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一章 矛盾
    郑国锋看见原本在主席台下的人群,以一种溃逃的姿态像校门外涌去,脸色不由得难看起来。

    “我就想把这件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不想被那些警察,不想被学校蒙在鼓里,不想被糊弄的像一个二傻子,但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我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帮助和支持,愿意的请留下,不愿意的……”

    郑国锋的话刚说到这里,人群中就爆发出了一阵如释负重的声音,脚步声也更加密集起来,他们总算可以心安理得的走了。

    但他们走之前,还是留下了一些让人听起来不是很舒服的话语:

    “主席,你想死就去吧,我们认怂,没你那个胆,就想当一个二傻子,奉劝你一句,还是早点走吧,别把自己当做救世主了,等哪天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到那个时候,恐怕连想帮助你的人,连一个人都没有。”

    “郑国锋,你想替他们伸冤,就自个儿去啊,别有事没事就用被害死的两个主席才换来的位置,将我们这些人也牵扯进去,要是那个幕后黑手将我们也算到下一个行凶目标,我们连哭都来不及,你还时悠着点吧,”

    “你这个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去闯,警察和学校都没有去管,你跟着瞎操什么心啊,他们死都死了,再怎么调查都醒不过来了,担心他们有什么用啊,要我说,你还不如将心思放在如何预防这个幕后黑手的再次行凶,这样的话,愿意帮助你的指不定要多上一些。”

    郑国锋就这样静静的听着没有说一句话,似乎是对那些话并不是那么的在意,只不过我还是不经意的注意到,他紧紧捏住话筒的手指,都已经发白了。

    我看着郑国锋重重的叹了口气,但下一刻也发出了一声冷笑,一边的黄伟华有些不解的看着我,我摸了摸喉咙,说了句嗓子不舒服。

    这郑国锋要是换个身份,换个地点,指不定这一席话可以起很大的作用,比如说,是一个古代的将军之类的,而不是一个学生看得起你,你就是个人物,看不起你,你就是个人渣的学生会主席,都多大的人了,都不能用幼稚来形容了,只能用天真的可笑来形容。

    他难道真以为就以他的几句话,就可以让台下这些人为他抛头颅洒热血,上战场都还那么的热血沸腾?

    这里是大学,连学知识都不是最重要的大学,还有什么是最重要的呢?

    更何况台下的这些人,自己都还自顾不暇呢,还能指望他们分出心思来去搭理那几个死人的事?

    感情可不是什么人都应该去给予的,最多的情感应该是先放在自己的身上,说简单点就是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这一点被台下的人很好的诠释着,可以说目前的形势已经相当严峻了,再留在学校里面绝对是死得多活的少,接二连三揭开的证据都在告诉着所有人,凶手很可能不是人!

    在他们看来,这已经不是人力所能够抗衡的了,学校警察都没来瞎搀和,他们那些除了会打打游戏,撩撩妹,一千米都跑不下来的学生去跟着郑国锋瞎胡闹,完全纯属嫌命长,与其留在这里等死,还不如逃得越远越好。

    我之前笑的不是郑国锋,而是眼前的这一幕。

    敢于出头的人,永远不是弱者,弱者永远是那些,临阵脱逃,而振振有词的人。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王笛告诉我凶案现场没有阴气,和鬼并没有什么关系的话,我还真有可能被这些人给带劲惯性思维里面。

    看着眼前的鱼贯而出的人,只不过我不能给他们说,我的鬼仆告诉我,这件事不是鬼做的,拜托大家留下来……

    我要是这样做的话,我特么的就是王子卫!

    但是,如果不是鬼做出来的话,就有些诡异了。

    这一连串的死亡事件诡异的令人发指,不是鬼做的,那就是人做的,所以说,这些凶杀案就存在凶手!

    而且这个凶手还特么的是人!

    这个凶手指不定与这个学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然就不会只挑他们们学校里的学生甚至教职工下手,且根据那几人的死法,死相上去判断,那种把人串成肉串的重口味作案手法,只可能是出自同一个凶手。

    而且凶手杀的那几个人,在学校里面的人都能混个脸熟,连之前的那个服务员在学校里面都有很高的人气,更别说教导主任,还有那两个说死就死的学生会主席。

    但是这样说的话,就有一个很是让人费解的疑问,这凶手为什么要杀他们?

    包括教导主任在内的这几个人,没有一个人缘不好的,从来没有看见他们和别人争吵过,就连那两个学生会主席也是这样,这也是她们当了好几年学生会主席的重要原因,我这几年在学校里面,上窜下跳,消息尤其灵通,也没听谁说过他们和别人红过脸,除了那个女服务员确实有点花痴。

    不过说到底他们人都很好,对人很是友善,排除了仇杀的可能。

    按照一贯的电视剧思维就是情杀等,因为死去的人,又老有小,有男有女,有好看和不好看的,如果真是因为情杀,肯定就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变态杀人狂,这样一个老少皆宜的变态,警察局难道不会有案底,还会像这样,不管不问,还帮着辟谣,想想就头疼。

    但是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这几个人只可能是自杀了,但是如果真这样想,我不就和学校还有警察局这些二傻子一样了吗?

    在这样极其矛盾的思维逆转下,一声咳嗽打破了这个僵局。

    “你们……是决定留下来吗?”

    你们?

    我很是茫然的抬起了头,才发现原本密密麻麻沾满了一两千人的操场,现在加上黄伟华就仅仅只有十几个人了,为什么没有算上我,因为我也在离开的队伍中。

    而看黄伟华那架势,应该是非要留下来调查不可,在这个时候,黄伟华的目光扫到了我的身上,里面夹杂着浓浓的失望,我张了张嘴,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埋着头向校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