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五章 闹剧
    这么说……

    张婶子是鬼?

    想到这里,我浑身上下一个激灵差点把手机给摔出去了,冷静了一下后,打开了通讯录,想给我的父亲打一个电话。

    刚打出去,我又把电话挂断了。

    想想也是,都好几个月没给我的父亲打电话了,如果现在因为这件事情给他打个电话过去,然后问他,喂,父亲,我想问下,张婶子是不是在几年前被烧死了……

    我会被他骂一个狗血淋头,不是肯定,而是绝对。

    不过想到黄伟华和我说起那件事的时候,不像和我开玩笑的表情,说真的,我的心里还真的有点七上八下。

    想了半天,我还是强迫自己坐到了电脑前,打开百度,搜索了起来。

    “花园小区,火灾。”

    当我将狠下心来,敲击着回车键的时候,心里真的有些害怕,万一……

    我就真的哔了哮天犬!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只看到了这些:

    “花园小区的包租婆,就是一个****,收费又高,还特么的要限制水电,还真特么的以为你是在拍功夫啊。”

    “楼上加一。”

    “二楼闪开,我要上去砍了楼主,这个人我知道,就是前两天因为偷张婶子的内裤,被张婶子叫人暴打了一顿,剥光衣服,扔到巷子口的那个****,大家不要相信他。”

    “阿斌,你特么的是个****,不要把你的袜子和我的衣服挂在一起晒太阳,弄得我老公闻到了后,以为我出轨了,我艹。”

    “楼上走开,我要艹阿斌!”

    “23333.”

    ……

    我艹,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有病吧,我的袜子和你出不出轨有个毛的联系啊。

    我又搜索了几遍后,也没有找到任何和火灾有关的信息,反而被那些关于花园小区的评价给弄懵逼了。

    火灾,火灾个毛线啊。

    还好我没有给我父亲打电话,不然我这几年在张婶子这里吃软饭的事情就暴露了,说不定还要被张婶子的脑残粉给直接丢到巷子口。

    但一想到黄伟华之前的表情,我的心不知为何就静不下来,想了半天,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那货居然发了自拍就关机了,邪门,真的挺邪门的……

    不过我也没有怎么担心,反正明天都要去学校,对于郑国锋的研究成果我也是很好奇的,到时候遇见黄伟华问下和花园小区有关的事情就好了。

    这件事情告一个段落了,闲着也没有事情做,就打开英雄联盟的官网看了看,发现赛季要结束了,定位赛还没有打,就约了几个打的好的朋友,带我装装逼,等五把完了后,才发现已经很晚了,正准备关电脑睡觉的时候,电脑屏幕突然开始阴晴不定的闪烁了起来……

    为了营造一种在黑漆漆的夜里,偷偷摸摸去拆塔的氛围,我把房间里面的灯都关了,在电脑屏幕忽黑忽白,夹杂着电流声的闪烁中,黑白两种场景在我的视野里面交替着,闪现着,噼噼啪啪在我的耳边来回不断的萦绕着……

    窗户竟也在这时被狂风吹的咣当作响,一阵一阵带着腥味的风死了命的朝这间本来就不算很大的屋子里猛灌着,像小溪流往大海里汇集一般,千方百计的朝着我的鼻孔,耳朵,嘴唇与嘴唇之间的缝隙里钻着,我甚至能从我的每一个毛孔里面感受到来自窗外的恶意……

    我艹,究竟要闹哪样!

    我一时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有些胃痉挛了,捂着发闷的胸口,身子不由自主蜷缩在了离电脑桌不远的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的全身捂了个严严实实,牙齿咬的紧紧的,空闲的右手却死死的抓住了藏在衣襟里面的斩鬼剑……

    就在我捏着斩鬼剑的手心,开始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的时候,我的被子被猛地掀开了,灯光也在这一瞬间猛地亮起……而理应空无一人的屋子里,竟然站满了人!

    以三婶子为首,脑残粉二大爷为辅,赵狗子为前锋,三炮等以扯后腿为目的的十多个狗腿子就这样一声不吭的以一个合围的姿态将这间原本就很是狭窄的屋子给堵了一个水泄不通,一股股阴冷的气息在我的周围升腾萦绕着,一时间冷的我直打哆嗦,下意识将被子裹得更紧了一些。

    “各位亲朋好友,三婶五姑,还有二大爷们,这么晚了,你们来找我有何贵干?”

    我强忍着心中的疑惑,不痛不痒的旁敲侧击着,捏着斩鬼剑的右手也越发用力起来。

    这一个个熟悉的简直令我发指的面容,此刻就这样默默的站在我的床前,映入我的眼帘,他们纷纷以一种低头沉思的姿势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不由得给我一种很是诡异的错觉……

    就好像他们此刻正在医院里的重症监护病房中,为自己弥留阶段的亲人做出最后的祷告。

    这……

    这尤其诡异的一幕,反倒让我犯起了狐疑,他们究竟是要闹哪样?

    难道在血拼之前,还要和我一起那一会儿角色扮演?

    而这时,灯突然熄灭了……

    他们原本就很惨白,甚至可以说白的有些惨绝人寰的面孔,在此刻已经完全黑暗的屋子里,更是显得分外幽亮,将周遭的环境渲染的格外阴冷。

    我有些慌乱的看着他们处乱不惊的立在我的床边,冷冷的看着我的目光,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死死的咬着嘴唇,好半天才很是尴尬的冲着他们说道:“太晚了,都散了吧,好聚好散,再聚不难,那我先——”

    他们听了我的话后,很是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对视了一眼,狞笑着向我扑来,宛若来自深渊的恶魔!

    “我艹!”

    我被他们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果断做法给吓了一个头皮发麻,好歹我们也同乡了十几年,连一百块都不给我,这我都可以理解,但再怎么也得寒暄一两句再动手吧,这样也不枉我小时候给你们找的那一大堆麻烦。

    眼见得危机将至,我也不敢再有什么保留,提起斩鬼剑就朝着最近的二狗子当头劈去,若着一剑斩实,而狗子定逃不了魂飞魄散的归宿……

    别了,二狗子……

    老子想杀你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