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五章 教导主任死了!
    “好啊!”

    张婷愣愣的看了我一会儿,突然笑的很是明媚。

    而与此同时,一旁的燕大也抽了风似的点了头,随声附和道:“张女士,这个也是我的看法,我代表我家老爷子欢迎你,阿斌,也就是一个马后炮,只知道掐着时间借花献佛,我可和他不一样,我早就看出你有做道士的天赋,你还别说——”

    看到燕大像个花痴一样,在辉腾内部如同机关枪一样,不断向着四面八方扫射着,喷着口水的模样,我觉着又好气又好笑,还真是逗逼变****了,我狠狠一巴掌拍在燕大的脑袋上:“得了得了,等我明天早上走了之后,你在慢慢的和她交谈吧,我还真的见不惯你这幅模样,你呀,真的和燕若飞就是绝配,一个傻一个痴……”

    燕大听我这么说,不由得恼羞成怒,抬腿就要向我踹来,我艹,有奸情!

    想归想,我还是侧身一躲,将张婷拖到我的面前,用她挡了挡,这才让他稍微消停了一小会儿,顺势也就将他推上了驾驶座,汽车这才缓缓的朝着小山坳驶去。

    当夜无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心事,各自找着地方,埋头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我就从床上起来了在小山坳走了一圈,发现燕长弓和燕若飞居然没有在小山坳,想必是去办什么事了,燕大和张婷两人也在各自的地方睡的正香,只有小山坳正中央的道士用品一条街已经热热闹闹的摆上摊,吆喝了起来,我和他们聊了聊,补充了一点画符箓的草纸和一些黑狗血,就走出了小山坳。

    再去车站的路上,我摸出了那个黑衣的****给我的那张阴穴的注意事项,才知道原来阴穴在进行阴穴控制者的选拔的过程中,一周只开放一次,也就是星期三,而在第三个候选者加入选拔那一刻起,选拔就正式开始了。

    自选拔日起的第二个月内,阴室将会随即抽取两位选拔者进行第一场比试,活下来的那位选拔者,将会与最后一位选拔者进行最后的比试,唯一的幸存者才有资格选择是成为阴穴控制者还是阴穴主人。

    还要进行比试?

    艹,我感觉我被那个黑衣的****给坑了,那个人告诉我说,他成为阴穴控制者的那会儿,实力和我差不多,他是有史以来实力最低的阴穴控制者,也就是说……

    那些候选者的实力其实是比他要高上许多的!

    同理,我的处境就和他之前差不多,而且我面临的挑战也要更加的严峻和危险,因为我的实战经验要比那个黑衣人差了可不止那么一丢丢。

    就在我焦头难额的看着手中这张字条的时候,一阵灼热感从这张字条上传来,把我的手烫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差点就把这张字条给扔出去了,不过还是被我硬生生的给忍住了,因为这灼热感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我再次将目光转向这张字条,才发现这张字条上的文字居然和我之前看到的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先的那密密麻麻的字迹已经消散一空了,只留下短短的一句话,比试双方为第三位选拔者六星小道士陈斌对战第二位选拔者三星大道士王峰!

    我不知道这张字条,也就是阴室是怎么判定道士的等级的,关于我小道士的等级,我倒不是很意外,照道士协会订立的等级制度和选拔制度来看,我之前做的几次任务的难度,就已经达到了小道士的水准,只不过六星小道士还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原本我是以为我能成为一个一星小道士就顶天了。

    但是最让我惊讶的是我的对手的实力,三星大道士,我艹,我完全被他的强大给弄懵逼了啊,以我的水平,恐怕连他的鬼仆都搞不定吧,玩我是吧,看来只能去求求燕长弓了,不管要不要脸了,保命才是最要紧的事。

    我的这个念头刚生出来,一阵很是熟悉的感觉再次出现在了我的手心。

    等那阵灼热的感觉消散了以后,我再次看向那张字条,发现上面又多出了几行字:

    在比试中,双方都不得找他人帮忙,不得将任何与阴室和阴穴有关的事情告诉给他人,也不能使用超过自身等级的道器,鬼仆只能携带厉鬼以及厉鬼以下,比试过程中,会有阴室高层人员全程在暗处监督,违者将会被剥夺参赛的权利,并会带回阴室审判后,处以极刑,比试从十月一日开始,截止日期为十月三十一日,为期一个月,若双方有一方死亡,则比试结束,若到达截止日期后,双方均无人死亡,则双方都会被带回阴室处以极刑。

    当我慢慢地将纸条上的字看完后,手上再次传来了一阵灼热的感觉,这次的灼烧感和前两次不一样,这次完全和有一团火在手心上熊熊燃烧没有什么区别,我死死的攥着这张字条,天真的认为还会有什么字迹出现,直到闻到了一阵被烧糊了的味道——

    “我艹,还真的烧起来了!”

    我急忙扑灭了手中的火,半天都没喘过气来,我艹,这阴室真不是什么正经人呆的地方,特么的都是一群疯子!

    今天是九月十五号,算算时间离十月也只有短短的半个月了。

    想要半个月的时间成长到能与三星大道士相持平的程度,恐怕有些艰难,底牌我倒是,本来有婉儿和王娣,对付那个叫汪峰的玩意儿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她们都是尸鬼,不符合比试的条件,贸然的将她们叫来帮忙,弄一个就地格杀那就好玩了。

    看来只能让王子卫还有燕大帮我查查了,知道对手的底细,怎么说都有一些把握。

    我的脑海里完全被这些事给搅成了一团乱麻,好半天才满头大汗的停止了思考,反正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假期也差不多完了,先回学校找教导主任把假销了再说。

    等我到达了学校门口的时候,都已经早上十点了。

    一路上也遇到了许多的熟人,看到他们都神情怪异的往操场跑去,我也没怎么搭理他们,马马虎虎的将他们应付过去后,便往教导主任的办公室走去,一到他办公室门口,就发现他的办公室里有两个大妈正在那里,一脸悲伤的将办公室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往放在地上几个收纳箱里面塞去。

    一见我进门,她们泪眼朦胧的抬起了头,看向了我,我这才认出这两个人是教导主任家的保姆。

    “你来这里做什么?”其中一个大妈有些哽咽的问我。

    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但还是将我的目的告知了她们。

    “不用找他了……他……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