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三章 取魂
    此时此刻,在这破旧不堪的门梁上,有一根绳子绕着门梁盘了一个圈,绳子的首尾相连,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死结,将一个很是狭小的圈给围堵在了中央,而被死死的套在里面的人……正是小柱子。

    幸好这个街区因为贫穷晚上都不开灯的,大家都是早出晚归的,回这里只是为了睡一个觉,也不会想着串串门什么的,不然这里早就被围的水泄不通了。

    可让我觉得尤其惊异的是,这个看似像上吊的姿势,却给我一种很是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般上吊的都是头朝上,脚朝下,这样才会因为机械窒息而死,可小柱子此刻却是头朝下,脚朝上,就好像一条被挂在门梁上的腊肉,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生机。

    张婷家的门梁比较高,我所站的位置正好是小柱子头所在的位置,恰恰给我来了一个四目相对,一时间将我弄得有些毛骨悚然。

    这是怎么回事?

    小柱子的遗愿已经完成了,那个厉鬼也被我们给解决了,他不是应该去投胎了吗……怎么会被吊在这里?

    我急忙给燕大打了个电话,叫他不要在这个近似于贫民窟的地方,一个劲儿的轰油门还有摁喇叭了,现在不是装逼的时候了,出大事了,赶紧回来。

    燕大也没问我什么事,电话一丢,就往我这里开了过来。

    一分钟左右燕大就赶了过来,他刚跳下车,第一眼就看见被挂在门上的小柱子,原本还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的他,脸色顿时一变,立刻破口大骂道:“我艹,这个混蛋居然敢在老头子的地盘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

    “怎么回事?”看见燕大这副气愤的表情,我顿时感觉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恐怕这件事件并不是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燕大让我仔细看小柱子的衣着和之前究竟有什么不同,我才发现这个时候的小柱子居然穿着一身女性的红色游泳衣,手脚都被绳子绑住,特别是手上还有坠着一个秤砣,头顶上插着一根针。

    我仔细的回忆着我之前见到小柱子的情形,可也觉着他是一个挺正常的小孩子啊,语气还有说话方面也不像一个有异装癖的人,那眼前的这一幕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红色泳衣,被吊在我眼前的小男孩,我的心里也很是过意不去的,要是我走之前让方蓓将他盯住,说不定,这一幕就不会发生了,弄得现在就和重庆那个红衣男孩没有什么两样。

    等等……

    莫非……

    我将眼睛从小柱子的身体上移开,将视线转移到燕大身上,有些惊骇欲绝的看着他:“你是说……”

    燕大点了点头:“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那个重庆的红衣男孩是活人取魂,而这个小学生是死后取魂,在道术中,让其子嗣穿红衣上梁死,这是将魂打散,永不超生的死法,死者死时身现“金木水火土”五行迹象,泳衣为水,红衣为火,秤砣为金,横梁为木,地为土,再选一个阴气较重的日子,像今天这种每月中旬的日子,作案时间在这天阴时或者亥时,这样狠毒的做法就是想既让对方家断后,且让死者永不超生,死后魂魄尽散,不会找凶手麻烦。”

    这其中的道理我也知道,头顶有插着的那根针是被尸油给浸泡过的,可以分离魂魄和生魂,把男孩制服,给他穿上锁魂红衣,系上坠魂砣,这就是留魂,再把男孩杀死,并用分魂针插入他的头顶,这是泻魂,至于挂在梁上,是因为按道术的说法,魂魄是不可能完全取净的,所以必须让他离开地面(离土),挂在梁上是因为木代表生命,有引魂的效果,这样才能把孩子的魂魄取净!

    至于那条红色的女性泳衣,无非是想把魂魄提炼的更为纯粹!

    但燕大所说的想让小柱子家死不超生,全家绝后的话,不至于用这么多东西,因为小柱子父子都死了,即使张婷再嫁,他的家已经绝后了,看来下手的这个人的目的不在于报复,而在于想要取得小柱子的魂魄。

    所以分魄针,锁魂红衣,坠魂砣才会同时使用,看来这个下手的人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得小柱子魂魄!

    因为分魂针从头顶插入,是为分魂,也是为了泄魂,否则是不可能取得魂魄的,而锁魂红衣坠魂砣则是起到在分魂过程中,小柱子的魂魄不会丢失。

    若是换成其他的人或者鬼魂,我可能不知道这个下手的人的动机,但是小柱子的特殊身份,还是让我隐隐约约多了一些猜测。

    这个凶手恐怕就是其余两个阴穴控制者的候选者之一,他恐怕在我之前就已经盯上了小柱子的身份,只不过他采取的方式要比我血腥上不少,我是选择让小柱子投胎后,用引魂符来夺取小柱子的身份,而他竟然直接用剥离小柱子的魂魄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好狠的心,连一个即将去投胎的小鬼都不放过!

    燕大并没有像我那般想得很多,只见他抽出一把小刀,将缠在房梁上的绳子给割断了,将小柱子带了下来,然后把小柱子放在汽车后坐上,随手将一张镇魂符贴在他的额头上,这才说道:“那人恐怕没有算到我会参与这件事,并没有来得及将这孩子的魂魄提取完,这个小孩子毕竟是鬼,在这张镇魂符的作用下,还是能再坚持一会儿,等太阳出来的时候,这孩子就得魂飞魄散了,等那位女士来了之后,就让她和他再呆上一会儿吧。”

    我点了点头,而燕大看了我一眼,迟疑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阿斌,我不知道你目前在做些什么,但是我知道,你做这件事的目的也是要夺取这个小孩子的身份吧。”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

    “就是杀小柱子那个人,恐怕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对付的,我艹,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垃圾玩意儿,居然敢在老头子的地盘上做出这种事,指不定是哪里冒出来的邪修,不过有点麻烦的是,从这个邪修的手法来看,他恐怕有大道士的实力了。”

    我艹,大道士的实力还垃圾?

    他这一说,倒吓了我一跳,我连忙说道:“那你快去灭了他啊。”

    “灭他,别开玩笑了……我最多只有小道士的水平,去找死啊。”燕大白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估计你在进行这次行动的时候,走漏了风声……你要超度这个小鬼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了,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面,你恐怕要防着点这个人了,实在不行就和我一起回小山坳躲一阵子吧。”

    燕大很是真切的看着我,我冲他笑了笑,然后一脚将他踹开了,总不能躲一辈子吧,再过几天,教导主任给我的假期就结束了,我还得回学校上课呢。

    不过被一个大道士盯上了,还真是一个麻烦事,但好在小柱子的身份被我弄到手了。

    看来……

    阴穴的那档子事得尽快完成,可不能再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