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五章 溯源
    我爸爸给我发来的短信?

    连手机都没看过的,和我联系全靠写信的人,居然连短信这高科技都会用了?

    我将信将疑的按这个号码给拨了回去,两秒钟就有回应了。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我艹,又是这种情况!

    一想到之前郑国锋给110打电话时,出现的那种诡异情况,迷一样的空号体验,让我浑身都有些不自在,身体条件反射的升起了一阵寒意,对我未知的恐惧,让我整个人瞬间就觉得有些不好了,一种沉重的压迫感,让我就快要窒息了。

    刚刚才逃离了龙潭虎穴,还没来得及对下一步有些准备,又再次被莫名其妙的被盯上了。

    当我用期待的目光看向身旁的两个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鬼时,他们回馈了我同样真挚的目光,然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回到了我的意识海,任凭我怎么折腾,也不见有任何要出来的征兆。

    不过,这短信除了之前那两条外,并没有再有短信传过来,这样的现象似乎是在告诉我,或许事情并没有他想像的那般遭,也许这个幕后黑手就是吃多了没事做,来秀秀优越感罢了。

    我想了想,还是点开了这条短信。

    “看到这条短信,你应该会很害怕,但我觉得,你根本没有任何必要害怕,因为我就是看到你很迷茫的模样,决定不能再这样对你这么残忍下去了,所以经过了很是郑重的考虑,我决定还是来秀秀优越,让你继续迷茫下去,如你所愿这条短信并不像之前那些短信那样,是所谓的索命短信,而是一条兴许可以救你命的短信,你在不久前才进到了镜像中,知道了这学校中每日发生的惨剧并不是世俗力量所为,而是鬼,还是随时可能收走你的命的厉鬼……”

    第一条短信被我一晃眼就看完了,撇了撇嘴角,这些我都知道,还要你说,鉴于这件事情的特殊性,我还是点开了第二条短信。

    “我知道,你和那些每日每夜都笼罩在死亡阴影中的学生不一样,你是一个道士,虽然那一身本事就和臭****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学校里面的人,和你的关系并没有深到你会用生命去捍卫的地步,所以你现在想的是,要怎样独善其身,想要离这场风波远远的,或许还想到要联系你背后的实力来帮忙对吧……不过很抱歉,你同样被这些鬼给盯上了,若不想出应对的办法来,你也逃脱不了这被串死在旗杆上的结局,再加上我考虑到你背后的实力,极其有可能将你救走,所以为了公平,我已经在鬼迷心窍的情况下,给他们报了平安了,在你破除了我布下的局之前,你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学校,我也不说后果,反正你就是走不出去,我有这个实力,就是这么的任性。

    我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还是会友情提示你一些消息,例如这几天的死亡顺序……昨天刘东升死了,今天就让王国权去死,明天就该王峰了。

    至于以后的,我会不定期的更新,而至于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今天就可以见分晓。”

    我在看完这条短信的内容后,我的第一反应才不是对这件事情的可能性进行条件反射般的怀疑,能让一个空号发出短信过来,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我现在之所以会产生质疑,是在想这条短信究竟是谁发给我的,为什么我手机上显示的备注会是我爸爸?!

    愣了好一会儿,我还是按捺不住的在手机输入了此刻的我最想问的话:“特么的,别闹了,你究竟是谁?”

    我将这条短信发出去了后,在经过了让我尤其焦灼的几分钟后,手机中再度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您好,您有一条新的短信来自您爸爸。”

    我艹,空号还能接发短信,现在道上流行的都特么的是高科技啊!

    我也没有任何迟疑,忙忙慌慌得把这条信息打开,可看到上面的内容时,我瞬间被雷到外焦里嫩,差点受不了惊吓,将手机给吃下去。

    “我说我是你爸爸,我就是你爸爸,你相信一下要死啊。”

    “我艹,你还要不要脸啊,既然你三番五次想我死,那你现在不如就把我杀了吧,舍得还有那么多后续问题产生。”

    “我艹,你的脸皮比我还厚啊,我一直就在这个学校里面观望,都看了你三四年了,我要是想杀你,随随便便一个鬼迷心窍就可以让你天天吃地沟油,出门就被车撞,洗澡被开水烫死,打个连连看,我都可以让你犯心脏病……让你活了这么久,你还是知足吧,你说,我让你活到现在,我容易吗?”

    看到这里,我一脸愤恨的将手机塞回了包里,在上一刻我以为我坠入地狱,但下一刻,我才知道地狱还有十八层……

    还没有开始,我的大势就已经去了,想争一点嘴皮子功夫也被那个幕后黑手反将了一车,想想也对,毕竟可以用鬼迷心窍的笼罩这个学校几年的人,对我的底细的了解恐怕比我还要细致,而他明明可以杀我,却没有下手,只有一种可能,我对他还有利用价值。

    亦或者说,他如此迫切,甚至用死亡的危机来威胁我,让我破掉这个由他布下的局,恐怕也没有安什么好心。

    一时间,本来没有被我放在心上的暗流再次在我的身边涌动了起来……

    想到这里,我的喉咙觉得有些干涩,剧烈的咳嗽好一会儿,这才觉得舒服了不少,特么的,这个学校真的有些邪门,说它有毒也完全不为过,近几日所发生的一切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

    就是回了一趟学校,就遇到了这一档子事,教导主任等几人一死我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好不容易睡了一个好觉,早上起来洗个澡,居然特么的被弄到镜子里了,好不容易从镜子里面出来,又有一个自称是我爸爸的****,就告诉我从现在开始,从今天开始,这个学校每天都会死去一人,如果我解决不了,我也要死。

    特么的,还有没有天理,还要不要人活!

    “我真特么的哔了哮天犬了!”

    我狠狠地用头撞击着一旁的墙壁,妄图证明这就是一个梦,但差点将我弄晕过去的撞击感,让我不得不清醒了过来,既然不是在做梦,这几天发生的事产生的一系列的衍生后果,我又该如何去面对。

    但以我的阅历来看,最近发生的事情,可以说既不合理又不合符逻辑,而最为关键的是,这些事却偏偏在发生了,还要我去收拾这个烂摊子。

    想了好半天,我都没有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只能狠狠地揪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痛苦。

    许久,叹了一口气,心道,要是这样下去,到头来终会有一死,只是比那些学校里面的倒霉蛋晚死一点罢了,终将会辜负了教导主任的牺牲,指不定会像他说的那样,和二十年前一般……重蹈覆辙!

    等等……

    二十年前一般……

    我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急忙给黄伟华打了一个电话:“我想……我知道怎么破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