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二章 出事了!
    有你这样子超度鬼魂的吗?

    我顿时被燕大的话给弄得心服口服,差点就给跪了,我艹,燕家的人就是霸道!

    我再怎么豪气云天,也只敢对一个小学生这样说,还特么的被他给当做枪使了一回,你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燕大的话一从口说中出来,地上立刻就有了动静。

    我将手机的手电筒冲地上那个连头没有了的厉鬼照了照,才发现在这个厉鬼此刻正在地上,像发疯了一般,伸出两只手,不住的在地上摸来摸去,来来回回中,将地上的一滩滩糊成一片的血肉全部聚拢在了一起,很是诡异的堆成了一个小山。

    我有些嫌弃的看着这像一滩烂泥的玩意儿,拉着燕大便问:“这鬼是在干什么呢,他不会是要自爆吧!”

    燕大撇了撇嘴:“鬼就是这么恶心的,只要没有魂飞魄散,没有了头都死不了,只不过想要说话,还得弄一个头出来,刚才我还手下留情了的,只是打碎了他的头,如果将他整个身子都打碎,恐怕就不是这样随随便便弄个头出来这么简单的事了。

    我看着他颇为不屑的样子,很是疑惑的问道:“你不把他打死,又是为了什么呢?”

    燕大将那根长鞭很是仔细的放入辉腾的后备箱,这才擦了擦鼻尖说道,“电视上不是经常看见正派人物,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都会留坏人一条命啊……你要我说简单一点啊,就是帅啊!”

    我艹,这燕大真是没救了,没救了……

    但这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那个无头厉鬼的不断的搓揉下,原本散落在地上的那一团糊在一起的血肉,此刻居然像活了过来一样,不断的蠕动成型着,紧接着被那厉鬼手忙脚乱的接在了脖子上,很快……从表面上看去……这个厉鬼和之前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不过,这有点血腥和重口味的场景,让我脆弱的小心脏和有些柔弱不堪的胃,颇为的不适,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冲着燕大摆了摆手,示意他收起抗日战争片里面的那一套,赶紧把这东西饿给了结了。

    燕大原本还想要装逼,但是看见我一脸抽搐的样子,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镇魂符,贴在厉鬼的身上,手起刀落的将这厉鬼已经恢复了原状的躯体上的四肢给齐根砍断,镇魂符的效果简直可以说是沾之即来,这厉鬼本来伤势就重,而现在就像一个光棍司令一般,很是安静的躺在了地上,只是那双原本很是麻木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不断的在燕大的身上扫来扫去,透露着惶恐,但更多的是恳求。

    燕大只是哼了一声,朝一边啐了一口唾沫,冷冷的说道:“不要指望我像我身边的这个二傻子一样,还要帮你完成遗愿,我的时间很忙,现在两条路摆在你面前,要么魂飞魄散,要么就给我乖乖的滚去投胎,我数到三……三!”

    我有些惊愕地看向燕大,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超度是很麻烦的事情,因为我自己就接触过超度这类事情,都是要费劲千辛万苦,还要极其苦逼的帮他们将遗愿解决掉,才能将这些鬼魂满意的送走,弄得我好像是欠他们的原因,但我怎么没想到,燕大居然能这么简单地将鬼魂给超度掉。

    恶人还需恶人磨,这话倒说的挺实在的。

    那厉鬼一听燕大愿意让他去投胎,眼里就是一喜,也没有多说什么,身体一下子变得很淡,几乎就要消散了。

    我在一旁死死的盯着他,心理万般无奈,这就是待遇啊,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抢着去投胎的鬼。

    在这个最后关头,这个厉鬼也死死的盯着我,嗓子有些沙哑:“你也不要怪那个小孩子,她害你,也另有其人,那人似乎很想要你的命……”

    我顿时心里一沉……

    “是谁?”

    这厉鬼居然大声笑了起来:“我就是不给你说……”

    “你?!”

    我看着眼前已经化为虚无的厉鬼,心里气的要命。

    “别生气,鬼话不可信……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实话。”燕大很是风轻云淡的说道,“人类的本性是肮脏的,所谓的好人,也只是因为克制力强……而厉鬼在这一方面就夸张的多了,从成为厉鬼的那一天起,他们满脑子都想着该如何给自己找个替死鬼,哪里还会有那么好的克制力,就算是被胁迫。还不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结果,绝大部分的鬼都很肮脏,小伙子,你还年轻,还是尽量将鬼想的肮脏一点。”

    燕大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也只能叹了口气,就此作罢,只不过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究竟是谁想要害我?

    可这个念头很快就消散一空了,因为仔细想想,我仅仅是被利用了一下罢了,但张婷对于那个小学生的印象,还停留在好几年前,于是我咬了咬嘴唇,冲着燕大说道:“这件事情的缘由,你知道就是了,可千万不要和她说实话。”

    燕大白了我一眼,敷衍着点了点头。

    燕大告诉我,这里路太窄了,他要去前方调一下头,叫我在张婷家门外等一会儿他,可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直接开车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原地凌乱不堪。

    我艹,有你这样和人商量的吗?

    我呸了一声,就站在了张婷家门口。

    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发现是张婷打来的,就接了起来。

    “阿斌,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张婷的话语虽然很平静,但是担忧的意味很是明显。

    “你这电话来得倒挺及时的,我现在就在你的家外面,一切都很——”

    说到这里,我的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阿斌,怎么了……”

    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深吸了两口气,这才开口说道:“我原本打算我和燕大一起回来接你的,只不过现在……你恐怕得抓紧时间来一趟了!”

    因为……

    “我看见小柱子了,只不过……他现在正吊在你家的大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