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三章 猜想
    “害你?”

    黄伟华整个人顿时都懵逼了,在地上很是无辜的望着我。

    看着他那无辜的小模样,我的脑海里又回想起了他之前莫名其妙的摸我手的模样,就和一个日本的痴汉没有什么区别。

    再说了,黄伟华这个人,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从来不会去别人家做客的人,以前我和胖子他们叫了他几次,都死活不肯和我们一起去家里涮个火锅之类的,今天就这么随意的喊了他一声,居然就同意了,你说怪不怪?

    再说了,这小子的手这么冰,很明显有些古怪啊,真是人见多了,看见个鬼都觉得挺眉清目秀的。

    “说,你今天究竟想要做什么,是不是想要害我……难道说,你就是那个旗杆事件的幕后黑手?”

    我看着在地上可怜兮兮的打着滚的黄伟华,不断的皱着眉头。

    “我害你?”我不说这话还好,一提到这三个字,黄伟华差点就爆炸了,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翻了起来,“我还想说,你是不是想要害我呢,你以前不是说,你和杰少他们租的屋子就在学校附近吗,现在走了多久了,你再看看周围这环境……要不是我之前摸你的手,觉得你的手温度还算正常,我都会怀疑,你把我诱拐到这条阴森的小巷,是想要将我毁尸灭迹,可你还好,还来个后来居上,你真以为你是在上厕所啊。”

    得,看他那样子,就算他真的是鬼,我也不好意思再对他下杀手了,更何况王笛之前就告诉我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鬼做的,我刚才打他更多的原因是……觉得他那基佬的模样,很是欠揍。

    呵呵……就是这么简单。

    不过我还是很是诚恳的对他道了歉,略微表示了一下我的歉意后,就打算往出租屋走去,走了两步,才发现黄伟华还停在原地,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说,你到底去不去啊……你该不会是要碰瓷吧。”

    我没好气的走到黄伟华的身边,一把攥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从地上拎了起来。

    “阿斌,你难道不觉得这里有些……诡异吗?”

    黄伟华没有记我的话,反而倒吸了一口冷气,一脸惊惧的看着我。

    我看到黄伟华脸上的惊色,反而笑了笑,心里暗想到,我才来的时候,都不敢晚上一个人从这里经过,更别说你了……不过我还是很耐心的解释道:“我和胖子他们以前找房子的时候,也是贪图便宜,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也被这里的环境给吓了一跳,这个城市虽然小,但好歹也挺现代化的,我们当时也没想到学校附近还有这么偏僻的地方,不过……我们租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栋楼的包租婆是我同村的一个大婶,都是自己人,也没有那么怕了……你说呢?”

    说完,我看了看黄伟华,他点了点头,就跟在我身后,不再说话了。

    他不说,我也懒得搭理他,就这样继续走着,约摸又过了五分钟左右,一栋光从外观上看,有些像八九十年代危房的建筑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走到楼下后,我冲着黄伟华比了比手势,示意他可以跟着我一起上楼了。

    “阿斌啊……你的房子就租在这里?”

    我刚走进门洞,黄伟华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我回头向他望去,看着黄伟华在一旁,面露难色。

    这人究竟是要做什么……我有些狐疑的看着他,莫不是他真的想要害我吧?

    我紧张了一瞬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就释然了,感情这小子把这里当做了危房吧,我呵呵的笑了笑,有些尴尬的解释道:“这房子看着有些破,年代似乎也有些旧了,据张大婶所说,应该是翻修过的,绝对是安全的,伟华,你就别墨迹了,再不上去,恐怕吃饭的时间,又要往后面推延了。”

    黄伟华听到我都这样说了,脸红了红,也没有说话,跟着我向楼上走去。

    没走几步,就看见包租婆张婶子从一旁的走廊深处走了出来,看那架势,似乎是要去倒垃圾,见到我便笑了起来:“阿斌,好久没看见你带朋友回来坐坐了。”

    我也冲她笑了笑:“张大婶,这次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回这楼来了,我看一会儿把这段时间的租金交了,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了。”

    张大婶听了我的话,也没多说,和蔼的笑着,说了句哪里哪里,就拎着垃圾下楼了。

    这个时候,黄伟华才慢吞吞的走了上来:“阿斌,刚才你在哪里瞎扯啥呢?”

    “哦,刚才遇到王婶子了,和她聊了几句。”

    黄伟华皱了皱眉头,四处打量着,一脸疑惑。

    我懒得管他又在发什么疯,拿出钥匙把门打开,就把他给拽了进去。

    一进门,黄伟华就走到一旁的座椅上,一屁股坐下,瘫在那里一句话不说,就好像在进行霍金的cosplay一般。

    黄伟华一进屋就不说话,房间里顿时也就安静了下来,弄得我突兀的觉着有些渗着慌,转念一想这段时间发生的这系列的事情,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之间的联系……

    于是,我一张口就说了出来:

    “伟华,你知道之前教导主任的那件事吧。”

    黄伟华点了点头,又瞬间摇了摇头:“说重点。”

    “警察在教导主任死的第二天,将我带进了警察局,告诉我,教导主任在临死前,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只不过,没来的发出来,就遇害了。”

    黄伟华眼皮跳了跳,示意我继续说了下去。

    “教导主任的那条短信有提到,让我尽快离开这所学校,我和他不一样。”

    黄伟华听了我说的话,就陷入了沉思,在我想要继续插话的时候,他却抢在我之前说道:“所以……按照教导主任的话来看,你离开这个学校的做法是正确的,因为你有极大的可能是这个事件的终结者!”

    这次轮到我惊讶了:“这话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