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八章 门
    这一幕的发生,给我带来的巨大的心里冲击,比串死在旗杆上的刘东升带来的视觉体验完全升华了成千上万倍,特么的,我只知道看繁衍电影的时候,有人会选择快进,这是人之常情,但是现场直播都可以快进,简直是诡异爆了,就是说一句哔了哮天犬也特么的不为过。

    不过这一幕,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特么的,就是根本没有作用!

    我睁着眼睛,连合拢上下眼皮这一技能都不敢轻易的使用,到头来,在一片寂静的只能听到郑国锋的呼吸声的静谧中,我看到了我和黄伟华的来到,和关机前最后的黑暗,换做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就是下面没了!

    我艹,我和黄伟华同仇敌忾的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吼,在夜空中,显得尤其的字正腔圆。

    文艺点说,郑国锋几乎弄了一个通宵的丰功伟绩,只是见证了一次历史的跃迁和世事的变幻无常。

    通俗点说,郑国锋做了和没做一样,完全没有区别。

    相反,郑国锋这样一弄,反而让这件被王笛确认为恶性凶杀事件的案件,再次蒙上了一层极为神秘的面纱,因为透过视频这一最为有利的事实,再次在我们的心中埋下了人力绝对无法做到的种子。

    我艹,原本就要水落石出的案子,又在绝对的证据下,不得不回到最初的起点,记忆中你们青涩的脸……

    而这一切都是郑国锋这个人一手造成的,你还要不要人活了!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类似于小学生的游戏黑洞,但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类似于郑国锋这样的案件终结者,真特么的颠覆我的认知还有我的三观!

    不过郑国锋也没有给我任何可以嘲讽他的机会,因为这货打了一个多小时的110,终于打通了,虽说警察调查出这个对着视频都找不到凶手的案件的可能性比零还要小,但是让他们收拾收拾尸体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虽说打个报警电话一个多小时才打通,但他们出警的速度比秒射男还要快,转瞬间,警笛声就飘荡在了我的耳边。

    为了不想第三次进警局,我找黄伟华要了钥匙,就回他的寝室去睡觉了,至于擦屁股这些破事就交给我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连棺材见了都要自动开盖的学生会会长去处理吧,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就应该吃吃喝喝,洗洗睡睡,响应党的号召,以便早日走上新中国梦寐以求的和谐社会。

    我由于晚上没有睡觉的原因,很是疲惫,穿着衣服倒在黄伟华的穿上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发现天已经大亮,房间中的一切都与往常无恙,静谧的就像在学校里面正常起居作息一般,甚至隐隐感觉到昨夜发生的一切就只是我的一场臆想,一场梦。

    但直觉告诉我,这血淋淋现实依旧是那么的残酷。

    我像往常的一样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看才知道原来现在已经到中午了。

    因为学校基本上已经停课了,我也办了休学手续,所以我也不用着急什么,再说黄伟华还有郑国锋也没有来催我,想必还在被警察盘问吧,于是我慢悠悠的从床上下来,打开了房间的门,准备去卫生间冲个澡,可就在这时,一股很是强烈的心悸感,在我的身边萦绕着,就好像……

    好像在我的背后正有什么东西正死死的盯着我,那种如芒在背,宛如被锋利的刀刃不断切割着的痉挛感,不断地充斥着我的所有感官。

    那种莫名其妙的窒息感,迫使着我的喉结上下的跳动起来,情不自禁的吞咽着不断往喉间慢慢流淌着的唾沫,紧张的感觉,让我的心脏都差点被压迫着停止跳动了……

    “呵……哈……呵……哈……”

    我慢慢的被那股不知怎样生成的压力弄得直喘粗气,死死的按着随时都有可能被这股压力压迫的停止跳动的心脏,可以说是用尽了我最后的精力,这才猛地将头向身后转去。

    却发现我的身后却是空空如也,空旷的让我有些发愣。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连澡也不敢洗了,长出了一口气,就想要掉头出去,但随即我脸上的麻木瞬间就被惊恐所替代了,因为……

    正对面的镜子中,反射出来门的投影慢慢的关闭了!

    我心一惊,转过身就朝着门外冲去,我用力的想要将手插入即将合拢的门缝中,因为那道门并不是完全关闭的,因为在那上面还留有一道细微的缝隙。

    可是,我的手最后竟然触碰到了一块很是冰凉透骨的东西,这……

    这道墙,居然是……

    一面镜子,这才是镜子的投影!

    怎么可能!

    我还以为是我眼花了,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再次伸手碰了碰那扇门,确定是镜子后,这才急忙向身后跑去,照这样看,那我早前看到的投影,才是真正的出口!

    然而等到我怀着对下一步可能发生的未知感受所产生的惊恐,朝着背后的出口死命的冲去,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等到我死死的攥着门把手想要把门拉开的时候,才发现这道门居然纹丝不动。

    而与此同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道门锁开启声……

    我心一惊,转身向声音的源头看去,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镜子里的门居然打开了……

    可还没等我缓过神来,那道门竟然彻底打开了,发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嘎声,继而,发出了点点滴滴的水流声,水流声越来越大,直到门中,蔓延出了一股股如同小溪流一般的水柱,而这水柱的颜色是红色的,殷红的让人心悸,还夹杂着一股让我心闷的腥臭味……

    因为眼前不断蔓延过来的……

    是鲜血!

    “啊——!”

    我被这一幕吓得半死,大叫着想要转身逃走,可双腿却不争气的一软,整个人都跌坐在了地上,再想起身,却是发现根本使不出半分力气。

    我满目骇然的望着即将临近我面门,夹杂着的腥风猛烈的向我鼻间猛灌着……

    此时,我的心中绝望丛生。

    眼前的这一切……

    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