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章 死者重聚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无边的血海化为一朵朵濒临凋谢的花朵,带着凄厉却毫不含糊的释放出来的寒意,更是席卷着强有力的罡风,划过了朦胧而无力的视野,划破了我被血液浸润的脸庞,留下了深深的伤口,滴落出一丝丝不断随着身下的漩涡的旋转而徐徐融合,缠绕着无边的血海,却依稀残留着我体温的血液。

    而不同的质量和密度,让眼前原本和谐的宛若一整块玛瑙石般的血海多上了几分沉淀和不协调,可这个异样的信号却无时无刻的刺激着我有些松弛的神经,更是有些声嘶力竭的在我的意识海里面无声的咆哮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连你自己都想要毁灭你自己……

    不要急着离开……否则会后悔的……

    两种异样,矛盾却又分外和谐,充斥在我的脑海,填满了我整个视野,蔓延了我所有的感官,却也恰到好处的让我坚定了我与生俱来的信念:我想要活下去!

    不管眼前的一切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眼前的一切,亦或是这一切与我究竟有什么关联,但我苦苦挣扎着支撑着到了这一天,最想要完成也必须要完成,也是我穷起一生,也要贯彻下去的信念……

    仅仅是想要活下去,带着被人给予的爱,好好的,没有任何遗憾和悔恨的活下去啊!

    “啊——”

    老子拼了!

    在这个为难关头,我觉醒出了被我深深的埋藏在我骨子的倔强,竭力的挺直了我的臂膀,一如那些深处穷途末路,仅凭借一身血气方刚来力挽狂澜的壮士,释放出了血液里面残留着那股不屈的野性和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

    然后我就被无情的灌了一肚子的血水,还没有站稳脚跟,就听的扑通一声,就再次跌坐回了血海四周血腥的气息直接呛得我两眼就是干脆利落的一翻,差点就背过气了。

    艹,看来小说电影里面都是骗人的,关键时候,没有那个逆天气运,就不应该随便跟着瞎装逼!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我还没有来得及为我这说装就装的装逼行动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做出一系列的补救措施,就在突兀间被一双冰冷彻骨的手给死死的扼制住了喉咙,黑色的瞳孔飘忽不定的交替显示着,冲着不断翻白眼时来之不易的间隙,模模糊糊的瞧见那双手上密密麻麻布满着的裂纹。

    在这双手不断施加力量的过程中,其上的裂纹开始开始慢慢的扩散开来,感觉上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化为一堆掺杂着尸臭的粉末,湮灭于这无边的血海中……

    但在美好的幻想实现之前,我还得面对这双手上如附骨之蛆一般的冰寒飞速的在我的身躯上蔓延开来,从天灵盖一直到涌泉穴,如死一般的冰凉一直在传递以及循环。

    “呵……哈……呵……哈……”

    窒息的感觉时断时续,在这断断续续的间隙中,我尽可能的喘着粗气,想要为了我随时可能停止跳动的心脏提供一点必备的动力。

    “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

    在我尽可能的挣扎下,这双手不断加大的力度有了一丝些微的松弛,在我的身边惊起了一连串有些浑浊和狂躁的气泡,杂乱无章的气流恰到好处的带来了一丝微妙的浮力,我此时又正巧处在一个液体的环境里……有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放弃了部分的抵抗,任由这双手更为用力的向我的喉间发出更为猛烈,也更为致命的攻势。

    血水比起空气,有更为强劲的浮力,在这双手想要掐断我的脖子的同时,也将我的身体隐隐向上拉动了好几厘米,这股浮力要是换在平时,可以说,可大可小,但在此时此刻这个颇为特殊的地点,再加上我作为舞者本能一般的直觉,让我在这一刻潜意识的牵动着肌肉,带动着身躯,借着那双手死命般的施力带来的惯性,一个后空翻,一脚狠狠的揣在那双满是裂纹的手上。

    这一击按照常识来看,在水中理应是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的,但是对于这双裂纹不断延展的手来说,无疑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呲啦……呲啦……呲啦……”

    一声声很是细微的声响,在这一刻不断地迸发着,死死的扼在我的喉间的手在这诡异的背景音乐的配合下,极其快速的寸寸断裂开来,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很是果断的离开了我,还附送折磨,牙酸的骨裂声就差把我的耳膜震破,直到在我的注视下,化为了一堆粉尘,堕入了不断翻滚流淌着的血液中。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这一小堆的骨灰一融入血海中,血海就不能用沸腾来形容了,完全特么的,沸腾的快要上天了,无边的血花溅起了一阵阵晶莹透亮,如红水晶一般璀璨的血珠,不断地划破血幕,又溅射开来,成为一个又一个深邃而幽亮的漩涡,与此同时,强烈的排斥感又再次应运而生……

    “呵……哈……呵……哈……”

    我才挣脱开死亡的束缚,颇有些手忙脚乱的摸着有些刺痛的脖颈,尽可能的乘着这个时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但这个时候,很是不巧的听见身下漩涡中,传出来的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声,凄惨的就像死了妈后,死了爸,死了爸后,又死了娃,死了娃后,又死了全家,再加上和之前尤其吻合的排斥现象……

    很明显……

    又有些东西要出来了……

    我艹,照这个尿性持续下去,很有可能是打了小的,又出来了老的,然后费劲千辛万苦打了老的,就被老不死的给弄死了!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还没等我有过多的思考,几道劲风就划破了我眼前碧波荡漾一般,显得分外平静的血海,翻起了些许有些凌乱的气泡。

    而这片风浪一过,几个满是血污的人影,将我的面向的所有方位都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你是……阿斌?”

    我顺着声音觅去,对上了一双熟悉的面孔,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周围所有身影面目的特征都落入了我的眼中。

    这一刻,我的心脏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是你们……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