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那岂不是说我们这些人早在二十年前年前就死咯?但这可能吗?就算我们没有活在现实,而是活在梦境里面,难道离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公里的家人们也一样咯,你认为可能吗?再说了,如果我们现在经历的情景就是二十年前那起灵异事件的重现,死者就是我们,那学校里的老师们怎么会没有印象,警察为什么这次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有幕后黑手怎么会告诉我们这些已经死了的人这些,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将我们杀害,来避免意外?再说了,若真的有这么可怕,警察还有学校职工里面,总有从二十年前活到现在的人吧,要真这样,他们吓都吓死了,还可能让你们这些知情者再进警察局,还告诉你们所谓的真相,更何况阿斌,郑国锋,黄伟华先前还都被警察们带去过警局,这可是真实发生的,要是这样来看,你们又该怎么解释呢?”

    空旷的教室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几张惨白的面容慢慢的恢复了几分血色,相互对望着,他们原本粗重的宛若尖锐的玻璃刮擦声般的喘息声,顷刻间恢复了些许的平静,不可否认,这人的解释给了他们些许的安慰。

    要是我不知道内情,我兴许会选择相信他,只不过在此刻我的心里,他仅仅是在为自己的逃脱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现在就想着逃避,现在还残酷着呢……

    “呵呵……”我看着有些动摇的众人,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冷笑,“明明知道是什么东西做出来的事情,还要妄图用些连自己都骗不了的话来解释,还有……黄伟华他们告诉你,他们说完了吗?”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众人脸上的血色,再次烟消云散,很是安静的阶梯教室再次有了沉重的喘气声,刺耳的让人的心脏频率都产生了不规则的变化。

    许久,郑国锋才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他充满苦涩的笑,丝毫掩盖不了他颇有磁性的声音中残存着的那份抚慰人心的力量:“我也不想多说那些有的没有的话,来迫使你们相信,其实你们都相信了对吗……这些话,听起来的确很匪夷所思,但不可否认的这就是摆在我们眼前的事,如果想要贴切的解释,那只能将这里看成是一处被这个社会埋藏在一个角落的遗迹,而我们则在这条遗迹里面,以我们不同于外界维度是视角去看待眼前发生的事,去猜测,去对眼前已经成为定局的事实进行无用的辩解,换句话来说

    ,最近发生的一系列大事,却没有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的原因,就是自那起凶杀案过后,这个学校就被关闭了……也就是说,我们目前所在的学校,有极大的可能性早在二十年前的那件事后,就迫于舆论被关闭了,而我们……或许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就陷入了这个现在可能已经不存在的学校中!”

    这番话说完后,教室里顿时又陷入了一片死寂中。

    这次较之前就比较正常了,只要是人在得知自己生活了快四年的学校是一个有可能在二十年就不存在了,都会是这么一个表情,就连我也不例外。

    我起初有预料到这起事件会非常的诡异莫测,毕竟有幕后黑手这么一个可以用鬼迷心窍左右几乎大半个城市中所有人的感官的手段的人的存在,但我绝没有想到会达到这般匪夷所思的地步。

    不过我并没有因此绝望,也没有像我周围那几个人一样时不时的就看看阶梯教室的大门,恨不得一找到机会就往外冲,然后逃离这个学校,再也不打算回来。

    因为我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压根就逃不掉。

    不说我有那个幕后黑手所发来的短信的胁迫,单以我的直觉来看,这件事情牵扯出来的危机并不是谁都能轻易逃脱的,至少以我现在的水平,还只得顺着幕后黑手摆下的道走,在这个世界上,弱者永远没有选择的权利。

    不过从幕后黑手留个我的短信来看,凡是问题就都存在解决办法,所以这起匪夷所思的灵异事件,也一定会存在着某种解决办法的,只是我还没有寻到罢了,而我之所以会选择和他们一起面对,而不是一味地去单干,因为我不觉得我比黄伟华还有郑国锋聪明多少,至少从现在看来,他们分析出来的东西,我大部分都没有想到。

    我没有再开口,而是在脑中结合郑国锋和黄伟华的推理,拼命思索起了应对之策,或许是觉得几人的绝望不易于之后的调查,在这个众人各自心怀鬼胎的时候,郑国锋再度开口了:“其实时间上的问题并不算问题,相反,我们正好占据的就是时间的优势,二十年前的凶杀案也灵异事件也好,这对现在的我们来说,都造成不了什么太大的威胁,我们现在还胜在可以对照二十年前留下的线索,来进行研究和讨论应对的方法,这就是我们能够反败为胜的契机!”

    郑国锋的话,很有道理,极其巧妙的点燃了所有人的希望,他的眼睛里此刻突兀的闪耀着自信的光芒,就好像燃烧着一团火焰:“也就是说我们只要利用好我们所掌握的优势,就能在这起灵异事件活下来,那么一切问题都会不攻自破,这不是二十年前,我们还有希望,所以我们现在的重心不应该放在逃避上,而是我们该如何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