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一章 突变
    “对啊……是我们,有什么好惊讶的吗?”

    “见到我们,完全就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你以为是谁都可以有机会见到鬼啊?”

    “学长……你这次千万别拒绝我了,我对你可是死了都要爱啊!”

    “阿斌,学生会的会长现在是谁了啊……我艹,怎么会让郑国锋那个只会打开心消消乐的二傻子来当,不是胡闹吗?”

    “阿斌,甭理他们,帮我过下开心消消乐第一百二十关……”

    呵呵……

    看见不久前一个又一个,像革命烈士一样,前赴后继的串死在了旗杆上,并且荣幸的加入了医学院肉串豪华套餐的身影,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披上了盔甲一般红光四射,滋养了大地,活在春的泥土里,差点亮瞎我本来就瞎惯了的眼睛的血痂,然后将头发梳成了大人模样,穿一身帅气的西装,最后浑身血污的看着我,问我,有什么好惊讶的。

    如果我一点也不惊讶的话,可能已经也死了一段时间了。

    更何况,我刚才差点就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了啊,你们这些该滚犊子的混蛋。

    “只不过,我很意外啊,按照我们了解到的死亡顺序来看,下一个该死的人似乎不是你吧,那你是怎样浪到这里来的,想死的心慌了吗?”

    我询问的话语一落,就引起了在场所有身影异口同声的回应,嘤嘤嗡嗡的声音让这个本来就不是很平静的奇异空间里的血海翻腾的更加厉害,哗啦啦的声响,惊起了一阵阵的浪花,一层颇有些惊艳的血幕,洋洋洒洒的淋了我一个分外诡异的透心凉,不过好在这个尴尬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角落里面再次传来一道很是阴翳,却又分外熟悉的声音。

    我猛的咳嗽了一下,吐出了嘴里掺杂着血液的唾沫后,寻着这个有些欠打的话语望去,对上了一双冷漠的像英雄联盟未改版之前,被女朋友融了符文以后的眼睛和一张被鲜血彻底浸润透了的面庞,尽管他的五官在这个时候看上去有些朦胧,但是他大致的面部轮廓还是和我脑海中的一张脸慢慢的重合了起来……

    我心一惊,这人居然是才被变成肉串,替补今日套餐的王东升!

    “是你……照理说,你最多才进入太平间保存没多久,你是怎么这么快就跑到这里来的啊,我艹,有这么好的体育天赋,你还拖我们班级体育的后腿。”

    王东升脸皮抽搐着看了看我,擦了擦额头上密密麻麻的血珠子,然后秉着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亦或是在平日里被我压抑的太久了,想露一手来震慑下我,于是就把手放在嘴里面舔了舔,然后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差点将自己弄昏过去,估计这血没有番茄酱好吃吧,好半天,他的脸色才恢复了平静,就像刚才那一档子事没有发生过一样,发出了一阵刺耳到要拽破天的笑声,与此同时,他本来漆黑的看不到一点点眼白的眼眶里,慢慢的浮上了一丝血色。

    “我还真没看明白你啊,你这是明知顾问呢,还是说……这是在进行一系列入伙前的例行讲话?”

    呵呵……

    如果不是你之前做出那一系列只有二傻子才会去做的把戏,还想要妄图以此来震慑我的话,说不定我脑子一下子抽了,还会被你唬的一愣一愣,不过,我只要想到这个傻子是全校唯一一个老老实实的上了体育课,还特么的因为长得太影响市容,进而引发了计算机故障,不得不去补考,我就根本严肃不下来,再加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王东升充满着杀意的眼神,突然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

    “你!”

    王东升哪里知道我在想什么,更何况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思考的能力,也不站在我的角度,想想我为什么笑,就单纯的理解我在嘲笑他,不过也差不了多少,因为我就是在嘲笑他。

    换作在平时,王东升对我简直就没有哪怕一丢丢的威胁,随便一脚就可以把他踹到到地上做圆周运动,而现在就不太一样了,因为在这个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空间,毕竟算是王东升的主场,我也不清楚他会不会像中国队那样进行足球外交般的发展,但他这人的脑子的思维有些跳跃,也可以说有些精神分裂,前一刻指不定还在二次元中无限的YY,下一刻就有可能指不定就会提着菜刀来砍人——

    “我艹,你哪来的菜刀——”

    我只感觉到眼睛一花,就看见王东升提着一把染满鲜血的菜刀冲着我天灵盖砍来……

    前面说过,王东升在之前是对我没有任何的威胁的,但是现在——

    也没有任何的威胁!

    因为……和他同阵营的几个人,似乎并不想对我动手!

    再加上之前,那几个话唠在和我聊天的时候,被排挤在一个寂寥的角落里孤独的画圈圈的人,似乎也是他,总之我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不过地利到可以忽略不计,你看见过一个快被淹死的人看着眼前即将蹬鼻子上脸的血海,然后很自豪的说,我占据了地利了吗?

    王东升就这样被教导主任几人夺了刀不说,还被打成了一条桀骜不驯的死狗,随手扔到了一边,继续画着之前没有画完的圈圈……

    “谢谢啊,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啊,回去的时候,我会记得给你们烧纸的,有什么需要可以用托梦的方式告知我,我会尽力的帮助你们的……对了,请问出口是?”

    教导主任几人翻了翻白眼,指了指不断往外排血的大门:“托梦倒不必,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不过这么久不见,不再聊聊吗?”

    聊你妹啊,再多和你们聊一会儿,我就得和你们永远聊下去了。

    不过,我还是人畜无害的笑了笑:“就不了,再不出去,黄伟华他们可能要担心了。”

    教导主任看着,也笑了笑:“他们才不会担心你呢?”

    “嗯?”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教导主任,有些不明所以。

    “得了,不和你这小子瞎扯了,要走快走。”

    教导主任看着我,眼里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光芒,让我看他的眼神不由得有些躲闪,随便应了一声,就闷头像不远处的大门跃去。

    别了,主任,我会铭记的你的栽培,会让师父给你超度的……

    我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可这时,头上突然传来一阵重击产生了晕眩,此刻我原本应该离开这里的身体,却像撞到了墙一般,一下子软了下来,沿着那个不存在的东西,缓缓的跌进了满是腥味的血海……

    “主任,你……”

    我的话有些断断续续,还没有说完,教导主任便发出了一阵很是陌生的笑声:“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骗你,我哪里骗了你,他们不会担心你,因为你很快就会和我们一样,出现在旗杆上……”

    这……

    我的心一下子凉的彻底,挣扎着想要从教导主任的脸上看到哪怕一丝不真实,却只能对上一双爬满血丝的眼睛……

    血腥的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