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三章 苏醒
    而这个想法刚在我的脑海中闪现出来的时候,按照我与生俱来的第六感,我甚至可以猜测到我的脸上兴许会被一种名为震惊的表情迅速的占领着,这预料中的反应,发生的尤其剧烈,以至于我的大脑都被这个意料不到的结果给撑的有些恍恍惚惚。

    但更让我有些惊讶甚至可以算得上惊骇欲绝的是,这个启发我认识到这件事的根本的人,居然是掐着我的脖子想要致我于死地的教导主任!

    而更奇葩的是,教导主任在意识到我明白了他的意图后的那一个瞬间,似乎冲着我挤了挤眼睛……

    这个动作……

    换做平时,在我和教导主任的交流中似乎是……

    我都这样说了,你总该知道怎样做了吧!

    似乎是这样,对吧?

    我再次试着看了教导主任一眼,有狠狠地被他迷人的小眼睛给电了一个胃痉挛。

    不过,要是这样说来……教导主任并不是想要致我于死地咯,而是想要以这中谍中谍的高姿态来尽力给我谋划出一条生路……

    我艹,我就知道这个老小子不会这么简单的就被策反了,一时间我心中颇有一种感慨万千的思绪在快速的蔓延着,而与此同时,教导主任那几乎没有的眼睛,就像初升的旭日,驱散了我心底的阴霾,散发出光彩。

    在我此刻的心中,教导主任的形象迅速的升华着,原本脑满肥肠,肥头大耳,纨绔子弟,秒射不举的印象一下子烟消云散了,现在的他在我的眼中,就宛若一尊金光闪闪的弥勒佛。

    教导主任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党的楷模,是一名合格的党的战士,拥有着党的战士最为坚韧的品质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优秀品格,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奉献出赤诚热血和挽救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于水深火热中那般尤其高枕的觉悟,他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他是一个毫不利己只为了别人,他是一个时时刻刻都高举着共产主义的旗帜,永远挺直了脊梁的中国人!

    只不过,你特么的要掐死我了……

    我被教导主任粗大的臂膀上传来的力道给弄得几乎喘不过起来了,手脚不听使唤的四处摆动着,试图挣脱出他的束缚,可教导主任一副没有看到的模样,一面傲娇的捏着我的柔嫩的喉管,一面骂骂咧咧的说个不停,翻脸简直比翻书还要快。

    特么的……活脱脱的变相怪杰啊!

    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打着什么样的小算盘,但是他的做法让我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境地。

    一方面,我也很佩服他,他高超的演技在之前就有了很深刻的体现,不然也不会把我骗的那般要死要活,同时在周围几人对他的身份还有长时间被他管理的惯性,一时间也没怎么怀疑他,也算是让我对之后成功的逃出生天的策划,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不至于被蒙在鼓里,然后被闷死。

    但是另一方面,我对他这高超演技所带来的预料不到的后果,简直感到绝望了,虽说他的布局只有我这样智商超凡脱俗的人才能够勉强猜透,但是也不能妨碍那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那种自身自带的变态属性最大化的释放,因为他们似乎很想看到我,死的不能再死,死的彻彻底底,然后顺理成章的加入校园肉串套餐……

    教导主任也没有料到他的作法会让我陷入危机,人在焦灼的时候,往往会下意识的重复手上正在进行中的动作,所以我就很是悲剧的见证了这一切。

    而将视角转到我的身上后,即使再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也不能无视脖子上不断传出让我的呼吸都有点困难的窒息感,这特么的完全是想要让我在希望中感受到绝望,然后觉得之前所谓的希望完全就是血淋淋的幻相,满满的都是恶意。

    强烈的窒息感让我的眼睛自发的做起了一闭一睁的眼保健操运动,运动的简直让我心惊胆战,生怕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

    不过不断在我的视野中交替出现的光亮和黑暗的双重刺激让我的电脑的运转反而清晰了不少……

    不对……似乎有点诡异。

    如果在外力的压迫下,形成类似于机械性窒息的状态的时候,一般人只能坚持一两分钟,有过科学的锻炼,肌肉活性稍微强一点的人,估计能坚持到三五几分钟,但是对于我这种有很多超越科学常识的东西傍身的人来说,坚持个十分钟,还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从最初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分钟了,可以说远远超过了我的极限,但是此刻,我的脖子除了被教导主任掐的有些生疼之外,再也没有什么濒临死亡之类的征兆出现。

    也就是说……

    教导主任除了一开始给我一种窒息的感觉之外,就再也没有给我那种强烈的危机感了,所以说,他一开始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他就想出了应对之策。

    因为他也是医学专业出生的医科生,所以对人的人体构造极为的了解,知道要怎样做才能让这戏在演的逼真的同时,让我能够保证足够的体力,以便之后能趁机逃走。

    同时他这样做,又能借着自己的身份暂时的压制一下身后的那些心怀不轨的东西,让他们不至于对我痛下杀手,不过他这样可是在玩火啊,那些东西虽然很傻,但并不代表他们脑子不好使,一旦让他们看出端倪来了,恐怕教导主任,也难逃一死。

    “主任,我们虽然敬你是我们的长辈,才心甘情愿的让你领这个功,如果你要耍什么花样,我王东升定要第一个取你的命!”

    王东升平日就是一个奸诈狡猾的人,自然想法就比较发散,很容易的就从教导主任的做法里看出了问题,而其他的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面带不善的看着我们,一时间有些剑拔弩张。

    “这个学校二十年前,就出现了这一幕,我们命中注定逃不了这一劫,所以……我早就看开了,我们的身份自一开始就逃脱不了这重蹈覆辙的结局,与其这样,不如——”

    “不如什么?”

    王东升似乎是瞧出了点什么,一时间有些局促,顺势从角落里面站了起来,像疯了一样朝我们冲了过来。

    而王东升的身影仿佛一个催化剂,一时间其余所有人也没有任何犹豫的朝我和教导主任冲了过来……

    “阿斌……你如果不给我好好活下去的话,你特么的就是一个鳖孙!”

    还没有等我有什么反应,我的整个身形就被教导主任硬生生的提了起来,刹那间一股大力将我狠狠地向后甩去……

    “阿斌,记住你和我们不一样,既然你没有选择离开,那这个局,也就只有你能够解了,记住我的话……给我好好的……”

    “啪——”

    一声微不足道的脆响,打断了教导主任的话,只在我的视野里,留下了蹦碎的头颅,还有蔓延开的血液,以及零碎的脑浆……

    “不——”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大声的嚎叫起来,但回应我的只有渐渐临近的死亡……

    在这个针对我的鬼迷心窍里面,门在现实中是出口,但在这里却是一个镜像,所以说……

    镜子在现实中代表的是镜像,在这里,就是出口!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管身后的危险离我究竟还有多远,狠狠地朝着那面镜子撞去……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我的耳边传来了镜子破裂的声音,整个世界就像这面镜子一般轰然蹦碎,留给我的只有无尽的黑暗,还有依稀传来的呼唤我的声响……

    “主人……快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