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八章 死亡猜想
    “什么消息?”

    郑国锋还有黄伟华此刻的表情,有些严肃,其间还夹杂着无法掩饰的慌乱,连带着我也有些心慌,难不成教导主任之前给我说的那些……

    “我们从档案还有那些管理员的话语中,得以确实学校是有一连串的凶杀案发生过,但是我们证实这起的的确确发生过的凶杀案的发生时间却是在二十年前,可诡异的是,死亡地点,死者离奇的死亡方式,还有死亡的时间竟然完全吻合,可以说……最近发生的这起事件,就是以二十年前的那起凶杀案为模板衍生出来的!”

    怎么可能?!

    我只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如同一阵疾风骤雨一般朝我凶猛的袭来,猛烈的冲刷着我的所有感官,朦胧中,我似乎能感觉到郑国锋这一席惊世骇俗的话,像一阵炸雷一样,在我的耳边不断地提示我,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我擦着额头上再次密密麻麻渗出来的汗珠,揉了揉,自己有些嗡嗡作响的耳朵,深吸了一口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望着脸色同样好不到哪里去的郑国锋,本想说些什么,在一边一直没有开口的灵异社的社长举了举手,冲郑国锋示意了一下,缓缓的开口了。

    “我们现在才大三,最大的可能也只有二十三四岁吧,但要把这个案件和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情联系起来的话,二十年前,我们也只有三四岁,和这学校完全扯不上关系,如果提到世仇,我们其中大部分人的父母也和这个学校没有什么关联,所以这件凶杀案问题的根本只有可能出在我们的身上!”

    众人都是一愣,随即很是默契的点了点头,也不说话,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警方如此草率的结案,校方冷漠到极致的处理方法,连续在校园内发生却压根没有任何人去管,甚至为他们收过尸的警察们,纷纷说不知此事,如果将这一切结合在一起的话,真相只有一个,只不过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最合理却最不能让我们接受……”

    这个人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话了,因为他很难将这个推测说出来,因为说到这里,已经超出了难以置信的范围,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匪夷所思,甚至已经到达了我们心理能够承受的极限。

    他之所以没有将那个推论给说出来,因为他寄希望于他的推测是错误的。

    说句实话,要是换做平时,他即使将这个结果说出来,我们最多也就把他的行为当作一个灵异狂热者的思维发散,但是现在即使他没有说,我也可以证明他是正确的,这个世界在我遇见阿丽的那一天起,就不再像我从小认识的那个可以完全用科学来解释的世界了……

    久违的沉默也恰恰证明了我们其余人对这个有些模糊的答案充分的认可,或许是大部分的人都还残存着一丝丝的侥幸,万一这个事情只是侥幸,还会有哪怕一丁点的转机呢?

    然而黄伟华接下来的一席话,却狠狠的浇了那些处于观望状态的人一头冷水,言语间的绝望更是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狠狠的击溃了众人的心防:“他分析的很有道理,虽说他并没有说出那个最后的结果,但是我可以肯定,这个案件的性质或许真的应该从恶性凶杀事件转换为灵异事件!”

    “斯拉……”

    黄伟华的话一落,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那些把参与调查当做玩碟仙那些灵异游戏,还翘着二郎腿在那里不住的晃悠的人,两腿一夹,一脸局促的看着同样看着他们,却又欲言又止的黄伟华,发着楞,脸色难看的紧,看那模样似乎是后悔参与这次行动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和黄伟华郑国锋三人是从一开始就决定要将这个案子弄个水落石出,他们只把这次调查当做玩游戏一样的参与,却不知道这也是一个玩命的游戏。

    “我不知道当时勉强参透了这起事件的本质的时候,究竟震惊到何种地步,不过见到你们现在的表情,我想应该可能还要难看许多,那个时候,我怀揣着最后一丝侥幸,和郑国锋一起翻看起了有关那起凶杀案的档案,这些档案在二十年前网络还没有像这么发达的时候,被学校和警方给压了下来,也正是这样,我们才能这么清晰的了解到了那件凶杀案……不,灵异事件的脉络,和其中各个死者的身份。”

    听了黄伟华的话,我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看来教导主任在那镜像中给我说的话,似乎就是破除这个困局的神来之笔,只不过……

    “经过我们的梳理,结果很快就出现了,死者都是我们这些和临床专业有关的学生,连系主任都算在内一共死了四十个人,都无一例外全部惨死在了学校,和那些死者一样都被发现串死在了旗杆上,那个时候的警方和我们现在的警方不一样,据档案所记载,似乎还成立了专案组来调查此事,听说甚至惊动了国安局,最后还派了专人从中央下来调查,可不知为何,最终并没能查出个所以然来,找不到嫌疑人还有可能得作案动机动机,也就不存在证据,既然是这样,也就不存在犯罪的可能,所以这起凶杀案在当时就定义为了集体自杀事件……一如警察局对教导主任的死所下的结论!”

    此时的我虽然表现的很是冷静,很周围人形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外,其余人的脸色都阴沉的发黑,似乎是后悔自己了参与这次行动的决定,尤其坐在阶梯教室离门最近的那个人,看了看虚掩着的大门,脸色颇为阴晴不定,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跑出去,但很令我意外的是,他居然是那些人中,第一个向黄伟华开口询问的人:“和临床医学有关……不就是说的我们这些人吗?”

    他的话音刚落,周围的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许的变化,这也是大部分人的疑问,那人见所有人都看着他,心里似乎也没有底,咬咬牙,再次说道:

    “那……这次要死的人不会……是我们吧?”

    “虽然,我也很不想承认,但调查结果显示……你说的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