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章 散场
    这次的集会罕见的没有在一贯的礼堂进行,选择的地点居然是在升旗台,不得不说郑国锋是一个很有魄力和勇气的人。

    得知要召开这次集会,我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丝丝的波澜,原本以为在学校和警察局企图糊弄所有人的情形下,他们是不会允许这次集会的,不过,这件原本没有发生可能性的事情就这样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我的眼前,不得不显得有些分外的诡异。

    这事有些古怪……

    我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当即就打算转身就走,但是黄伟华却一点也不懂事,非要拉着我去不可,任凭我扯破喉咙,就是不打算放我走,最后还是只能半推半就的被他拉扯到了主席台前默默的看着此刻经过鲜血还有雨水的冲刷后,带着一抹不一样的色彩的旗杆,心里隐隐约约有些发怵。

    操场上的人越来越多,也越发的嘈杂起来。

    郑国锋早就站在主席台上,不断的整理着话筒,约摸人来的差不多了,这才示意台下的人安静,开始进行自己的讲话。

    郑国锋身材很是高大,属于那种看上去觉着满脑袋都是肌肉的壮汉,还很是诡异的长了一张娃娃脸,卖萌一般的带上了一副原形的黑框眼镜,总之显得很是不协调,说白了,在这个时候进行集会,本来带着一分不一般的色彩。

    郑国锋显得非常严肃,也不管台下的人是否将心思放在这次集会上,超乎他外表那般有条理的像台下密密麻麻,却又归心似箭的学生的们说道:

    “最近学校里发生了一些事,大家是知道的吧。”

    郑国锋的话一出,原本有些嘈杂的会议现场一下子了下来,这件事情在学校里面闹得这么大,只要是在学校里面的人都知道,而这次的周末假,无疑是给了在场大部分的人一个可以暂时逃避的契机,但郑国锋这个时候再次提及这件事,只能说是哪壶不提开哪壶,没人知道他究竟他现在究竟在想什么。

    “除了那四件让我们都很痛心的事情,闹得这个学校一时间人心惶惶,而这个时候站在这里的人,应该是学校……应该是警察,而不是我!”

    沉默沉默,久久的沉默……

    没有人发出一点杂音,都看着郑国锋,一时间都有些愣住了,包括我。

    因为郑国锋这句话,一下子抓住了所有人的心,学校还有警察这样做,又究竟为了什么?

    “学校和警察局现在又在干什么……在忙着糊弄我们,让我们明白这几件事情,没有发生过……或者发生过的,是自杀,在我们眼皮子地下,串死在旗杆上的自杀……特么的还发生了四次!”

    “我不知道死的那几个人,有谁能够很轻易的爬上十几米高的旗杆,然后将自己像烤烧烤那样,很是熟练的串在旗杆上?”郑国锋说到这里甚至有些声嘶力竭了,连嘴唇都被咬破了,都没有发现,血液沿着他的脸慢慢的滑落着,丝毫不能抑制住他此刻溢于言表的激动,“这特么的能够叫自杀,这特么的应该叫做走近科学!难道你们都没有怀疑过吗……亦或者你们就愿意就这样,被他们蒙在鼓里,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元凶再次出手,或者就这样默默的在心里祈祷下一个被串死的不是你?”

    郑国锋此刻的情绪很是不稳定,甚至到了爆发的边缘,语速奇快,快的都有一些含糊不清了,不过还是能够很是清晰的从他的表情还有肢体语言中看明白他所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而主席台下的其他人却没有被他的掏心掏肺的话所感染,在我看来还有一些心怀鬼胎,包括我也和他们一样。

    这几起事件本来就有些超乎所有人认知的范畴,那个旗杆是正常人能够爬上去把自己串上去的吗?

    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了,学校甚至警察都只找些虾兵蟹将来传传消息,避避谣,都没像他那样站在主席台上正式的发表言论,更奇怪的是,他们居然没有来阻止,就这样仍由郑国锋召集学生开集会,这样顾东不顾西的公关团队,是你开的?

    这里面很明显有事,搞不准是什么东西在搞鬼。

    那些报纸和杂志也都和吃错药一样,在这个学校,还是正规的211大学里面,同一种方式,连续死了五个人,特么的,都还让汪峰上了头条,你认为还有天理吗?

    郑国锋的站在台上表现很是意气风发,但也很是彻底的暴露出了他内心的恐慌,以至于这个平日里只知道靠耍宝卖萌来撩妹的学生会主席,今天也不顾形象的在主席台上面一口一口脏话的控诉着。

    而下方的群众们集体陷入了沉默中,他们对这件事的看法其实是一致的。

    恐怖片是每个人都看过的,几乎贯穿了大部分人的童年,看到那些人的脸色,都知道他们将这件事和鬼拉上了钩,怎么说,教导主任几人凄惨的死相和死的方法,不得不说和恐怖片中的厉鬼杀人,简直是太过相像。

    再说了,警方,校方,乃至这个社会对这件原本爆炸性的消息的淡漠反应,这都不难让他们进行一些没有什么依据的猜想,说不定有什么东西或者说幕后操手,在干扰着学校,警方,报社等有些,以至于他们做出这样耐人寻味的做法。

    就好像那些怨咒,死神来了之类的电影……

    所以说……

    在他们看来能做出这件事的只有鬼!

    再加上郑国锋的那句话,就这样默默的在心里祈祷下一个被串死的人不是你吗……所以一时间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如果今天我不让大家留下来,可能在场的人中有绝大部分人,就不再打算回来了对吗……你们这样做,不觉得对死去的人很不公平吗……你们是安全了,可他们却死的不明不白,其他人不理会,难道我们这些知道真相的人,也要如此狠心,和警察学校一样,去糊弄别人吗?!”

    郑国锋满是希冀的看着台下,可回应他的只有一阵朝着校外走去,很是密集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