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二章 离校
    只不过,要去校门,还必须的经过主席台,所以……

    我还是逃不脱要走到郑国锋的视线内。

    眼见得我也像那些不断地向校门口席卷而去的人一般,郑国锋的身子居然颤抖了起来,这是之前不曾有的……

    如果说,之前的那一幕让他看到了这个世界丑恶到极致的东西,那一张张满是恶意的脸上,不断涌动出的是一句句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和人性的话语,随着时间的流逝化为一把把最为锋利的尖刀,在他的心上肆意的绞碎着……

    而我的做法,就是站在他的身边,很是善解人意的安慰着他,然后粲然一笑,告诉他,其实我和他们一样,然后转身离去。

    “你……也要走……阿斌,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郑国锋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不知为何我还是能听得见,我身子随着他说话的频率,猛地震了震,不过还是没有回头:“如果……我说,我有我自己的打算,你相信吗?”

    说完,我不再去搭理身后的郑国锋和黄伟华,即使他们在我身后大吼大叫,因为……

    特么的,现在是科技的时代,等你们有了线索,自己打电话给我,我可没有闲工夫给你们和你们这些鬼都没有见过的孩子一起瞎转悠。

    路过旗杆的时候,我还是好奇的打量了这个像擎天巨柱一般,收割了好几条人命的凶器,心里总有种异样的滋味。

    这东西特么的就不该在大学校园里面存在啊,这样的话,就不用升旗了啊,呸……就不会出这档子事了。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打算继续往前面走,不过一阵很是浓郁的血液气息,让我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

    “王笛,你闻到了什么吗?”

    王笛像只小猫一样,探出了半个脑袋,皱了皱鼻子,摇了摇头:“最讨厌闻铁锈的味道了……不过我还是知道铁锈的成分Fe2O3。”

    我狠狠的拍了拍她的脑袋:“你难道没有闻到一阵很浓的血腥味吗?”

    王笛看着我的很是严肃的眼神,一下子吓傻了,好半天才恢复了过来,很是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眼神有些躲闪,随即才一脸谄媚的看着我:“那个……主人真是高啊,连我大姨妈来的不规律都知道……”

    我艹!

    我翻了翻白眼,不过还是又压榨了她一份鬼精华。

    这才再次望着这根旗杆,连想要离开学校的念头都打消了。

    有点古怪……

    在我身边萦绕着的,不只是有那一阵阵浓郁的想让我作呕的血腥味,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男人的直觉,我突然油然而生一种之前死去的那几个人还在上面挂着的感觉,血淋淋的画面感,突然地迸发出来,让我有些和身份不太适宜,略微有些娇嫩的胃部,一下子有些难受起来了……

    随着与旗杆的距离越来,那种感觉越发的强烈,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的朝旗杆根部走去,离旗杆越近,越觉得旗杆有些诡异……

    因为这根旗杆的根部,居然没有供国旗升降的绳索!

    而我知道这旗杆也不是电动的……

    那这个学校……之前是怎样升旗的?

    一时间,凉意从脚底直升至面门……

    这个时候一双手狠狠的拍了拍的我的肩膀,我心脏差点都要蹦出来了。

    “阿斌……”

    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黄伟华,暂时将旗杆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你不是留下来,要去完成在校园里面抓第一只鬼的行动吗?”

    “我是留下来了,只不过,郑国锋说,他已经有了方案,需要用这一天来进行对他掌握的资料进行最后的整理,说明天会给留下来的人打电话,刚才我交电话的时候,也把你的电话报上去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不由得有一些遗憾的感觉,点头是觉着郑国锋还是挺聪明的,这个计划倒也值得我参与……而遗憾的是,我能这么自信,毕竟是因为我有一些,他们并没有的依仗,而他们突兀被卷入了这一个困境中,无疑是危机重重。

    “阿斌,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打算,在我的印象中,你是一个很独立的人,什么事情都想自己去单干,但这件事情不一样了,很危险,多几个人陪你,危险就会平摊,这样反而会安全一点。”

    看着黄伟华很是真诚的脸庞,我心里还是暖暖的,沉默了一下,还是以一种淡漠的语气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下一个死的人是你……或者是我,对你我,或者对你我的亲人,会有多大的影响吗?”

    黄伟华狠狠地咬着嘴唇,指甲深深的掐进了手掌。

    “我和教导主任接触时间没有你和他那么长,也没有你那么了解他,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他那样明明可以坐在办公室里面,养养花,看看电视,玩玩电脑,开开会就可以养家糊口的人,却还要尽心尽力为学生着想,费尽心力为那些,可以说,和他并没有半分钱关系的学生打点前程,他给了我一个不一样的下半生,他死了,我难道就可以理所当然的享受他为我做出的一切吗,这样和白眼狼有什么区别!”

    黄伟华说的有些激动,嘴唇都被咬破了。

    我在一旁听得有些感慨,但心里却没有一点愧疚可言,不论过程怎样,最后能够找出最终的结果就是对教导主任最好的交代。

    黄伟华一边说,我一边听,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走出学校,到了我租房的那一个街区,我看看天色,差不多该吃饭了,我就示意黄伟华,到我家里面去坐坐,随便吃点什么再说。

    黄伟华没有去过我的家,有没有过多的犹豫,点了点头。

    我租那间出租屋虽然在我们所处的街区里,但不知为何,每次我去那儿的时候,我总感觉会钻很长一段距离的巷子,黄伟华跟在我身后,一直都闷声不吭,直到周围慢慢没有了人影,黄伟华才面露惊色的拉住我的手。

    “阿斌,我怎么感觉有些诡异啊,学校附近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

    黄伟华的手很是冰凉,凉的有些诡异……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还一个劲儿的搓着我的手,更让我感到一阵恶寒……

    我赶紧拍开了他的手,看到他脸上的高深莫测的表情后,猛地将他推翻在地:“老实说……你是不是想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