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四章 分别
    我当即就打算离开,但是燕大却拉住了我。

    “阿斌,现在你可走不得,那个女人差不多再过一会儿就要来了,她本来就看我不顺眼,你一走,那场面我可能控制不住。”

    我想也是,再看看时间正好十一点五十,估计十二点之前,也到不了波浪酒店,这事情再急,也只有下个星期再处理了。

    这件事暂时先拖着吧,我的命也不是随便一只小猫小狗就能够取走的。

    就这样,我们一直等到约摸一点钟,张婷才坐车回来。

    一下车就往自己家的大门跑去,没有看到任何异常后,她有些惊讶的看向我,急忙问我们小柱子现在究竟怎么样了,我叹了口气,指了指汽车后座上的小柱子。

    张婷的眼力比较好,一眼就看见了额头上贴着符箓的小柱子,立刻放声大哭起来,朝着小柱子扑去,那凄惨的哭声,让我的心脏都难受的不行。

    张婷摸着小柱子很是惨白的脸,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就这样过了可能好几分钟,眼见得小柱子是不能开口和她说话了,她这才转头看向我们,扑通一声就给我们跪下了,很是恳切的哀求道:“求求你们救救他啊,他还没魂飞魄散啊……阿斌,你说过只要没有魂飞魄散,都还可以投胎,求求你帮帮他吧!”

    我心里也是酸酸的,急忙将她扶起来地说道:“我和燕大也没有办法,小柱子他……不过,你先别急,我们先回到小山坳吧,去问问我的师父,他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先上车吧……”

    燕大听了我的话,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要!”张婷从燕大的表情里,也明白了小柱子此刻的处境,一个劲儿的摇着头,很是坚定的看向我,轻轻地说道,“与其去奢望那近乎于渺茫的希望,还不如,就让小柱子在最后的弥留时候,再在家里面多呆一会儿,三年了……整整三年了,能再看见他一眼,我真的很满足了。”

    我和燕大对视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就仍由张婷抱着小柱子走进了家门。

    为人父母,辛辛苦苦的将孩子拉扯大,还没来得及有点盼头,孩子就去世了,张婷此刻的心情,我很是理解,我拉了拉燕大,就和他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她,心里那根弦也是紧绷着,还是有点担心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还好,张婷还算比较冷静,将小柱子放在床上后,就静静的坐在一旁哭,抹着眼泪,嘴里不停的叨念着小柱子这孩子命怎么这么苦之类的话题。

    燕大看不下去了,走到屋外,说是要去抽根烟,而我看见张婷还在不停地抹眼泪,拿出手机一个很是破旧的翻盖手机给小柱子拍着照,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坐在一旁,安静地陪着这对相处时间不多的母子。

    虽说之前小柱子让我亏了五十万,还借我的手去除掉他的麻烦,让我陷入了一个大麻烦里面,不过,我并没有生他的气,毕竟他的生辰八字我是知道了,更何况,当初小柱子坑我,也是为了拯救自己的母亲……哎,就当我积德吧!

    我在一旁坐了多久,张婷就哭了多久,直到哭的没有了力气,虚弱地一抽一抽的,给人一种随时都可能哭晕过去的错觉,我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说道:“孩子就要离开了,虽说他可能不能再投胎了,但是万物都有灵性,在这最后一刻,你还是这样哭哭啼啼的,他肯定不会放心地走,你这样又于心何忍呢?”

    “我不想他走啊……”

    张婷扑到我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我拍着她的肩膀,轻声安慰着,这个时候燕大刚抽完烟想要进来,闷头走进来又看见了这一幕,脸色尤其精彩,又叼了根烟走了出去。

    张婷的身上全是香水的味道,还是那种质量很不好的那种,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想必……

    而张婷全然不知,哭着说小柱子走了,她也没有活下去的欲望了。

    我咬了咬嘴唇:“人不是为了别人活的,小柱子说实话,也是为了保护你才死的,如果你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你觉得你对的起他吗?”

    “哇……小柱子都死了,本以为他下辈子能够找到一个好人家,可现在……”

    张婷眼泪就想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在我和她之间肆意的泼洒着,我帮她擦了擦眼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看着她哭到,哭过了就好了……

    也不知道张婷究竟哭了多久,直到清晨的第一抹阳光从张婷家的窗户缝窜了进来,轻轻的照射在小柱子的身体上,小柱子额头上的镇魂符一下子化为了灰烬,小柱子的身体也开始慢慢消散……直至化为了一片虚无。

    张婷见到这个场景,哭得可谓是歇斯底里,要不是我是学医的,并且时时刻刻的注意着他,她指不定早就晕过去了。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小柱子离开了,你是这个样子,我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你想不开,和小柱子一样离开了,那你的父母难道就不会像你这样吗……他们还在老家,不知道你的情况对吧,你父母可能只有六十多岁吧,失去了儿子的痛苦,想必你已经尝到了,你难道还要想让他们也尝到这滋味,尝尝白发人送黑发人?!”

    张婷见到我很是严肃的表情,哭声慢慢的止住了,抹着眼泪告诉我,她会好好的活下去的,不会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再出现在她父母身上了。

    说完这些话,她站起身,将在屋外抽了一宿烟,才摇摇晃晃地走进来的燕大推到了一边,就往外走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想了想喊住了她:“你不要再去那些所谓的会所上班了,你的后半生不应该浪费在那里面。”

    张婷看了看我,很是凄婉的问道:“那你说,我还能干什么?”

    我从包里摸了十万块出来,让她把自己的债务还清,不够再找我要,把会所的工作辞了,抽点时间回去孝顺孝顺父母。

    张婷愣愣的看着我:“那然后呢?”

    我笑了笑:“然后,就跟着我们回小山坳吧,那里才是属于你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