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四章 你有消息,来自你爸爸
    “咔擦,咔擦……”

    一阵很是刺耳的玻璃碎裂声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很是突兀的将我从那种恍惚的状态中,一下子带回到了现实。

    眼前的亮光,让我好不容易才睁开的眼睛再次眯成了缝,这里……究竟是在哪里?

    “主人……主人,快醒醒啊,不要丢下我……”

    唔?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似乎……似乎是王笛!

    这么说,我终于从那个该死的地方活着逃出来了。

    只不过一想起那个鬼地方,教导主任那张油光满面的脸又再次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那个有时候伟岸的像一座山一般可以替我遮挡一切的风吹雨打,有时候却又像一个完全没下限的抠脚大汉一样,在我心中的地位仅次于我父亲的男人,再一次用他的身躯为我挡下了一次致命的危机。

    我是活着逃出来了,而他……

    想着想着,我的泪水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主人……主人,你究竟怎么了啊,你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你要是有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啊……”

    我就在一旁不断地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不断的将心中的悔恨和软弱借着泪水的释放出来,而王笛就蹲在我的身旁很是用力的晃悠着我的身体的同时,近乎于悲痛欲绝的嚎叫着,一口一个主人你不要有什么事的哭诉着,这突如其来的真情流露,顺理成章的将我心中的悲伤狠狠地从我的心房中驱散了出去,更是触碰到了我内心最为柔软的地方,让我的心都快被她给酥化了。

    我刚想轻轻的拍拍王笛的肩膀,告诉她我没有什么事的时候,鬼婴却抢在我有所动作之前,从我的意识海中浮现了出来,一脸嫌弃的开口了:“王笛,你有病是吧,你主人还没有死,你就在一旁哭丧,还哭的这么伤心,你以前不是老和我抱怨,你的主人限制的你的自由,强行折断了你隐形的翅膀,不能让你再逆着阳光,自由的飞翔到美好的月亮之上吗?”

    王笛猛地擤了擤鼻涕,然后顺手擦在了我的衣服上,白了鬼婴一眼:“你不是主人的鬼仆,你自然不了解主仆条约,对我和他的意义,主人以前虽然脑子不正常,但是至少还能自食其力,而现在的他,像个****一样,对着镜子撞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就这样直杠杠的躺在地上,照他之前撞击的力度来看,恐怕已经伤到大脑小脑还有脑干了,以后他就算不死,也得变成一个植物人,而他在变成植物人之前,并没有条件反射的解除我们的主仆条约,所以我以后还必须得一把屎一把尿的给他养老,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学学电视上的那些奇迹疗法,好唤醒他,不然我的下半生就被他这个死相给糟蹋了,臣妾做不到啊——”

    “那你就给我去死吧——”

    我淡定的将王笛一脚踹到了一遍,拿起已经离开我半个多小时之久的斩鬼剑,狠狠将王笛暴打的执念震荡。

    “不要打了主人,再这样下去,我就要离开主人了,我舍不得……”

    也对,再这样用斩鬼剑,王笛受不了的,我不能因为一时的愤怒,给王笛带来不可弥补的伤害,于是……

    我收起了斩鬼剑,挽起了袖子,继续之前没有完成的事业,直到我的手脚发麻使不上力,这才喘着粗气,走到了一边。

    我看着王笛满脸泪痕,可怜巴巴的模样,尽力舒缓着语气,很是温柔的说道:“不要哭了,要是打残了,主人会一把屎一把尿的给你养老……”

    王笛的嘴角猛烈的抽搐了一阵子,跳起来就是一阵活蹦乱跳,就差载歌载舞了:“主人,我没事,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说着说着,她的门牙咔擦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这时,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尴尬了下来……

    “得了得了,还是说点正事。”我将王笛主动凑上来的身体直接踹到了一边,将鬼婴拉到了身边,皱着眉头询问道:“刚才那半个小时,我算是勉强知道了这个学校的连续凶杀案的作案手法了,因以前我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死去的学生会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以至于我们即使在监控器之下都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这是因为不只是那些学生被鬼迷心窍了,这个学校或许都笼罩在了这鬼迷心窍之下……”

    我的话一出,不仅是鬼婴,就连我被踹到角落里面委屈的画着圈圈的王笛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份迷茫到了极致的震惊,因为这个猜想实在是太惊为天人了,若真如我所说那样,这个施展鬼迷心窍的鬼的实力就太深不可测了。

    就在我们都在为那个幕后黑手的实力感到震惊的时候,王笛突然

    弱弱的举起了手。

    “有什么快说。”

    “主人,我不知道这个鬼的实力究竟强不强,我只知道主人可能会有麻烦了。”

    “哦?”

    我和鬼婴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

    “什么麻烦?”

    “你把宿舍的镜子弄碎的,可能会被弄一个警告处分,或者……”

    “滚——”

    王笛被我和鬼婴一吼,立刻就不敢吱声了。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振动了起来。

    有新消息来了。

    我的手机如果来短信的话,还会有语音提示,如:“您有一条新短消息,消息来自……”

    我刚想伸手去摸手机,却被一阵刺痛弄出了一身冷汗,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着牙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尝试着从地上坐起来,却发现因为之前的剧烈运动还有在之前鬼迷心窍中留下的暗伤,让我全身有些发虚,最终还是只能让王笛他们将我扶了起来。

    我在王笛一脸嫌弃的眼神中,将裤子里面的手机摸了出来,正当要看的时候,手机一下子滑落到了地上,我在王笛他们的帮助下废了很大的功夫,才将手机捡了起来,这个时候,手机又振动了起来,又来了一条新短消息,还有一声语音提示:“您有一条新短信,消息来自您爸爸!”

    什么?

    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但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来信人,明明白白的告诉我,这两条短信来自我爸爸。

    我知道只有将手机号还有备注名字存进手机中,才会有这样的语音提示,但是……

    我爸爸并没有手机!

    我自然也没有存所谓的号码和备注。

    所以,这消息究竟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