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八章 进局
    我这才想起旗杆附近是有监控的,因为以前日本友人来我们学院访问的时候,有一个愤青在旗杆上升起了钓鱼.岛是中国的旗帜,弄得我们学生和老师很是爽快,但是合作项目就被日方取消了,校长很是不满意,之后就在旗杆处设了一个监控。

    所以……

    只要将当时的监控调出来,那么凶手的身份也就能曝光了!

    事不宜迟,我得赶紧去保卫科去一趟,看看能不能调到当时的录像。

    我立刻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诶,学长,你就要走了啊,你刚才不是答应了要下午带我去看电影的啦!”

    一直坐在我对面说个不停的那个女生见我要走,立刻跟着站了起来。

    我艹,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啊,要是我不时不时的点个头,你还不得跳上天啊,不知者无畏啊,学校都出人命了,你还有心思约人去看电影,现在的孩子们就没有一点忧患意识,真的让我很是痛心疾首。

    我没好气的白了这个女生一眼,就快速的朝着保卫科的方向走去。

    可人算总比不上天算,计划也总没有变化快,刚到我还没有走到一半的距离,就遇到了两个警察,在亮明了警官证和警徽后,就一个架一只手的将我扛上了一旁的警车。

    我愣了一会儿,就想明白了,我艹,不用问我也知道,一定是和教导主任的事情有关,毕竟教导主任在死前和一个二傻子像聊qq一样,发了几十百把条短信……当然,那个二傻子就是我。

    这件事的性质,就和之前王璐那次有些类似,多半少不去警察局一通询问。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就稀里糊涂的坐上了警车,然后带回了警局。

    警局中的人很多,高的,胖的,瘦的,看上去一个二个凶神恶煞,弄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着,挣脱了他们的手,死死的捂住了屁股,不过好在他们都很忙碌,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没有做什么了,我的进入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虽说我比较帅。

    我刚刚走进去,还没坐稳,审问室外面就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我艹,不要又是你。

    就在我这样想着的同时,一个中年胖子,梳着分分头,长得有点像金三胖,肚子随着他魔鬼般的步伐,不断摇摆,就像一个孕妇一样。

    这个人一看见我,脸上的肌肉很是不正常的抽动了起来。

    “我艹,怎么又是你!”

    我嘴角也抽了抽,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我想看见你啊。”

    这胖子兴许是上次被我打怕了,看了我半天才开口,“大哥啊,为什么你们学校里面的命案都和你有关系啊,大哥,算我怕你了……这次,我是真的知道肯定不是你杀的他,你不要再暴躁了,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我点了点头。

    这胖子见我这次比较配合,喝了口茶水,润了润喉咙:“你和死者的关系,很好吗?”

    “我们的关系不同于老师和学生,更像朋友。”

    “最近一段时间,死者有过什么不正常的表现吗?”

    “有。”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胖子看了我一眼,但没有说话,“他这段时间,经常不分日夜的骚扰我,把短信当做qq用,我都要被他给烦死了。”

    我一五一十的答着,说的那个神采飞扬,简直就是血与泪的控诉,你想想把,他一个教导主任,时不时就给你发短信过来,要是换作其他人早就被吓死了。

    不过,教导主任这段时间,就只和我有过很是频繁的交流,警方将我当成最大的嫌疑人也不为过,但是这个胖子的态度就很是奇怪了……因为似乎他并不认为我是凶手。

    那胖子又问了我一些无关风月,怎奈流年的问题后,叹了口气,将一个手机递给了我:

    “死者在临死前,给你发了一条短信,只不过没有发出去……算了,不说了,你自己拿去看看吧。”

    我将信将疑的将手机接了过来,心里也是瘆的慌,你这死胖子会不会来一个钓鱼执法啊……

    我小小心翼翼的拿过了手机,余光一直扫着那个死胖子,没有任何异常,这才仔细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

    “阿斌……不要回学校来了,学校太危险了……你和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我艹,你为什么不争气一点,发完再死了啊,弄得我现在心里很是复杂,难过,懊恼,百感交集……

    这条短信很短,却暗藏着很多的信息量,但是对于已经回来的我,简直没有任何的作用,因为我又傻傻的被卷入了一个未知的危机里。

    那个死胖子,还指望从我的口中套点什么出来,我只能给他一个白眼,联系了一下卞振华,就离开了警察局,这件事,有点邪门,不能再拖了。

    从我第一次和鬼打交道到现在,我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说我和他们不同,难道……

    我是外星人?

    我呸……

    不过这件事,感觉上去似乎是有点邪乎。

    因为教导主任在死之前似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了,兴许,他说的话就是对我的劝诫,这破学校,似乎真的有些危险,这一年,我都在鬼门关晃悠了几圈了,再不走,指不定会将命搭进去。

    想到这里,我心里没来由的就有一些心慌,想要了离开这个学校的愿望,也就越发的急切了,也来不及和爸爸妈妈商量了,就到教务处去把退学手续办了。

    反正我现在也是算是走上道士这条路了,虽说危险一点,但赚钱方面至少比医生要强很多,也不算亏。

    这些事情办完了,我急急忙忙的就离开学校,这个时候,我发现居然下雨了,雨下的很大,天空上阴云密布,隐隐约约有些雷声传来。

    幸亏我在学校附近还有一个住的地方,这间屋子是我以前和杰少三人一起合租的一间两室一厅的套房,不知为何,租金比较便宜,所以我们索性就租了一年,还有几个月到期,正好这段时间,还可以让我落下脚。

    我淋了一身的雨,回到了几个月没有去住的屋子,刚刚冲了一个澡,一个电话就打来了。

    我扫了一眼,原来是黄伟华。

    刚一接起来,电话另一端就传来了黄伟华很是急切的声音。

    “斌哥,快回学校一趟,警察来了……他们说,教导主任的死因查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