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一章 超度
    我使劲的想要把身子挪开打火机能够接触到的范围,但是一有移动身体的想法,无力感就自然而言的蔓延开来。

    遭了,我要死了。

    我张开嘴就想叫燕大来救我,却发现此刻的自己很是虚弱,僵硬的喉咙竟然发不出一点儿声音,而此刻打火机就要撞上我的面门了……

    燕大……你这个坑我,老子要被你害死了!

    就在我在心底里绝望的发出最后的呐喊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燕大的呐喊:“阿斌,坚持住,我来了……”

    我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阵很是强烈的水流几乎是抢在那个打火机撞上我的面门前的那一刹那,狠狠的冲在了我的身上。

    很是巧合的,将打火机的火苗给熄灭了,我很是心悸的望着掉落在一旁的打火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但当我真的回过神来的那一刻,那个很是高瘦的厉鬼,一副全然没有注意到燕大来了的模样,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我。

    同样是黑漆漆的眼珠,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色,让我终生难忘的诡异笑容,难看的要命……

    但不一样的是……他的嘴长得很大,不断有粘稠的唾沫还有夹杂着腥味的血液,一滴接着一滴的掉我在我的脸上。

    因为……

    此刻的他再次将那双冰冷的彻骨的手环上了我的脖子!

    “呵……哈……呵……哈……”

    浓厚的呵气声,重重的撞击在我的后颈窝上,让我的心里不由得蔓延起了一丝绝望,因为这个厉鬼并没有对我说哪怕一句话,他这时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我死!

    而这个时候,我尽力挣扎着,想为燕大的到来,尽量争取一些时间,但当我抱着最后的希望朝着燕大所在的方向看去的时候,那最后一丝的希望也荡然无存了。

    我特么的就要归西了啊,这人在干什么,这人还在那里手忙脚乱的关着水龙头……

    我感受到自己的脖子越发的冰凉起来,那双冰冷的手没有上限的增加着力道,气管里面的每一丝空气都被他硬生生的压缩了出来,我在心底不断的大骂着燕大,这人特么的真的就是一个坑货,明明说过会不惜一切的代价保护我人身的安全,而现在他却为了这个社区节约那一丢丢水费,居然将我抛在了脑后……

    老天啊……

    明明……你究竟在哪里?

    窒息的感觉将我大脑里面储存着的其余东西硬生生的挤到了一边,留出了一片一片的空白。

    “砰!”

    这个时候,我的身上很是突兀的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我艹,我的脖子被那厉鬼给捏断了,老子被燕大给害死了。

    正当我做好承受临死之前的钻心剜骨般的剧痛的准备的时候,一个黏糊糊的东西轻轻的粘在了我的嘴角,那冰凉的触觉,弄得我浑身一凉,睁开认命般闭的死死的眼睛,才发现这个厉鬼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像个气球一般,爆裂的到处都是,我前面的那一小片空地上,满是粘稠的血液汇集而成的小血泊。

    一颗圆鼓鼓的眼珠子还在地上滴溜溜的打着转,只有一颗?

    我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很是不好的预感,因为这个厉鬼的鬼迷心窍已经被燕大给破了,所以手机的光亮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照亮四周了,我拿出手机,对着在黑暗中散发着刺目光芒的屏幕照了照,才发现在我的嘴角上黏住的东西,竟然是那个厉鬼另外一颗不知所踪的眼珠子!

    “啊——”

    我被这异常恐怖的一幕吓得不轻,扯着嗓子大声的叫了出来,那个眼珠子竟然尤其滑溜的顺着我张的大大的嘴巴,刺溜一下子钻进了我的嘴巴,窜进了我的嗓子眼。

    这个眼珠子很大,但因为这个厉鬼死了时间,不像一般的鱼眼睛那么软,有点硬硬的,还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恶臭……

    一想到这里我的嗓子眼本能的收缩着,不住的呕吐了起来,几下就将那个眼珠子给吐了出来,但是还是很不舒服,直到地上又多了好几摊酸水,我这才剧烈的痉挛着倒在了一边。

    这是我才将视线转移到原本和我相距咫尺之间的那个厉鬼,才发现他失去了整个脑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和一般的尸体没有任何区别。

    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急忙将手机的手电筒往四周照了照,才看见燕大正一脸厌恶的拿着一张纸巾,不断的擦拭着他手中的一根又长又粗的鞭子,甚至来不及搭理我。

    原来这厉鬼是被燕大用着鞭子给抽爆了脑袋!

    我看着像擦拭着一件艺术品一样的清理着鞭子上面残留着的血液的燕大,很是疑惑的问道:“你不是有一柄磨出了刀锋的桃木剑呢,怎么没看见你拿出来用呢,你怎么喜欢用******才会用的鞭子呢?”

    燕大一听到SM,脸一下子红了,张嘴就向我吐了一口唾沫:“那柄桃木剑是一柄除鬼的法器,邪乎着呢,不能沾人血,你和那个厉鬼站得近,万一有一点你的血液沾上去了,我们两人都会玩完。”

    我将信将疑:“这就是你用这SM利器的原因?”

    燕大白了我一眼:“只要用着顺手,管他是什么武器,那我就问你了一根可以即使将你从危难之中挽救出来的鞭子和一把从远处投掷过来,还有很大的几率将你的脑袋戳穿的桃木剑,你说我应该选择哪一个?”

    我看着燕大似笑非笑的表情,我竟然无言以对。

    这个时候,我用手机散发出来的光芒照了照躺在我面前的厉鬼,发现他此刻居然动了动,硬是把我给吓了一跳。

    “燕大,你怎么没有将他直接击杀?”

    燕大将鞭子收了起来,撇了撇嘴角:“击杀鬼魂得到的功德很少,除了恶鬼必须斩杀之外,其他的鬼魂,能超度,我都是选择超度。”

    燕大说完这句话,没有再看我,狠狠的踹了那个厉鬼不断抖动着的身体,以一副吊炸天的姿态冲那鬼吼道:“没死就特么的给我站起来,老子要超度你了!”