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四章 话里话外
    黄伟华这话一出后,又像一个闷葫芦一样,半天都没有开口,房间中的空气又有些凝固,正当我以为他就是随口说说,准备将我另外一个猜想说出来的时候,黄伟华却先一步说道:

    “如果我猜的不错,教导主任之所以会在那个时候,给你发短信,留下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一定是他认为你知道些什么……亦或是只要你意识到那些信息,就会给你带来一定的危险,因为那样做,或许你就会被幕后黑手所察觉!”

    这次惊愕的人一下子换成了我,黄伟华还想要继续的说下去,我挥手示意他稍微等一下,信息量太大,我需要整理一下,许久,我才再次看向他:“你接着说吧。”

    黄伟华愣了一下,骂了句我艹,这才继续说下去。

    “你不是说过,教导主任在那段时间,很是疯狂的对你发着短信,弄得你甚至都没有搭理他,你想想,一个正常的人在主动提出给你放两个星期的假,并且了解了你的行踪后,还这样时不时询问你在哪里,有没有那样一种可能,他在杰少三人出事后,感觉到了什么端倪,故意找了一个借口,让你离开学校……再到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鬼使神差半夜三更到了学校的操场,经历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在他看来并不是警察能够解决的,因此他想到了你……因为你和我们不太一样!”

    “什么意思?”

    “因为在几个星期前,你经历过王璐的那件凶杀案,正好那件事情,教导主任也算是掺和了进去,你当时对那些警察说过,王璐曾在午夜给你打电话,让你去学校的操场上救她,可偏偏王璐当时并没有给你打过电话,但是王璐最后真的出事了,如果假设……教导主任在那个时候,也经历了同样的事件,他的潜意识里,就会浮现出你的身影……所以他才会选择给你发短信而不是打电话,因为他不希望你来救他,他想要拯救你……”

    他想要拯救我……

    黄伟华这句话反复在我的脑中回荡着,刺激着我的大脑神经,眼前又浮现出了教导主任那张肥肥胖胖,笑起来猥琐的不行的脸,一时间有些心酸。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黄伟华说的虽然很有道理,但是似乎总感觉他没有抓住要点,有什么事情没有考虑进去,比如说那根旗杆……

    一想到旗杆,一想到之前从学校里面走出去的时候,旗杆上散发出的那种血腥的气息,全身上下又生出了一身冷汗。

    又和黄伟华交谈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但都觉得没有触及到这件事情的本质,到头来还是决定等明天郑国锋那所谓的资料整理好了再说。

    等我和黄伟华一起将饭做好吃完后,都很晚了,在我的再三挽留下,黄伟华还是要回龙潭虎穴一般的学校住,弄的我很是尴尬,只能将他送下楼了事。

    一下楼,这黄伟华就像一个二傻子一样,盯着我的出租屋,一声不吭,我试探性了再次挽留了他几声,他也不为所动,我也没有做作,挥了挥手,转身就走,心想这人是不是傻啊……

    然而黄伟华可不是那么干脆的人,我没走几步,又被他给喊了回来,就看见他面色严肃的看着我说道:“说起这栋楼,我倒是听过一个传闻,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兴趣……”

    黄伟华说完了后,便一直劝我和他回学校住,要安全一点,我看着他紧张的不行的脸,只是呵呵笑了笑,这楼零零散散加起来,我也住了差不多一年半载了,都没有出什么事,要是我被你这两句话就诱骗回学校了,我就和你一样傻。

    我挥了挥手,就当着黄伟华的面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没过多久,我就听到了黄伟华发出了一声凄惨无比叫声后,然后以更加凄惨无比的叫声,嚎叫着离开了这个街区。

    听到了那阵声响,我心里乐得不行,这个二傻子害怕就害怕,还要装这些大义凛然的逼,现在就是你遭报应的时候了吧。

    这个时候,我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掏出来一看,原来是黄伟华这小子发来的。

    我打开一看,还是一张自拍。

    感情这小子刚才叫那么惨就是因为这张自拍的原因啊,和他说了多少次,长得丑就不要自拍,一直不听。

    我很是戏谑的看着这张照片,这小子走哪里都喜欢自拍,我倒要看看今天他拍出了些什么玩意儿,可看着看着,我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黄伟华从我家离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楼道里黑漆漆的不见丝毫光亮,而他这张自拍很亮,很明显是开了闪光灯的,看到如同白昼的四周,想必他还将手机屏的亮度调至了最大,幽幽的冷光自屏幕中散出,瞬间就照亮了整个楼道,同时照亮了黄伟华那张惊惧的脸,还有……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楼道,四处遍布着藕断丝连的蜘蛛网,到处堆积着一层厚厚灰尘,看上去已经不知道多久没人打扫了,甚至可以说,已经荒废了多少年了……

    甚至透过屏幕我都能闻到墙上深黑色的油渍传出来的霉味,熏得我好想吐。

    我不知道这张照片,我究竟看了多久,但我知道,要不是因为这已经是我第三个手机了,否则指不定会被我摔出去多远。

    这……

    真的是我住了一年多的地方吗?

    照片上的那破败的楼道真的是张婶子每天天还没亮,就要起来打扫的一尘不染的楼道?

    我不由的怀疑起黄伟华来,觉得黄伟华是在和我开玩笑,开一个很是过分的玩笑。

    “阿斌,我听说,这片街区的一栋楼在几年前发生过一次大火,里面的人无一幸免,由于这栋楼已经老化了,就被政府暂时荒废了,等到以后旧城区改造的时候,一并来修整……”

    “你在说些什么啊,刚才我们上楼的时候,就看见过包租婆,我还和她聊了几句话呢,别的不说,张婶子可是和我一个村子的人,我还信不过她?”

    “张婶子?”

    “你忘记了吗,当时你还问我她是谁,我还给你介绍了的呢?”

    我还记得,黄伟华当时看了我一眼,倒吸了一口冷气,转身就走:“我当时就是因为没有看见人,才问你……你在和谁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