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二章 真相
    教导主任此刻看我的眼神,尤其的陌生,深陷的眼眶里,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闪烁着血腥的光芒,刺的我的眼睛有些酸胀,心痛的感觉里,更多的是一种单纯的痛心,所谓的背叛还有信任的破碎所带来的沉重,只占了很少很少的分量。

    怎么会这样……

    鬼会骗人,这我是知道的。

    他们就是靠着骗人而活,骗人是他们的天性,他们只能靠着骗人来获取自己的机缘,来获取能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停留,不至于魂飞魄散那一丁点微不足道的契机,都是想要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和人相比,他们比我们更为的可怜,因为我们就算活的在落魄,落魄的像条狗,都有多种选择,而他们别无选择,不能继续残存于人世,那么就只能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人世间,连哪怕一丁点渣滓都找不着。

    所以,我无论遭受了再多鬼的欺骗和糊弄,即使让他们在我的一颗真心上不断的戳出一个个永远无法弥补的血洞,我都没有任何的怨言,不会去抱怨鬼的反复无常,只会在感到万念俱灭的时候,嘲讽一下自己的泛滥的同情心。

    明知道是以身饲虎,当虎接受了你的好意,想要如你所愿,要收割你的命的时候,你又有什么资格去责备老虎呢?

    既然把自己放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只想要拥有圣母的情怀,而不去经受圣母的磨难,只想要得到耶稣的地位,而不去经受耶稣的最后归宿,这与那些占据着罪恶深渊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通俗一点,你上厕所的时候发现自己便秘了,你不想办法去解决,然后就展开深层次的思考认为是地心引力影响了你,这样的观念,无异于所谓的伪善。

    说句实话,我不会讲太多的道理,更不会去思考那些太过于深层次的问题,只是会对一些看上去无关紧要的东西较真,这些东西就是我一生最为重视的情义。

    教导主任现在是鬼,我是知道的。

    教导主任以前是怎样对我的,我还记忆犹新。

    我记得大学第一年的寒假,所有人都要离开学校,而我因为家里的特殊情况,不得不选择留校,而留校的人,必须得到父母的签字,但这样做,却不是我的初衷,当我站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面,声泪俱下的告诉他,我不愿回家的深层次原因后,教导主任没有给我讲什么特殊规定,很是干脆的在我的留校单子上签了字,然后留下了一句话:“你的情况我了解了,以后有需要父母签字的都可以来找我,只要在这个学校里面上学的孩子,我把他们当我自己的孩子。”

    从那以后,我和教导主任的关系就像产生了什么化学反应一样,一发不可收拾起来了,他家里面做了什么好吃的,会带着我一起回家,会让他的儿子叫我哥哥,会让他的老婆把我当作自己的儿子,会尽到大部分父亲应尽的责任……

    而近四年的时间,我甚至把他潜移默化的当做除了我父亲之外,最重要的一个男人……

    而当他变成鬼,站在我的对立面,曾经那些让我发誓要记一辈子的好,仍历历在目,缓缓的在我的脑海里面回放着,直到在我泪眼朦胧中,慢慢的烟消云散,化为了成长历程中永远无法忘记的一个结,阻塞在我的血管里面,演变为一个血栓,只要我的心脏还在跳动,还会产生不断流淌的血液,只要流动到那里,就会产生一阵揪心的疼痛,留下一生无法愈合的伤。

    说是真情也好,真心也罢,亦或是更为直接的称作为亲情,到了最后,终归是败给了天性。

    “咳咳咳……”我艰难的压下,因为没有预料到的猛烈撞击而产生的一系列尤为剧烈的晕眩感,竭力的对上教导主任那双熟悉却又蕴含着难以言明的距离感的眼眸,言语间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丝心灰意冷,“你既然早就有了想要置我于死地的念头,那为什么在之前王东升想要杀我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阻止他,让他杀了我,不是更好吗?”

    这样……还不至于让我想现在这样的绝望……

    “我可没有你想的那样的仁慈,仁慈只是人类堕落之余,为自己的懦弱进行掩饰的一种可笑的手段罢了,而我这样做,只是不想让你死在一个无足轻重的渣滓手中,立功的机会还不配落在他的手上。”

    呵呵……

    也是啊……死在你的手上,也算是我对你这四年的照料,做出的最好的回报吧。

    我凄惨的笑了笑,明明可以在道士界一直自由自在的装逼下去,却要为了所谓的面子,和两个什么都不懂,装逼一个比一个厉害的资深级炮灰,去调查这个警察和学校都没有涉足的杀人案,最后更荒唐的是,还被王笛误导,作死的把这个案件简单定义为恶性杀人案件,不然你以为我哪里来的自信,一个人就这样以酷炫狂拽吊炸天的姿态回到学校,还妄图找到真凶。

    要是提前预知到会发生这一幕,我还会被黄伟华忽悠回来,就真的哔了哮天犬了。

    对了……

    我还把王笛这个无数次拉低我下限的人给忘记了,我艹!

    “王笛,给我滚出来啊。”

    回应我的依旧是在一旁哗啦啦,翻腾不已的血水。

    “好吧,忘记你就是一个鬼粮,鬼婴,你总可以回应我吧,快帮我把这件事解决了啊,你在我意识海里面住那么久,不交点租金也得帮我消灾解难吧。”

    回应我的依旧是在一旁哗啦啦,翻腾不已的血水。

    “不用再瞎折腾了,你那两个鬼粮和我们差不了多少,究竟有几斤几两,你自己还不清楚,难道你还没有吃够他们的亏?”

    教导主任冷哼了一声,将我从地上拽了起来,死死的遏制住了我的喉咙。

    我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倒不是那习以为常的窒息感,而是教导主任说那一席话背后的含义。

    王笛和鬼婴出现这种突然就没声的情况倒不在少数,可也只有在遇到强大的鬼后才会发生,教导主任也说了,他们的实力和王笛和鬼婴差不了多少……

    而这时,一个让我无法置信的结果慢慢的在我脑海里展开……

    我不是被教导主任他们拉进了这个诡异的空间,而是……

    在不知不觉中,被鬼迷心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