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七章 猜测
    看了这张照片,我的胃里顿时翻江倒海起来。

    照片上教导主任的模样就和路边烧烤摊上的肉串没有什么两样,顿时让联想思维尤其发散的我,一下子将两者联系到了一起,在想到最近几天被燕大拉去吃烧烤的种种情形,我恨不得将手伸到我的喉咙里面,将昨天晚上吃的那些玩意儿给扯出了。

    我艹,真的太特么的恶心了。

    黄伟华接过手机之后,就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闷着头,喝着服务员端过来的柠檬水,也不看我,似乎是在想着些什么。

    我也没有管他,等那股恶心劲儿下去之后,我再次审视起之前从照片上看到的那些情形了,警察是怎么断定这件恶心事件的性质的,但是这很明显不是正常人力能够达到的死法,因为旗杆足有十几米高,相当于七八个姚明叠起来,除了绳索,旗杆周围都是光秃秃的,没有任何可以借力,或者可以用来踩踏的物体,若是一个WWE的壮汉还是能在抬起一个正常人的同时,在攀附绳索,但是就算是世界第一的大力士也不可能在攀附绳索的时候,将教导主任抬上去,因为教导主任体重有接近四百斤!

    若是吊死在上面还能理解,就像升旗一样的升上去的,但是照片上的教导主任可是直接被旗杆给贯穿了,说白了,这惨案不一般!

    再说了,我从黄伟华的口中,了解到教导主任的尸体最后可是从附近的建筑工地拉过来的一辆吊车,做了好半天的设计才将教导主任的尸体较为完整的弄了来的。

    教导主任的尸体在第二天早上突兀的出现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还悬挂在那么高,这一点很明显有些违背科学常识。

    那么高的地方,能做到的就只有吊车……还有就是直升机。

    我们医学院有好几个宿舍区,有一个女生宿舍离操场比较近,只要有一些风吹草动,就会被一些夜猫子发觉,很显然吊车还有直升机做出这份浩大工程,所发出的那些声响,恐怕不是风吹草动这四个字能够形容的,特么的,完全是所到之处,惊天动地啊!

    再说了,将尸体悬挂到那里又有什么作用?

    旗杆较周围的地势要高上很多,特别现眼,在上面挂上一具尸体,无异于自投罗网,除非……这个人就是想让人发现尸体!

    但是真要这么做,也不用这么费事,随便仍在校园的某个地方,一等会有人发现,就跑啊,效果就达到了啊,何必来一个神出鬼没?

    我想不通凶手这么做的目的,更想不通他是怎么做到的。

    明明可以用长相来征服世界,却非要作死的用推理来证明自己的价值,特么的,想了半天,就和没有推理差不多,总之就是浪费时间。

    这段时间里,黄伟华的心绪似乎平复了不少,再度开口了:“斌哥……我想和你说一下我的想法,或许你认为我在说胡话……但我还是想要说,这应该不是人类能做到的!”

    “不是人做的?”我翻了翻白眼,觉得黄伟华的话有些可笑,“难道还是鬼做的啊?”

    可黄伟华点了点头:“对啊!”

    “怎么可能?”

    我真想要反驳他,但一下子愣住了,对啊,很有可能是鬼做的啊,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有鬼啊!

    一回到学校,又把自己的身份给忘记了,我艹,还以为自己是个在学校里面混日子的大学生啊。

    我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连忙闭上了眼睛,吩咐了才苏醒不久的王笛几句。

    黄伟华也没有怀疑我,很是郑重其事的说道:“斌哥……我这个猜测也是有依据的。”

    “嗯?”

    一看见我来兴趣了,黄伟华冲我比了一个噤声的姿势,凑过来说道:“我就是这段时间,被主任选为实验室管理员的,所以我们这段时间的联系有些频繁,这些事情大部分要么是公事,要么就是你和杰少两人之间的那些趣事,但是……就在昨天晚上,事情有了变化,我送他出学校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他很焦虑,突然告诉我,他感觉最近总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而盯上他的那个东西,很有可能会要他的命!”

    “那他有没有说过,那东西是什么?”

    黄伟华叹了口气:“我不是说了吗?”

    我愣了愣,教导主任还真敢猜啊。

    看到黄伟华情绪很是低落,本想要劝慰他一下,他的电话突然响了,他叹了一口气看了一下屏幕,精神一下子来了,咋呼了几句:“宝贝儿,没事没事,等我,等我,马上就到!”

    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黄伟华的精神状态一下子从孙子变成了大爷,这小子一扫之前的颓废,连正眼也不看我一下了,推开了水吧大门,一下子就没影了。

    黄伟华走后,我便又陷入了呆愣的状态中,你这是要闹那样?

    我愣了好一会儿,起身便打算离开。

    本想要像黄伟华那般装逼的离开,正要推开门,就被一双细皮嫩肉的手紧紧的抓住了。

    “学长,你还没有付钱呢?”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在这水吧里面做兼职的学妹,无奈的撇了撇嘴,得得,黄伟华,你这个孙子!

    我刚想要掏钱,这个学妹抛着媚眼看着我,“学长,我可是你忠实的粉丝,可以请我喝一杯吗?”

    我刚想要拒绝,王笛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一时间让我愣住了,这个学妹顺势将我拉到了一旁的座位上。

    我刚一落座,这个学妹就一直不停的在那里说个不停,而我的脑海里却一直回响着王笛的话:“主人,旗杆附近没有阴气残留,应该不是鬼所为!”

    不是鬼所为?

    怎么可能?!

    还真特么的是吊车所为?

    学校后门是专供学校内部的货车之类的车辆进入的,不会让人或者外部车辆进入的,如果不是鬼,就只可能是外部的车辆,所以广义上只有一处进出口,那里可是有保安还有巡警的,想要开进来一辆吊车,而且还要神不知鬼不觉,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况且那里还有监控,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录下来。

    对啊……

    有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