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七章 接连不断的坏消息
    我也不知道黄伟华他们究竟多久才能把我交代的事情给办妥,心里有些焦灼,也有点空的慌,于是,我摸出纸和笔,在寝室里找了个本子研究了一下符箓的画法

    等到了约莫十一点左右的时候,黄伟华的电话终于来了,告诉我事情已经办好了,叫我抓紧时间到阶梯教室来一趟。

    得到了这个消息,我也没有磨蹭,很快赶到了教室。

    阶梯教室很大,但显得很是空旷,算上我的话,教室里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人,而阶梯教室可是有一千多个座位。

    这几个人都是我的老熟人了,有作为牵头人的学生会会长郑国锋,团支部书记刘鹏,黄伟华,还有几个在学校里面成立了灵异社,热衷于灵异事件的狂热者。

    这几个人看到我来了,脸上都是一喜,先和闲聊了几句,大致是互相吐露一些最近遇到的怪事,我自然有所隐瞒,所以也没有去深究他们嘴里说出的话的真实性,各自心里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闲聊很快就不了了之,眼见得气氛开始有些尴尬,郑国锋只能很是无奈的板着脸,开始言归正传谈及起了之前我交代他调查的事。

    “阿斌,你刚刚才加入进来,在你来之前我们针对你交代的那些事,做了一些调查和推理,对案件的性质有了一些了解,然后才把你叫过来的,所以有些细节你并是很不了解,所以在给你说结果之前,我先为你讲讲你来之前,我们几人的研究结果。”

    我点了点头,郑国锋这个人的确是有点脑子和手段的,如果光靠我们三人,就算掌握了大致的方向,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上午的时间,将按键的进程推进到这个地步,所以在场的那几个灵异社的社员可谓功不可没。

    这时,郑国锋看到我点头示意后,就继续说了下去:“学校里面发生的这个凶杀案,一共持续了多少天,就有多少人惨死在旗杆上,而且是像串烤串一样硬生生的串死在旗杆的正中央,照理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件了,警察和学校,乃至报社都不会错过这个噱头,当然前者肯定是想要把这件事压下来,报社肯定会尽可能的进行曝光,但是奇就奇怪在这三者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没有一方表现出了对着案件的关心,而且警方的电话,只有案发后才打得通,这时警察才会赶来收尸,封锁消息,最后便会诡异的给出是那些人都是自杀死亡的结论。”

    说到这里,郑国锋话锋一转:“这件事没有引起社会的关注还有一点……你们难道没试着发过和这件事有关的微博吗?”

    在场所有人被郑国锋的一句话弄得有些发怔,但随即眼睛里的光又暗淡了不少。

    我因为这段时间事情有些多,所有还没有来得及发一条,听郑国锋这么说,所以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发了一条和这有关的说说,发现微博并没有发出去,而在右下角还有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果然是这样!

    试着重发了几次无果后,我叹了一口气,将手机往包里一放,心里对那幕后黑手的实力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或许……我们时时刻刻都处在他的鬼迷心窍之下,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这么做,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郑国锋说了那一席话后,就没有再说话了,示意黄伟华继续说下去,毕竟这两人都是才被警察给放出来的局友,郑国锋负责和高层交涉,黄伟华负责给基层沟通,他的调查才最为重要,有句话说得好,下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在局子里,我和那些警察们有过短时间的交谈,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结论有关乎校方还有警察,为什么在对待此事的态度上显得十分冷淡,冷淡的仿佛学校中根本没有人被杀一样,他们的回答很简单,但却出乎意料的一致和……恐怖!”

    黄伟华说到这顿了顿,眼睛里面有些挣扎的看着我:“斌哥,我之前不是劝你不要再蹚这浑水了吗……如果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回答我的,你一定会后悔你当初的决定。”

    我死死的盯着黄伟华的眼睛,看出他眼里不断闪烁着的恐惧,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伟华,你说吧,就算再危险,我还能把你丢下来就跑了不成?”

    听了我的话,黄伟华全身一震,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也不再卖关子,咳嗽了一下,就继续说道说道:“因为那些警察告诉我,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学校出了什么凶杀案,也没有接到过我们的报警电话,更不存在什么死人……甚至连警察局里面没有一条和这件事有关的备案记录!”

    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黄伟华从警察那里得到的消息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这……这怎么可能!你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吗?”

    郑国锋冷笑了一声,眼神有些恍惚缥缈,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我的催促下,勉强恢复了正常,说了声抱歉,这才给我解释了起来说:“伟华的意思就是……在那些警察的眼里,学校中从未发生过凶杀案,也从不知道有谁死去,即便是我们亲眼看见过他们来学校里面为那些死者收过尸,但是……警察局里面种种证据都可以说明,他们并没有说谎话,亦或者,他们并不知情,而换句话说,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我们这所学校的人!”

    “这怎么可能……尸体是他们收的,现场是他们封锁的,就连我们放假都经过了他们的许可……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学校里有人被杀,真特么的可恶!”

    一听到郑国锋的解释,我的心情突然变得极度的不稳定,这事情的诡异程度已经完全超脱了我的原本的设想,如果是这样,光靠我们这几个人怎么可能能够解决?

    “砰!”

    我狠狠的将面前的椅子踢翻在地,额头上汗水涔涔,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恐惧。

    “阿斌,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

    郑国锋见到我的状态有些不正常,走过来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见我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后,他才继续说道:“得到这个恐怖的回答后,我这才按照你的要求,和黄伟华去实验室还有档案室,寻找了二十年前的档案还有花名册,顺便询问了几个管理员,从他们的口中我更是得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比之前的消息还要让我觉得更加的震惊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