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九章 血海
    漫天的血海充斥满了我,因为一整夜没有合眼睛而变得分分合合的视野,令人作呕的腥风不断的拍打着我的鼻翼,这眼前的一切,又似乎是一个信号,一个压迫了我所有行动力的信号,更是鬼使神差的在我潜意识里重复着一句话:

    不要急着离开……否则会后悔的……

    其实这句话即使不在我脑海里面一直单曲循环,我也不会想着离开,因为,我已经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得腿脚发软了,根本就丧失了逃跑的欲望,若是能走,我还留下来看着近在咫尺,粘稠的好像番茄味的农夫果园的血海……脑子是有病吧,你以为谁都是王子卫啊。

    不要急着离开……否则会后悔的……

    我的脸颊已经被黏稠的鲜血给浸润透了,一丝丝还带着余温,好像才从人体上剥离下来的血液,打湿了我的衣服,沿着我有些发凉的躯体不断的滑落,不断的冲击着我的心房,我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样,很是深刻的理解到为什么那些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会被叫做血海深仇,因为血海实在是太特么的厚重了。

    不要急着离开……否则会后悔的……

    在这转瞬即逝的时间里面,我那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的身材被滔天的血海直接淹没不说,更是极其有力的拍倒在了地面,脑袋重重的撞在了地上,一时间头晕目眩,感觉到我那极其有限朦胧的伸手不见五指的视野里面,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在围着我旋转……

    不要急着离开……否则会后悔的……

    也好在我比较喜欢运动,对于游泳之内的技巧还是了然于胸,排除了最初的惊吓后,我摸了摸被撞得有些发昏的脑袋,吐出一口夹杂着来自星星的血液的唾沫后,几个扑腾就浮出了血液的水平面,几番惊吓和近乎于作死的顺从后,我站稳脚跟就要向外冲去。

    不要急着离开……否则会后悔的……

    血液没有因为我的任何反应而停止流动,相反在我有限脑力运转的空隙中,一浪更比一浪高的血液从镜子里面缓缓打开的门缝中,如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一般,更为汹涌的朝我扑来,在我的余光中,依稀可以看见大部分的血液也很是叛逆的从一旁那被我拉开的大门中呼啸而去。

    但我的脚步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的停留,即使现在看似已经安全了,可我却没有将任何的精力分摊给一个极其无聊的运算,一个装满一半血的房间开始放血,有一个进血口和一个出血口,进血口要比出血口放血的速度快,问,我离被血淹死需要多少的时间?

    我终于知道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的话的真意了,为什么不急着离开会后悔,因为再不离开,我特么的就要死在这里面,连后悔都来不及了……

    不要急着离开……否则会后悔的……

    “够了,那位一直在我脑海里面友情提示的大爷,求您不要再单曲循环你优美声音了,我真的受不了了,要不,你就杀了我算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在那一瞬间的迟疑中,我又被灌了一大口温热的血液,一种与生俱来,名为生物排异系统的东西,促使我和常人相比有些娇嫩的胃产生了一阵极其猛烈的痉挛感,连带着,腿一软,眼一翻,就要沉浸于这不知道是不是带有艾滋病传染源的血液中。

    如果有人有幸能看到这一幕,估计有人会说我无厘头,说我是个弱鸡,什么鬼怪尸体都见过,这一点没有什么危险的血液就把我吓的丧失了抵抗力……

    我只想说,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痛,前提是你要先喝一肚子的血来试试看……

    特么的,我真的受不了了……

    被灌了一肚子血后,那突如其来的胀痛感,让我的腰腹部瞬间增加了一种很是诡异的坠落感,弄得我刚刚才激发了最后潜能的黄金左右腿再也没有移动的力气。

    所有的感官都随着这突如其来的坠落感,重重的往下降落,降落……

    而此时这个房间排血的速度已经远远抵不上进血的速度,慢慢的盖过了我不愿埋下的头颅,而在这个关键时刻本应该冲冠一怒,脚底抹油,逮着机会就往外冲的我,却被那股突兀出现,作用于我的身躯上的坠落感给压弯了腰。

    无情却很是温暖的血液,蔓延过了我的头顶,悄无声息的断绝了我最后求生的欲望,就好像此刻的我就是一个溺水者,在最后审视这个我留恋已久的世界……

    我咕噜咕噜,无力的吐出了一连串的气泡,除了有一些不太舒适的窒息感,另外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再加上身体外不断地循环着的血液,暖暖的,就好像回到了娘胎,回到了那最初的羊水里……

    不要急着离开……否则会后悔的……

    咕噜噜……咕噜噜……

    我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只能吐露出一连串恶心到爆的气泡,呵呵……

    不要急着离开……否则会后悔的……

    是啊……我后悔了……

    沉默……沉默,寂静……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在这近乎于安静与虚幻,模糊了生与死的界限,连我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是死是生的这一刻,原本很是平静,平静的宛若归墟的血海一下子沸腾了,狂乱而没有任何规律的水花,不断的冲进着我的意识海,刺激着我濒临迷失的意念,让我在这一时刻,本应该说濒临崩溃的精神,一下子变得尤为的清醒。

    “哗啦啦……哗啦啦……”

    血水泛滥出一阵阵宛若破碎的玻璃瓶溅射出来的冰棱一般,晶莹如红水晶一般的水花,炸碎出无尽的碎沫,在不知何时刮起的阴风中,不断的以我为中心,发了疯一般的旋转着,惊起了一个不断涌动着的漩涡。

    “哗啦啦……哗啦啦……”

    血水依旧汩汩的从镜子中的门缝中不断地倾泻出浓郁的血腥,而漩涡随着血水的流动频率不断的加深着,但是却没有增加哪怕一分一毫的吸引力,相反还在不断地推搡着我,似乎是想要将我推出这一片血海……

    我只欣喜了一小刻,面部表情一下子就僵住,因为这个漩涡不是想把我推出去,而是……

    有东西,想要从里面出来!

    “哗啦啦……哗啦啦……”

    水声惊起处,漩涡中,几双濒临破碎,爬满了裂纹的手,猛地挣脱出了这方血海,狠狠地冲向了我的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