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六章 惊喜?
    只不过,世事怎是一个“若”字能够说的清的呢?

    这也是我,被那像一团乱麻一般缠在我的腿上的被子给绊了一个倒栽葱后,脑海里不断回荡着的话语……

    完了,完了,这次估计得死在床上了。

    还没有等我有过多的反应,视野就被一大团浆糊一样的东西给占据了,艹,脑浆都被打出来了,这下真玩完了……

    就在我万念俱灭的时刻,一双白白胖胖的手将我从地上给提了起来,还没有等我有任何的反应,一个帽子就死死的扣在了我的头上,与此同时,一个残留着脑袋形状的蛋糕缓缓的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愣了好半天,才试着将头上那糨糊一般的物质放了一点在嘴里,确认是蛋糕,而不是脑浆后,这才透着朦胧的视野,对上了张婶子那一脸的迷之笑容。

    看到我类似于询问的眼神,张婶子脸也不红,冲着我豪迈的笑着:“怎么样,惊喜吧……”

    我点点头,一跃而起,狠狠的掐着张婶子的脖子:“惊喜你****啊!”

    张婶子也不知道我面对这惊喜的一幕时,究竟会有些什么反应,想必她针对这些可能会发生的突发状况设定了一些预防措施,但她肯定不会想到我会掐着她的脖子,狠狠的冲着她咆哮,以至于现在的她正脸红脖子粗的看着我,很是乖巧,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这可不是张婶子一贯的表现,要是我以前敢这样大声的在她的身边说话,肯定少不了一阵臭骂和和让我一天都不得安宁的唠叨,我还依稀记得她的经典名言:“阿斌啊,你再这样子下去,我怎么和你的村长老爸交代啊,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只能服软的说道:“是,张婶子,我错了,我求求你去死吧!”

    不过,今天情况有点诡异啊,张婶子居然到现在都还没有说话。

    “诶,张婶子,你怎么不说话了啊?”

    “你还掐着她的脖子呢,她怎么说话?”

    在一旁的二大爷很是紧张的看着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对呀,这我怎么都没有想到?

    就这么简单?

    我将信将疑的扫了张婶子一眼,才发现她都有些翻白眼了,这场景,吓得我手一松,就往一边跳去,我艹,差点出人命了,要是把张婶子给掐死了,这么便宜的房子以后哪里去租?

    我看着二大爷像捧着一块玉一样,抱着张婶子不断的检查着,直到张婶子猛烈的咳嗽了一小会儿,面色逐渐恢复红润之后,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经过刚才那一档子的瞎折腾,我发现张婶子的中气很足,特么的根本就不是鬼,这只能说这一波人深更半夜跑到我的屋子里面来,完全就是想把我吓成鬼。

    和他们对视了一小会儿后,又想起了黄伟华之前给我说的那些话,还有那龟孙子差点被吓成死狗那模样,又不像是在骗我,,斟酌了一小会儿,很是委婉的询问着张婶子:“张婶子,有人说你死了,我很想问问你是不是真死了。”

    张婶子被我这话气的不行,又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差点就背过气了,二大爷很是温柔的拍着张婶子的背,埋怨的看了我一眼:“臭小子,瞎说些什么啊,现在刚开放二胎,你张婶子还准备抓紧时间再生一个嘞。”

    半只脚都踏进坟墓的人了,临进去前都还要丢一块肉出来,真不愧是我张婶子!

    于是,我给予了我最崇高的敬意……

    “生你****啊……还有,滚你二大爷的!”

    我狠狠的瞪了二大爷一眼,二大爷从小就被我的父亲欺负惯了,我也算是沾了点狐假虎威的光,以至于二大爷唯唯诺诺的看了我一眼,就退到了一边。

    “说,你们是怎样进来的!”

    我心里越想越气,任谁在即将要睡觉的时候,被一大群人突然闯入吓个半死,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张……张婶子,有钥匙呀。”

    二狗子腿打着哆嗦,颤颤巍巍的看着我,眼神不断地躲闪着,看来我之前那气势恢宏的倒栽葱还是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灵。

    我喉咙哽了一下,擦了擦额头的汗:“那……你们进来的时候,为什么温度一下子变那么低了。”

    “因为我给你开了空调啊。”

    张婶子看着我,一脸的慈爱。

    “都马上要十月份了,开什么空调啊,有病吧……”

    “都说了,不差钱……就算你被冻感冒了,请你去看个医生,张婶子还是办得到的。”

    我被张婶子的脸上惨留着的笑容,弄得泪流满面,一时间连视线都有一些模糊了,我小时候究竟是犯下了些什么滔天大错,才会让你们如此记恨。

    我捏了捏有些干涩的喉咙,使劲擦着额头上的一个劲儿的流淌着的汗水,用最后一丝气力询问着他们:“好吧好吧,那些我都可以理解,我的生日早过了,就不要再瞎胡闹了,你们快走吧,我真的累了。”

    说完了这一席话,我很是干脆利落的将张婶子他们推了出去,在他们略微有些黯淡的眼神中,重重的将门摔上,躺在床上,用被子盖着头,冲着周围的黑暗不断的咆哮着:“疯子,疯子,我遇到的怎么都是些疯子!”

    还没有等我多骂上几句,我的被子就被一股大力给掀开了,张婶子,二大爷,还有二狗子等人,又一种目送弥留亲人的姿态站在了我的床前。

    “究竟有完没完啊,你们究竟要玩哪样,知不知道尊重一下人的隐私啊……想说什么快说,反正我明天就要离开了,我真的是受够了。”

    说完,我也不看他们,将头转到一边,一声不吭。

    “阿斌……我们是看着你长大,看着你离开陈家村,又再次欣喜的和你同住一个屋檐下,我们都把你当作自己的亲人,明天你就要走了……今年我们没能给你一个像样生日,明年我们却不想再错过了,就想趁你还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给你过过生日……”

    看着张婶子眼里闪烁着的泪花,我心里也是一颤,愣了一会儿,将他们再次赶了出去,砰的一声关好了门:“太晚了,不方便。”

    关门声响起后,我听见了张婶子一声悠长的叹息,笑了笑,穿好衣服,打开了门:“再怎么,总得让我穿好衣服吧。”

    在张婶子他们惊愕的眼神中,我拉开了整栋楼的电闸,大吼起来:“既然你们非得这样,那我们必须得high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